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共一号文件 加速“农村改革”对冲经济下滑

撰写:
撰写:

2月19日,中共发布2019年一号文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相比于往年例行公事、空话连篇的文件内容,今年的中共一号文件却意外的落下了“实锤”。

习近平(右)似乎正在将中国的经济窘境变身为改革机遇,加快农村经济改革,回归“集体化”盘活农村资源,将为中国经济提供新的动力(图源:新华社)

1 中共加速农村改革 对冲经济下滑

迫于2018年糟糕的中国经济形势,中共突然加快了作为中国经济“压舱石”的农村经济改革,尤其是农村土地改革。中共似乎已经没有时间顾虑太多的农村社会稳定问题,以及可能带来经济隐患,2019年长久被束缚在农村土地中的资本要素即将被释放。

按照原计划,在2018年中国完成对农村土地的确权工作的基础上,2019年才计划完成对中国农村集体资产的清产核资工作。在这两个基础性工作完成之后,在各省试点成功的基础上,才计划在2020年全面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

其中,最关键的是,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平台的建设、农村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以及集体资产股权质押贷款、经营性建设用地抵押贷款、土地的经营权担保融资等重大改革事项。

尽管这些改革早在2015年就已经陆续展开了试点,但是由于涉及到打破政府土地垄断供应格局,涉及农村土地的征用补偿,涉及集体经济是否将重回“人民公社大锅饭”,尤其是涉及城市资本、金融资本进入农村后,造成大批失地农民、甚至是城市流民的敏感问题。因此,中共迟迟无法下定决心在中国全面推进农村土地改革。

然而,2019年面对中国可能出现的经济增速持续下,面对愈演愈烈的经济结构调整,面对可能出现的大量农民工失业,面对由于农民收入增长过慢导致的消费不足,以及包括,打破城市土地垄断、理顺房地产价格机制、刺激基建投资,这些都迫切需要中共加快农村土地改革。

经过几番利弊权衡,在2019年中共一号文件《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做好“三农”工作的若干意见》(简称《意见》)中,中共终于作出了加速改革的决定。

2 2019年 “农地入市”将全面推进

在率先强调了一翻“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不搞私有化,坚持农地农用、防止非农化”的基本原则之后,《意见》决定,全面推开农村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和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加快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并且,在2020年基本完成农村宅基地使用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为此,2019年,中国政府将加快修订土地管理法、物权法等法律法规,抓紧制定加强农村宅基地管理指导意见。研究起草农村宅基地使用条例。

按照2018年12月底发布的中国国务院《关于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 试点情况的报告》,截至2018年,中国政府已经允许办理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抵押贷款已达到228宗共计38.6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8美元);办理农房抵押贷款5.8万宗、111亿元。

中国政府正在加速赋予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与国有建设用地同等权能。中国国务院已经建议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修改相关法律,对于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允许土地所有权人通过出让、出租等方式交由单位或者个人使用。

不过,此次《意见》对于外界猜测已久的“农村宅基地抵押贷款”没有进行支持。按照之前试点的情况来看,政策部门给出的评语是“试点时间比较短,尚未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经验,且各有关方面对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的权利性质和边界认识还不一致,有待深入研究。”

因此,在此次《意见》中,“农村宅基地抵押贷款”几乎被搁置,反而开始强调“鼓励进城落户的农村村民依法自愿有偿退出宅基地。”宅基地的处理将更多地被纳入集体土地的统一管理,按照集体资产处置。

3 加速农村“集体化” 资源变资产 农民变股东

此外,随着2018年中国政府对于农村土地确权、宅基地确权、以及农村集体资产清算的完成,中国农民正在将集体所有土地和个人承包的农业用地经营权,大量转化为股权,并加入新型农村集体股份合作制之中。

然而,这些资产如何转化为资金,以促进中国农业的发展和农村,或者成为发展现代农产品加工业、乡村新型服务业等成产业的投资资金,抑或是成为农民的财产收入,以及成为农民工进城后的稳定收入和保障来源。这些都是中国农村土地改革、经济改革必须回答的问题。

对此,《意见》还决定了,在按期完成全国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加快农村集体资产监督管理平台建设的基础上,加快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份合作制改革,继续扩大试点范围。2019年将完善农村集体产权权能,积极探索集体资产股权质押贷款办法。研究制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按照《意见》决定,中共将把“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经验进行完善,并推广至中国更多的乡村。

中共将通过股份合作的形式把近7亿的农村人口,近2亿户小农经济,整合成为一个又一个具有法人资格的“股份公司”,并且通过逐步试点更大规模的县级,甚至是市级的经济合作组织,形成针对某一农产品、优势产业的具有区域垄断性质的农业经济组织。

这样不仅使得农村的土地和资源将得以资产化、不仅能够实现中共的基层治理、提高公共服务水平,而且来自城市投资和金融服务也可以和这些所谓的“股份公司”进行对接。2019年,中国政府将研究完善适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特点的金融优惠政策,以及税收优惠政策。

随着2019年中国政府全面推进农村土地改革,加快推进农村集体股份合作制改革,长期以来,困扰中国农村经济的资金和组织问题将得到根本性的解决。希望通过发展县域经济,把产业链留在县域之内,把农村人口留在农村,改变中国经济和城市发展的畸形结构,这些设想将不再是空中楼阁。所谓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也将不仅仅再作为政治口号,而切实成为了人类社会及经济模式的一种尝试。

即使不设想那么远,随着2019年中国农村经济改革的全面推进,大量的投资需求和工作岗位将被创造出来,即使2019年,中国的城市经济和沿海投资出现问题,农村经济改革也将为中国经济的转型提供必要的缓冲,甚至成为中国经济再次起飞的主要动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