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工打开“保险箱” 打造中国“SpaceX”

撰寫:
撰寫:

2019年,随着中国科技“家底”越来越厚,中共对于军工科技转移的态度也越发开放,越来越多的军工科技“保险箱”将被打开。军工科技带动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反哺军工发展,将在2019年以及今后,为中国产业打开一片崭新的市场。

中国航天正在成为“军民融合”的突破口,中国的民营航天企业正在为打造中国版“SpaceX”奋起直追(图源:VCG)

1 中国憋了一口闷气 一切才刚刚开始

2018年,随着马斯克(Elon Musk)开办的民营航天公司,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一次又一次地完成火箭发射任务,尤其是SpaceX猎鹰9号重型运载火箭的发射,着实给中国正在推进的“军民融合”计划生动的上了一课。对此,中国的航天同行不仅看得羡慕万分,更是憋了一口闷气。

羡慕的是,美国的军工与民营企业居然能够如此高度的结合,而中国的军工领域却迟迟不能对民营企业开放。

令人气闷的是,SpaceX居然用的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授权的一款只有上世纪六十年代设计水平的“Merlin”火箭发动机,通过些许改造后,就如此“业余”地进入了商业发射领域。从科技先进性上来讲,SpaceX采用的火箭发动机类型过于落后,其推力和效率,不要说对比美国航天,就连中国的航天科技都远远不如。

然而,就是利用这么一款老旧的发动机,SpaceX却将其商业潜力发挥到了极致。不仅结合先进的制导和飞行控制技术,炒作出一级火箭回收的商业噱头,更是将27台“Merlin-1D”发动机困在一起,发射起了重型火箭。

尽管,从军工水平上讲,SpaceX的这种发射就是一个笑话,更像是一次火箭发射的表演秀,一没有安全保障、二缺少技术含量、三没有经济效率。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内行人看似拙劣和不可思议的“表演”,却让马斯克和SpaceX公司赚足了眼球和投资人的钞票,从而为其今后的技术提升创造了条件。

SpaceX的成功再次证明了,一旦军工领域向民营企业转移一点点技术,往往就可以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市场潜力。当前的美国已经将这套“军民合作”的体系运作的炉火纯青,而反观中国,一切才刚刚开始。

2 从无源之水到爆炸式增长

原先,由于中国军工科技的积累过于单薄,少数几项能够获得的技术突破和军工产品,不是作为中国军队的“撒手锏”,就是连最基本的军队采购都难以满足。进入改革开放之后,随着邓小平提出的“军队要忍耐”优先发展经济的战略,中国对于军工技术的发展基本处在停滞状态,技术和产业能力的积累更是少的可怜。

尽管在上个世纪,中国也曾大力推行过所谓的“军转民”“军地两用”等等政策,将大量军工企业转为生产民品,甚至直接改制为地方企业。但是,那时更多的是由于军队在财政上的入不敷出,不得不将过剩产能与富余工人以“甩包袱”的形式转移给地方政府。

直至1991年的海湾战争之后,以及1998年美军对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轰炸,事情才开始有了变化。这两场战争,彻底让中共和中国军方切实感受到了战争的威胁和科技对于战争形式的颠覆。也是因此,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国军工才逐步解除了“军队要忍耐”的限制。中国对军事科技、航天科技、基础科研的大规模投入仅仅是最近20余年的事情。而对于中国的民营企业,真正拥有世界工厂的制造能力,接触到世界先进制造工艺也仅仅是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至今也不足20年。

“军民融合”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没有足够的先进技术,没有足够的人才积累和流动。中国的“军民融合”发展模式就是无源之水。

直到2015年,中国政府首次提出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才说明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基础上,中共经历20多年的技术积累,终于建立起了对于自身军工科技能力的初步自信,并且开始有余力向民用市场进行大规模的商业拓展。

在经历了将近3年的制度准备和团队组建、产品研发后,2018年,憋在中国军工人士心中的一口闷气才终于得以舒展。中国的“军民融合”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越来越多的军工产品和应用研发被民营企业承揽,越来越多的军用科技开始进入民用市场。

目前,在已取得中国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的主要企业之中,民营企业占比已经超过了60%。同时,从中国的北斗导航三号系统的建成,到中国国产商用大飞机C919的首飞,再到中国商用高端芯片的研制和产业化应用,以及最近中国民营航天的兴起,其中都充满了中国军工科技转移的身影。

因此,当美国SpaceX开始进行民营航天的商业发射时,中国的民营航天企业也能够紧随其后,开始推出自己的商业火箭。

2018年4月5日,中国星际荣耀公司,这家在中国开放航天军工领域第二年就已经成立的民营航天企业,在经历不到2年的团队组建和产品研发后,就成功发射“双曲线一号S”固体验证火箭。中国民营火箭发射的大幕就此拉开。

2018年9月7日,又一家,零壹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成功发射商用亚轨道火箭“重庆两江之星”。

2018年10月27日,第三家中国民营航天公司,蓝箭航天公司,其研制的中国首枚推力为40吨的民营运载火箭“朱雀一号”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尽管由于第三级火箭出现异常最终导致所携带的卫星未能入轨。但是,却开创了中国民营企业研制中大型运载火箭的先河。

3 收之东隅

当然,在中国民营航天大规模爆发的情况下,自然也离不开人才的流动。2018年,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六院11所原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的毅然离职并加盟蓝箭航天的事件,曾一度掀起了中国社会的激烈讨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这家中国的老牌国有军工企业,一度因张小平的离职而感到愤慨,甚至用下发文件的方式,试图来阻止这位中国低温发动机专家的离职。

但是,在中国日益健全的法律面前,在不涉密的情况下,中国国有军工企业的愤慨与特权并不能阻止人才的流动。也许中国军工企业为此仅仅是失去一位专家,但是中国的民营航天却可能就此收获了一位科技领军人才。

就在张小平加盟蓝箭航天之后,2019年1月,蓝箭航天自主研发的80吨液氧甲烷发动机“天鹊-12”型燃气发生器首轮点火试车成功,预计在2019年上半年完成全系统试车。基于此款发动机的“朱雀二号”中型液体运载火箭计划于2020年首次发射。

在中国的“军民融合”开始逐步深入的情况下,中国民营企业将以更快的速度和更高的起点,加速成长。2019年,除了航天发射之外,在卫星通信、海洋工程、芯片技术等等高科技领域,还将一大批的军工尖端科技、工艺和产品向民营企业转移。并且随着首批40余家军工科研院所改革的深入,以及一系列促进人才流动政策的实施,中国的尖端军工人才也将开始大批的向民营企业流动。

相反,目前更多限制“军民融合”的因素其实是来自中国不成熟的资本市场。对于一些投资周期较长、风险较大的项目往往缺少融资渠道和风险分担机制,这反而使得中国的国有企业更加具备竞争优势,成为了主要的风险投资人。因此,在2019年,随着中国军工的进一步开放,中国的民间资本如何对接中国军工的技术转移,将成为对投资者和企业家勇气与实力的更大考验。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