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改革临危退让 自称“放水养鱼”谁知何时收网

撰写:
撰写:

2019年中国“两会”期间,面对中国经济下滑,以及可能出现的严重失业,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改革者不得不对中国国务院体系推出的经济维稳政策进行妥协。尤其是之前激进推行的中国财税体制改革将不得不为经济让步。

2019年,中国经济即将面临的国内外严峻形势,使得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左)不得不放缓改革进程,并更多地听从中国经济部门的意见(图源:Reuters)

3月5日,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公布的《2019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简称报告)中,为了应对经济下滑风险、激励民营中小企业、稳定就业,原先旨在理顺中央财政与地方政府关系、规范企业经营、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中国财税体制改革,不仅没有被强调,反而被引向了为企业减轻负担,刺激经济增长的另一主题。

在报告中,中国政府将中小民营企业的增值税率从16%降到13%,将企业养老保险缴费费率从19%降至16%。对于之前随着财税改革和征收机制改革,被广泛暴露的企业大量瞒报、漏缴社保费用的违法行为,中国政府不仅没有依法处置,反而在报告中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稳定现行征缴方式,不得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地方政府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

根据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长苗圩的透露,其实面对如此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中共内部和各个政府部门其实并不一致赞同。最开始只是安排了1个百点的增值税减免额度,以此表示政府姿态。但是,面对可能的经济压力,最终才不得不将减税力度扩大到目前的3个百分点,并且附带了对社保费率的降低等一系列“减费降税”政策。

尽管,中共的官员们将此归功于领导人的英明与慷慨。但是,中国财政为此将不得不拿出将近2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8美元)的收入用以补贴中小民营企业。同时,中共此前推行的种种改革也将被推迟或是暂停。为了经济稳定,为了稳定就业,无论是中国的法律,还是中共自身的权威都不得不对资本进行妥协和让步。中共希望利用改革的让步,与一系列的“减税降费”措施为中国企业渡过眼前的困难提供有力的支持。

按照报告中透漏的信息,中共高层显然已经获得了对2019年中国国内和国际经济的不利信息,并做出了较为冷静和清晰的判断。

对于中国国内,面对建国70年国庆,稳定首先压倒一切。其次,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消费增速减慢,有效投资增长乏力等等依然会持续发酵。经济下滑压力显著。

而国际环境对于中国则更不乐观。此次报告已经预警了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放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加剧,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的风险。一旦中美贸易战出现反复,甚至有可能再现2008年中国沿海出口型中小企业大量停产倒闭,大批农民工下岗的危机情况。

在报告中,中国政府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政策层面,并且毫不隐晦地提出“稳增长首要是为保就业”。

为此,中国政府少有的将2019年的经济目标进行了下调。对于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至6.5%的宽泛预期,本身已经说明来自中国国内改革和国际经济的极大不确定性。面对可能到来的危机,在报告的正式文件中,中共甚至正在要求自己的经济部门“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准备”。

尽管目前,在中国的企业和学术界,有人将中共的这种妥协与退让视为某种软弱的象征;或者认为习近平不得不延缓改革,意味着中国民间资本“反抗”的成功,甚至有学者呼吁中国的民营企业要的不是中共的“优惠”而是平等。

然而,通过此次中共应对经济风险的手段可以看到,一方面中共在给民营企业减税,另一方面则在要求国有企业增加上缴利润,降低公共产品售价;一方面中共在有意回避了高达3万亿元的民营企业瞒报、漏缴社保的违法行为,反而为其降低社保费率,而另一方面则要求国有企业将资金更多地划入社保基金,等等这些“不平等”的情况却是同样十分严重。对于一些空谈平等的学者和企业人士,是不是要计划补缴偷漏的税款和漏缴的社保费用,以尽早实现“平等”呢?

也许有人会为此强调“无代表不纳税”的国家组成的本质问题,认为经济下滑源自政府和国有企业占有了过多的经济份额与利润。此次“减税降费”只不过是中国政府在回吐利润,并且对近年来市场化改革出现倒退进行反思与弥补。

但是,面对经济结构的调整与伴随的问题,理想的理论阐释与现实往往是两回事。如果面对中国的国家组成,将中国的经济管理模式与美国的经济管理模式进行对调,那么面对同样的经济危机,中国政府目前是否能够如此迅速和有效地作出反映,是否有能力承担可能出现的大规模失业和社会动荡呢?同样,中国的民营资本是否会接受政府上缴利润和降价销售的命令呢,又是否会代替漏缴社保的企业,为劳工支付养老保险呢?

众所周知,2008年美国经济已经出现了难以协调的危机。市场并没有力量凭借自身走出危机。而中国凭借着自身的独特模式、凭借着积极财政、凭借着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组合,有效地实现了40年的高速发展,并且屡次度过了各种危机。也许其中存在厚此薄彼,甚至有失公平的情况,但是,正是这种激进与妥协的交替,促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脉络。

尽管面对可能出现的经济下行风险,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改革者选择了妥协与退让。但是,将这种退让视为软弱,甚至希望趁机获得更多的“平等”,则显得并不明智和操之过急。

不应忽视的是,就在报告的正式文件中,中国政府使用了“放水养鱼”这四个字。中国政府毫不避讳的将当前实施的“减税降费”,以及改革的退让与暂停,形象地称为“放水养鱼”。中共正在自诩为“养鱼人”。这种政治上的潜台词意味着,面对经济下行风险,中共所作出的仅仅是暂时性的妥协,一旦危机结束,何时“收网”犹未可知。

自以为是蛟龙搅海,却不知人家是在“放水养鱼”。这也许正是中国经济对于中国企业家心态与格局的考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