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金融动荡再度来袭 中国能否独善其身

撰写:
撰写:

近期,土耳其、巴西、 阿根廷等多个新兴市场国家金融市场陷入动荡,2018年新兴市场危机再次上演。与去年不同新兴市场面临的危机不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已经宣布停止加息并将于9月停止缩表,全球央行已经转向宽松的背景下,危机背后的逻辑或许已经改变。

无论是汇率还是股市,本轮新兴市场动荡中,中国市场似乎显得较为“淡定”(图源:VCG)

随着当地时间3月31日土耳其地方选举的临近,为防止可能出现的汇率大幅波动,土耳其央行开始采取措施打击投机交易,宣布暂停使用主要融资工具。但这一出乎市场预料之外举动反而加大了金融市场的波动。

从3月25日起,金融市场上土耳其里拉的流动性突然紧张,两日内里拉兑美元涨幅超3%。3月27日,离岸土耳其里拉隔夜掉期利率一度暴涨1000%,三日内上涨40倍。7日互换利率也从24%飙升到320%,创下2011年以来新高。为了限制过度投机行为,土耳其银行甚至被要求不能向外国资本提供流动性。

这进一步引起了市场恐慌和流动性紧张,进而牵连了债券市场和股市,土耳其主要股指Borsa Istanbul 100指数3月27日重挫5.7%,盘中跌幅一度达到7%,几乎将年内涨幅全部回吐,创2016年7月以来最大日跌幅。两年期土耳其国债收益率跳大涨超20%;而土耳其五年期信用违约掉期CDS(Credit Default Swap,信用违约互换,是一种信贷衍生工具)盘中突破440基点,创2018年8月以来新高;十年期土耳其国债收益率上涨至18.72%,创去年10月以来新高。

除土耳其外,在巴西,由于新政府的养老金改革方案正遭遇国会的质疑和阻挠,导致巴西市场遭遇股汇双杀。

此前,巴西总统博索纳罗(Messias Bolsonaro)提出养老金改革方案,该方案既能为政府减轻财政负担,又能激活巴西经济。但在国会中,博索纳罗与政治盟友之间分歧不断,改革计划被搁置,能否最终兑现成疑。

改革前景堪忧,立刻传导至金融市场。3月中旬曾站上10万大关的巴西股指3月27日重挫3.5%,一周内下跌近9%,创2019年1月以来新低。巴西雷亚尔兑美元贬值超3%,重新站上4的整数关口,创近两年最大单日跌幅。

作为巴西的邻国,阿根廷国内金融市场也出现大幅波动。3月27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一度触及43.9的历史新低。2018年,阿根廷货币贬值50%,成为贬值幅度最大的新兴市场货币,2019年至今,比索再次贬值10%。

货币贬值加剧了国内通胀压力,统计显示,阿根廷年化通胀率已经达到50%,为了稳定物价捍卫汇率,阿根廷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至66%,但收效甚微。

2019年以来,美联储议息会议决定暂缓加息,欧洲央行在货币政策上也转向宽松,这与2018年美联储4次加息形成的外部环境明显不同。从逻辑上来说,新兴市场资本流出压力减小,但实际情况时以土耳其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正在经历一场新的危机。

中国光大银行宏观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认为,本质上还是上述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基本面脆弱。土耳其、巴西、阿根廷等国家,都是经济结构单一的外向型经济体,对于境外融资依赖程度高,金融市场较为开放,国内监管松散,同时外汇储备不足,内部货币政策持续宽松,对于美元货币过度依赖。这些因素都比较容易被国际游资利用,加剧金融波动风险,一旦国内经济增长放缓,叠加大选等政治因素影响容易导致导致经济问题被放大。

周茂华表示,从市场反应来看,土耳其等国的经济及其在全球贸易所占的比重都不足以对全球金融体系造成更大的冲击,不过,与上述国家经济体量相当,经济结构单一的中小新兴经济体容易受到拖累。

周茂华分析称,对于中国来说,短期可能造成一定程度的波动,但中国经济体量巨大,外汇储备雄厚,与其他新兴市场相比较为稳健。

从市场表现来看,中国股市在连日震荡后迎来大涨,截至3月29日收盘,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指数上涨3.2%,创一个月来最大单日涨幅,报收3090.76点;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分指数涨幅3.77%,报收9906.86点;创业板指数上扬超4%,收于1693.55点。

周茂华提醒,虽然中国股市中长期慢牛行情有望延续,但新兴市场动荡对于中国国内金融市场依然存在情绪上的影响,另外,新兴市场经济增长放缓对中国进出口需求构成一定负面影响,2019年下半年需要担忧的是这些国家经济增长放缓,英国脱欧、产生的避险情绪升温,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等因素的共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