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底中国社保之二:两边不讨好 2029中国财政或难以为继

撰写:
撰写:

2019年中国“两会”面对当前中国经济下滑的情况,采取了一边“优惠”企业,一边讨好民众,一边放任养企业瞒报、漏缴社保、降低社保费率,一边连续第15年提高基础养老金的“两边讨好”的“投机主义”政策,并且几乎暂停了之前的社保征收体制改革。

然而,问题在于中共能否承受这种“改革”停滞的代价?如果继续任由瞒报、漏缴社保等违法行为的存在,甚至默认其合理性,那么,将意味着中国社保“亏空”将出现指数型的扩大。

为了维系中国社保体系的延续,有些学者提出大幅提高政府补贴,大幅提高国有企业充实社保基金的比例的方法来化解这种危机。然而,这真的可行吗?还是在借机制造财政危机?

在多维新闻报道的《揭底中国社保》系列文章中可以更为贴近地了解中国社保体系真实的现状,以及新的降费政策的影响和未来改革的趋势,更为深入地理解中国社保体制改革核心问题,乃至中国改革的发展趋势。

《揭底中国社保之一:降费率 2022中国社保将“坐吃山空”》

《揭底中国社保之二:两边不讨好 2029中国财政或难以为继》

《揭底中国社保之三:重归改革正途 2050中国可安度老龄化》

其实,历年来中国的社保体系一直就是依靠中国政府的各级财政补贴和国有资本划拨,才得以延续的。2014年中国政府的各级财政补贴社保金额为0.88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9美元),2015年这个数字扩大到1.01万亿元,2016年为1.10万亿元,2017年为1.22万亿元,2018年预计达到进一步达到1.68万亿元。预计2019年中国政府各级财政补贴、划拨社保基金的金额将达到近1.95万亿元。

正是由于这种巨额补贴和资金划拨的存在,中国社保基金才能实现每年都保持总体盈余的漂亮数据。

然而,随着政府对社保基金补贴的连年增长,中国政府财政的负担也越发沉重。社保补贴在财政支出中的占比已经从2014年的6.2%,上升到了2019年的预计10.1%。其中仅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一项的政府补贴金额就预计占到2019年财政一般性公共收入的近3.8%。

如果未来不加速推进征收机制改革,而是希望通过政府财政来负担社保支出,那么,仅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为例,这个补贴数额将恐怕将使得中国财政难以为继。

按照目前不足70%的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实际征收率,以及减费后24%的缴费费率计算,长此以往,中国财政将难以负担社保支出(图源:多维新闻自制)

按照目前缴费征收不足法定缴费的65%的情况,以及24%的缴费费率(企业缴费费率16%,个人缴费费率8%),再加之为了维持不低于45%的养老金替代率(退休后养老金收入与退休前工资收入之比)以保障在物价日益上涨的情况下,老年人生活质量不出现大幅下滑的几乎是刚性的社会需求,中国基本养老金需要维持的接近3%至5%的必要增长;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有中国人口老龄化带来抚养比的提高,那么,到2022年中国城镇职工基础养老保险征收缴费与支出差将达到1.77万元,到2029年这个数字将超过4.7万亿元。

即使考虑到职工基础养老保险的其他收入,为了维持中国城镇职工基础养老保险的总体收支平衡,到了2022年需要投入的政府补贴将首次突破到1万亿元,预计达到当年中国财政一般性公共收入的近4%。到了2029年前后,政府补贴金额将大幅增加到约2.3万亿元。即使政府财政增长率始终维持在8%左右的中速增长,到2029年前后,政府对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补贴预计达到当年中国财政一般性公共收入的近5.3%。

此后,由于社保征缴收入的大幅削减将与2025年至2050年的中国老龄化高峰正好重合,以及届时职工基础养老保险已经将之前的所有累计结余全部“吃光”,这些都将迫使政府不得不快速提高财政对职工基础养老保险的补贴比例。

2030年政府对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补贴预计就将迅速攀升至5.1万亿元,占到当年中国财政一般性公共收入的近9.9%。预计2033年相应补贴金额将接近18万亿元,预计达到当年中国财政一般性公共收入的近12.2%。

12.2%,这其实已经是一个十分危险的比例了。需要了解的是,城镇职工基础养老保险仅仅是例如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城镇职工医疗基本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等等中国诸多社保项目中的一项。其占有的政府补贴,仅仅是全部政府对全部社保补贴的40%。

如果,对城镇职工基础养老保险的政府补贴就占到了政府财政的12.2%,那么全部社保所需的财政部补贴,就将占到政府财政收入的30%以上。这几乎达到目前发达国家财政对社保补贴的最高上限。

在如此沉重的财政负担下,目前就连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都难以为继。更何况对于刚刚富裕起来的中国。除非爆发新的科技科明或者战争,中国政府将难以负担迅速增加的社保负担。即使考虑到中国政府将大幅从国有企业向社保划拨资金、股权的情况,依然也是杯水车薪。

按照2018年中国国有企业共计60余万亿元的净资产规模,到2025年中国国有企业净资产也仅有约100余万亿元,即使将10%的国有净资产划拨给社保基金,也只有约合10万亿元。然而,也面对2033年届时可能高达每年20万亿元的社保征缴亏空,将国有企业净资产划拨给社保基金对于将国有净资产划拨给社保,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最多将社保入不敷出的时间从2029年向后推迟3年到2032年。之后,10万亿元的国有企业划拨资金以及投资收益将再次被“消耗一空”。

因此,对于中国社保体系不能从源头上增加造血功能,不能增加缴费收入的情况,简单的政府和国有企业输血跟本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将成为酝酿下一场中国财政危机的导火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