刘鹤开始与美谈判 特朗普的“命门”在这里

撰写:
撰写:

中美贸易谈判进入最关键的阶段(图源:VCG)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认为,中美贸易谈判核心分歧在于美国企图迫使中国在核心利益方面让步来达成协议。而且特朗普还想用孟晚舟作为筹码来给中方代表团施压。贸易战带给美国的伤害并不比对中国的少。

中国大陆媒体界面新闻网北京时间2019年1月29日报道,大陆自媒体侠客岛2019年1月29日关于中美最新一轮贸易谈判的话题采访了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郑永年认为,中美都有强烈政治意愿解决摩擦纠纷,这是共识所在。但是也有分歧。分歧的核心在于,是把经济、政治等问题都一揽子放在一起解决呢,还是经济归经济、政治归政治、聚焦某个问题致力解决?这是不同的思路。

郑永年认为,中美之间贸易蛋糕不做大,吵来吵去分蛋糕、抢蛋糕,肯定会出问题。其实美国在全球化中拿走了蛋糕的很大份额,但是美国国内没有分好蛋糕。二战后美国中产阶级有70%多,现在不到50%,这是美国国内很尖锐的社会矛盾。如果仅仅指望用贸易战的方式,把国内问题外部化,是解决不了美国国内问题的。

经济和政治的变化逻辑不一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以用“美国优先”来赢得选票,但是这一策略并不适合用在外交和经贸领域。把经济和政治等其他问题都搅在一起,是很难谈出成果的。美国就是想借华为和孟晚舟的事件来作为谈判筹码,把外交问题、政治问题、经贸问题都混为一谈。谈判要有主题,才可能取得共识。中国不可能为了改善贸易摩擦,把中国自己的政治制度、核心利益都改了。

华为遇到的阻力和困难已经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华为是当今世界各个国家、各种利益集团较量的平台。美国内部有各种利益集团;对华为的强硬,是美国安全系统、军工系统的利益。但是未必符合美国社会和美国商界的利益。美国企图用其国内的法律来解决华为这一涉及外交的涉诉事件,是不现实的。国际规则只有在多方都认可并遵守的前提下,才是有效的。否则全球化背景下的商务交流和来往将变成灾难。

华为事件不仅仅是法律问题。对美国和加拿大来说,牵涉到两国之间的引渡法。也涉及很多美国制裁伊朗的法律,以及加拿大的法律。但是国内法是国内法,国际法是国际法;在国际层面使用国内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因为国内法背后所代表的国家利益必然有冲突。

在国际层面协调不同法律之间的冲突,只能用政治、外交的方式解决。比如美国决策要不要引渡,加拿大司法部是否裁决同意美国的引渡申请,这都是政治决策,不仅仅是法律操作。所以华为的事情最后还是得回到政治、外交的层面去解决。

“孤立华为的说法是一种政治逻辑,不是经济逻辑。因为经济上不划算。中美两国技术、经济是高度关联、相互依赖的。现在要在技术上封锁中国的是西方政客,不是企业家,不是经济人物”郑永年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