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跳槽”影响个人信用引发争议 评判标准被指缺失

撰写:
撰写:

一则关于“员工恶意跳槽将影响个人信用”的言论在中国社交媒体中引发了广泛争议,其或折射出了中国企业在经济放缓的背景下所面对的艰难处境。

在互联网时代企业员工辞职也许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图源:VCG)

综合媒体4月10日报道,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某些行业用工环境出现恶化之际,近日一则关于“企业员工频繁换工作属于恶意并有可能因此被纳入失信黑名单”的言论引发了中国社会的广泛关注。

事情的起因是,中国浙江省人社厅副厅长葛平安3月30日在参加一场与企业家的座谈会上表示,如果员工频繁地辞职就业,那么他的个人信用将成问题。随后,与会的企业家们便纷纷表达了类似观点。有企业家认为,企业培养一名员工所付出的成本和精力较大,而员工从工作岗位离开却相对容易与突然,因此企业处于得不偿失的局面,还有企业家认为,应该在全国范围内将员工的“恶意跳槽”行为与社会信用机制挂钩,有这种记录的求职者应受到相应惩罚。

该消息被报道后便在中国社交媒体中引发了广泛争议,面对网友们的一些质疑和指责,浙江省人社厅回应称,正常的跳槽肯定不会影响个人信用,此前的相关言论是针对恶意频繁的跳槽行为,相关细则目前尚在研究之中。

对此,中国《经济日报》刊文称,求职和辞职是就业自由的两面,这种自由是相对意义上的自由,是有法律和契约规则的约束,那些违反法律、劳动合同或保密协议的频繁跳槽当然是失信行为,理应受到征信机制的约束甚至惩戒,但如果对劳动者正常的辞职跳槽行为实行征信约束的话,就会侵犯这种自由并妨碍就业公平。

因此,评判标准只能按照法律和契约,如果在两者外给跳槽行为强加一个“恶意”标准的话,那么不仅找不到相应依据和支撑,而且在技术上也难以区分操作。

至于一些人所提出的职场中所存在的通过频繁跳槽索取赔偿金的“碰瓷行为”,文章认为,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的关系中本来就处于弱势,并且在现实中能够完成所谓“职业”的劳动者并不多,即使存在上述“碰瓷行为”,也恰恰说明用人单位在履行劳动保护义务、维护劳动者权益时存在漏洞,理论上讲这也是一种失信行为,因此用人单位同时也应该在自身身上寻找原因。

澎湃新闻网则刊文称,此事引起社会关注并不是坏事,那场座谈会中如果除了有企业家代表发言外还有职工代表发言的话,那么可能就不会引发如此强烈的争议。

但此时如果在界定“恶意跳槽”上理不清,将来的信用评分体系很难建立公信力,一方面根据不完全统计,在劳动法出台的20年间,中国法院受理的劳动争议案件从最初的3万多件上升到了30多万件,并且中小企业成为“职场碰瓷”的最大受害群体。而另一方面也不能排除员工因企业的原因而导致多次离职,如果给他们贴上“恶意跳槽”的标签无疑是雪上加霜。

此外,劳动争议案件增加也有可能是员工维权意识普遍增加的结果,不能为了制约极少数人就将所有跳槽者打上三六九等的标签。无论建立人设信用评分体系的初衷有多好,但也应该对公民的个人隐私抱有足够的敬畏,不必要的信息坚决不能收集,如果做不到这些,这套评分体系不如没有。

据了解,2018年中国经济增长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放缓,在一家名为有赞的互联网公司公开在年会上宣布“996工作制”后,围绕企业用工制度的争论百便受到中国社会广泛关注。

一场有中国程序员发起的名为“996.ICU”的线上抗议活动受到了中外媒体的广泛关注,截至4月5日,该抗议活动在微软社区GitHub上获得了17万次点赞,尽管遭到了中国境内大多数浏览器的屏蔽,但仍然一度登上过中国社交媒体微博的热搜榜。名字中的“996”是指很多中国科技公司要求员工每天早9点一直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而“ICU”是重症监护病房的英文缩写。在网友提交的“996公司黑名单”中,可以看到阿里巴巴、京东以及字节跳动等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名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