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最大失误 习近平从教育产业化“回归”社会主义

撰写:
撰写:

中国正在从自身改革的巨大失误中觉醒。3月1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并提出中国要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坚持教育为人民服务。

中国政府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大力提倡教育产业化之后,终于意识到其中蕴含的逻辑悖论和思想陷阱,习近平开始希望回归“社会主义”。

其实,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就曾多次提到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大失误是教育。对于教育的忽视,尤其是所谓社会主义思想教育的忽视,不仅导致了中国人道德水平的下降,而且开始逐渐直接威胁中共存在的理论基础。

尽管“八九风波”的原因之一,被中共视为是在政治思想上的某种失控,但是“风波”过后,弥漫在社会上的对于政治的冷漠与对于理论的失望,则更加危险。随着中国市场化经济改革的深入,金钱成为大多数人们唯一的信仰。就连一向被视为“灵魂工程”的教育领域也开始进行产业化改革。中国人在将灵魂出卖给金钱。这种做法就连当时一贯提倡市场化的大多数西方经济学者都感到侧目。

为了赚取去更多的学费,中国的大学开始大幅地扩大招生并提高学费,原来半功利性的中国大学教育开始瓦解。中小学以及幼儿园开始兴起民办教育的热潮,短期来看,这虽然弥补了中国财政投入不足的问题。但是,以营利为目的的教育将带给中国长久“悲哀”。

3月1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图源:新华社)

对于老师正在从中国传统意义上的“传道、授业、解惑”沦为一项“有偿服务”。而对于学习则变成了一项投资与消费。当教育成为了一种生意,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在以能否赚钱,能够今后赚到更多的金钱来衡量教育的价值。在这种基本的师生关系下,在投资与消费的教育产业化逻辑下,所谓的中共思想政治教育和革命理想教育都在现实中沦为一种最深刻的讽刺。

与此同时,整个中国的教育体系进一步畸形发展。一起起幼儿园老师虐童事件被曝光,一起起校园霸凌事件接连发生,课外补习班如雨后春笋般屡禁不绝,各类“高考工厂”名噪一时,不仅学生负担越来越重,教育成本越来越高,而且来自年轻人特有的想象力和青春理想正在被扼杀。最终一个个精致的利益主义者被培养了出来。整个社会阶层在金钱面前,通过教育被迅速固化。

相比于“八九风波”后,邓小平将中国思想教育视为改革开放的最大失误,如今中国教育现状则更加危险。理想和基本社会经济理论常识的丧失不仅对于中共的存在,而且对于中华民族的发展都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习近平显然已经认识到了中国教育,尤其是思想教育严重问题。中共的理论部门不仅早已沦为权力和行政的附庸,对中共自身的理论不求甚解,甚至出现了中共的中央党校教授主动歪曲中共理论、反对中共的情况。在中共的教育和宣传部门,权力和腐败侵蚀更是无处不在,甚至部分主管意识形态和思想政治的官员本身就是腐败分子。

在2018年初,中共对其中央宣传部原副部长、中央网信办原主任鲁炜的“惩处”意见中,甚至使用了“毫无廉耻”的这种词汇。

中共的思想教育体系从基层到高层都已被权力和金钱所侵蚀,在这种背景下,中共的理论和思想政治教育更多的是在充当粉饰太平的工具。在理论上,含混不清、自相矛盾、甚至欲盖弥彰,在宣传教育上一知半解、空洞无物、夸夸其谈,甚至就连思想政治教育本身也正在沦为又一种赚钱的生意。这种低劣的思想政治宣传和教育,实际上没有帮助习近平来完成对中国社会的新一轮改革,反而催生了各种“捧杀”与所谓的“高级黑”的诞生。

习近平希望在不触及各方经济利益,不改变现有教育产业化的经济格局下,实现舆论与思想教育的反转实际上是不可能的,而习近平似乎也正在等待时机。

于是,习近平在重新提出“军队听党指挥”并与2015年基本完成对中共军队的改革之后;在2017年到2018年习近平提出“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等等带有回归中国社会主义理论的观点,快速推进中国金融监管改革之后,2019年3月18日,习近平开始对教育领域提出了改革动向——“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教育为人民服务”。

尽管此前,习近平就针对中国中小学教科书和大学思想教育提出修改意见,但是,对整个中国教育体系提出“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要求“教育为人民服务”还是首次。教育产业化,以及脱离于公立教育体系的民办教育,这种以追求利润为第一的办学模式正在被中共逐步收回。

在2018年8月公布的中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中就可以看到,尽管中共对于民办教育的积极作用并没有被全盘否定,但是,中共正在意图恢复对教育主导权和公平属性。

在该修订草案中,公办学校举办或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做法将被禁止,也不得以品牌输出的方式获得收益。实施集团化办学的民办或公立学校将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

此外,在该修订草案中还将对民办教育机构进行分类管理。如果是营利性学校,将被纳入企业管理,依法缴纳税款,不再享受之前的作为教育机构的税收和土地优惠政策。而对于非营利性学校,则注册在民政部门,可以享受接近公办学校的优惠政策,但是对于学校的利润进行严格审计和限制。之前打着各种非营利性教育名义,实则大赚其钱的情况将被查处。

对于幼儿教育,在2018年11月15日中国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中也明确提出,要坚决扭转高收费民办园占比偏高的局面,并且明确要求遏制幼儿园过度逐利行为。该意见要求民办幼儿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实际上,除了社会公益项目其外,中国政府已“喊停”了教育产业化的模式,尤其是幼儿和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产业化。逐步加大中国政府对教育的财政投入,让教育为民众服务,而不是成为资本的牟利工具,中共已经为开始重拾思想政治教育走出第一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