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能否选择中国之三:距离中国方案还差一场危机

撰写:
撰写:

面对,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的濒临“破产”。全世界是将回归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模式,还是需要重新寻找一种新的经济模式,需要有人给出答案。

对此,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提出了“美国第一”的口号,继续维持金融霸权,以及更多的贸易保护,外加“再工业化”的产业政策,被认为是美国走出困境的方法。

而中国则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呼吁放弃霸权,平等合作,共享发展。面对美国和中国的不同方案,面对中美之间的较量,法国乃至欧洲将倒向美国,还是最终将选择中国的方案?

为此多维新闻通过《欧洲能否选择中国》系列报道:

《欧洲能否选择中国之一:揭开的伤疤 抛弃凯恩斯主义》

《欧洲能否选择中国之二:失去的20年 新自由主义梦醒》

《欧洲能否选择中国之三:距离中国方案 还差一场危机》

面对纷繁复杂的欧洲经济,多维新闻主要通过对法国,这台欧洲经济“发动机”的战后经济发展历程和经济思想脉络的梳理,来探讨法国乃至欧洲最终选择中国方案的可能。

当地时间3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左二)在巴黎同法国总统马克龙(左三)、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四)、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左一)一道出席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图源:Reuters)

从2008年至今,欧洲的经济政策一直在左右徘徊。左翼政党和右翼政党的换来换去,最终发现谁也解决不了问题。

在危机爆发之初,法国乃至欧洲一度将希望寄托在右翼政党主张的强刺激和紧缩财政的措施上。希望能够模仿美国的做法,通过货币的量化宽松来躲过危机。然而,面对全球各国的货币放水,尤其是美元的量化宽松,欧洲的市场容纳能力实在有限。很快,欧洲实施的量化宽松政策就变成与美元的竞争。

如果说美国目前还在可以凭借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和美元霸权,依靠不断推高债务来维持经济的所谓复苏,希望能够将危机拖延到新的技术革命爆发或者是中国经济的崩溃。那么,对于欧洲来说则完全没有这个实力。2008年在金融危机之后,欧洲很快就爆发了债务危机,进而演变成了2012年的欧元危机。

法国乃至欧洲希望继续依托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和货币理论来走出危机,实际上已经彻底破产。

于是,欧洲一度又将希望寄托在凯恩斯主义的回归上。希望能够如同二战后欧洲重建那样,通过政府加大财政调节,消减社会福利,制定产业政策,逐步使得摆脱过度金融化的经济模式,实施“再工业化”战略。

然而,持有这种主张的人们却忽视了一个重大的前提。今天的欧洲已经不是70多年前那个废墟上的欧洲了。在2008年危机之前的经济高速增长阶段,资本收敛了太多大财富,而民众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好处,在资本层面甚至受到了更为严重剥夺。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削减福利,要求民众通过更低的工资更长的劳动时间来为整个危机买单,实现欧洲的再次工业化。这只能激起民众的愤怒。

2018年11月,法国政府仅仅是希望提高燃油税以缓解财政压力,就已经点燃了法国民众的愤怒。“黄背心运动”这场近50年来法国最大的一场骚乱,其实已经为法国乃至欧洲凯恩斯主义的回归敲响了警钟。

更为关键的是,一旦欧洲各国全面回归凯恩斯主义,那么意味着世界各个国家之间将产生更多的产业竞争和贸易摩擦。这无疑将给已经高度产业分工的全球经济,以及各国经济造成更为严重的打击。

目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挥舞起“贸易保护”的大棒,就已经被不断地升级为一场“贸易战”。一旦欧洲各国之间也开始一场贸易战,或者团结在美国周围与中国展开贸易战,那么整个世界将重新回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前的可怖场景。

为了应对这种最坏的情况发生,中国政府甚至已经准备好了1,500万人失业的准备。而对于欧洲,这将是完全无法承受的打击。一旦经济危机、民族情绪,以及法国乃至欧洲民众当前正在压抑的愤怒相结合,一场社会动荡,甚至一场针对资本的社会思潮已经就在“幽灵”的眼前酝酿。

因此,在事实上,就在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破产之后,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模式其实也已经破产。欧洲已经回不去了,至少在一场更大的危机之前,已经无法回归凯恩斯主义。这绝非是几个产业政策就可以解决的问题。那种各个阶层团结一致重建欧洲的场面将难以再现。

因此,此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访欧之旅,带去的中国方案就显得尤为重要——通过“一带一路”继续维持全球化产业协作的格局,与此同时,通过金融开放、技术合作、工程外包、资源共享等模式,将欧洲现存的技术与服务业优势进行投资变现,从而在尽量不伤及目前欧洲各集团利益的前提下,实现欧洲的经济复苏与再工业化。

面对中国这种即非自由主义、又非凯恩斯主义,即非对抗,又非妥协式的国际合作新模式,欧洲的那些习惯了对抗性思维的政治家们依然还难以理解。更多的人们只能将此解释为,中国希望借此从一名全球化的“打工者”,变成为“世界董事会”的一员。而欧洲各国显然也需要放弃对于中国的各种技术、贸易和投资的限制,并且在金融、甚至国际政治上保持与中国的高度协同。

尽管中国一再强调合作共享的发展模式,承诺不会谋求在技术独占和产业上的竞争,但是欧洲国家依然在担心,一旦中国在取得技术优势后,是否还会依然履行承诺。

对此中国目前尚还缺少,除了共产主义之外,能够重新解释世界的理论,以及足以说服欧洲政客的事实。

而欧洲则正站十字路口。对于财政实际已经破产,又没有太多技术和金融优势可言的意大利,固然可以大胆地选择加入“一带一路”。而对于法国,目前似乎还缺少一场必要的危机。

面对中国这种即非自由主义、又非凯恩斯主义,即非对抗,又非妥协式的国际合作新模式,欧洲的那些习惯了对抗性思维的政治家们依然还难以理解。更多的人们只能将此解释为,中国希望借此从一名全球化的“打工者”,变成为“世界董事会”的一员。而欧洲各国显然也需要放弃对于中国的各种技术、贸易和投资的限制,并且在金融、甚至国际政治上保持与中国的高度协同。

尽管中国一再强调合作共享的发展模式,承诺不会谋求在技术独占和产业上的竞争,但是欧洲国家依然在担心,一旦中国在取得技术优势后,是否还会依然履行承诺。

对此中国目前尚还缺少,除了共产主义之外,能够重新解释世界的理论,以及足以说服欧洲政客的事实。

而欧洲则正站十字路口。对于财政实际已经破产,又没有太多技术和金融优势可言的意大利,固然可以大胆地选择加入“一带一路”。而对于法国,目前似乎还缺少一场必要的危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