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李两轮访欧 中国对美国实施“降维打击”

撰写:
撰写:

2019年3月末、4月初,就在中美贸易谈判进入关键“倒计时”阶段,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先后出访欧洲。中国意图联合欧洲制衡美国的用意已经昭然若揭。面对现实的利益,面对美国对于欧洲的越来越多的索取与贸易壁垒,欧洲不得不开始认真思考未来欧洲的出路是面向东方,还是继续向西?

中国正在计划联合欧洲分享市场,以抵制所谓的“美国优先”(图源:Reuters)

按照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冲突理论,欧洲与中国的冲突本应是写在文明基因里的脚本,在地缘战略上欧洲必然倾向美国。按照“冷战”的战略思维,中国在中美贸易谈判久拖不决,美国不断加码的情况下,迟早将陷入贸易对抗和经济竞争的模式。而欧洲也必将因美国再次举起的“关税”大棒,而再次就范。

然而,另美国不解的是,面对严峻的国际形势和越发明显的单边主义倾向,中国在短暂的抵抗与沉寂之后,却突然选择了,在中美贸易谈判的关键时刻另辟战场。面对中国的国家利益,习李联手展开了一场欧洲“攻势”——世界上的发达国家不只有美国,还有欧洲;欧洲也不只有西欧,还有南欧、中欧和东欧。

中共正在采用最为擅长的中国哲学和经济手段,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分化欧美联盟。正所谓“你打你的,我打我打”——世界是跟随美国最终走向贸易对抗,还是结束对抗,一起去创造、分享更多的市场。

中国开始在“文明冲突”和“战略对抗”之外,提出了更高层面的冲突解决方案。中国应对美国发动的全球贸易战正在展开一场“降维打击”。

对于欧洲,除了资本层面与美国高度捆绑外,在产业层面,尤其是高科技产业层面,欧洲正在面临来自美国的竞争,和同时来自中国的追赶。是选择联合美国打垮中国,还是选择联合中国也不放弃美国,从而与中国,乃至整个世界分享更广阔的市场。

这是将是一个缺少悬念的抉择。

因为,美国提出的是一个战略对抗的模式。在五六十年前,跟随美国对抗苏联时,欧洲就已经草木皆兵、不寒而栗;在二三十年前,跟随美国进行伊拉克战争时,欧洲就已经初尝苦果;而从在八九年前时至今日,跟随美国鼓动阿拉伯之春后,欧洲经济又不得不再次面对几乎无穷无尽的难民冲击。

这种美国在前面“偷驴”,欧洲跟在后面“拔橛子”,充当替罪羊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更何况这次将要面对的是世界第二经济体的中国。欧洲既担心充当美国炮灰,更担心丧失中国的市场。

就在欧洲犹豫不决的情况下,中国提出了非对抗的合作性方案,尽管它需要追溯到千年前的东方帝国和那条古老的丝绸之路,但是,也将为欧洲的和平与发展提供了崭新的思路。事实上,自从中国提出“一带一路”,这场世界经济的博弈已经是脱离了“西方”战略研究的范式,而正在演变成一场东方哲学的变革。

谁更具有前途,谁对欧洲更加有利。尽管欧洲政治家们口头上依然在将中国称为“系统性竞争对手”,但是欧洲的产业界却表现的更为诚实,从钢铁到机床,从汽车到高铁,从新能源到大飞机,欧洲与中国的深入合作与市场共享,都正在将美国的产品更多地挤出中国市场。

而中国,尽管有中国威胁论者在鼓吹中国称霸的野心,但是似乎中国政府和具有包容力的中华文明并不赞同,也不在乎所谓的世界霸权。就和千年前,中国的大唐帝国,以及胡汉杂处的长安城一样,中国并非希望在所有的产业和技术方面全面赶超,并且替代外国技术,而是在主动进行利弊衡量,主动的让出部分市场。所谓“有所为,有所不为”,按照前世界银行副总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知名经济学家林毅夫的“比较优势”和“新结构”理论,中国更希望与欧洲、甚至与美国分享中国乃至世界市场,而不是在技术和产业上进行替代与竞争。

从中国已经发展起来的产业来看,无论服装、小家电,还是钢铁、化工,再到高铁、航天、大飞机,几乎都是欧美自动进行产业转移的产物。抑或是欧美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而逼迫中国自力更生的产物,正如中国的航天和当前的“芯片”产业。

然而,但凡欧美主动控制,同时又对中国采取了主动开放的产业,中国往往仅是在充当产业的跟随者,从而形成中国自主品牌与欧美品牌共同分享中国市场的格局。中国政府并不担心中国的道路上跑满欧美品牌,甚至日韩品牌的汽车。

只要这些国家能够照顾到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在国家安全上能够不受威胁,对于经济利益,中国从来没有像日本和韩国那样,形成所谓的“身土不二”的排外文化。也许有人认为,这仅仅是中国技不如人的一种说辞,甚至是阿Q精神。但是究其根源,恰恰是中国缺少形成这种排外精神的必要危机。

尤其是,对于一个已经结束一盘散沙状态的中国,一个已经完成经济和社会整合的中国,还有一个已经完成初步工业化的中国,在市场竞争的角度上已经开始拥有足够的自信。这位中国提出分享市场提供了可靠地根基。

中国的市场足够大,从购买力上看,2014年中国经济就已经超过了美国;从经济规模上看,2018年中国也已经超过了整个欧盟国家的整合;从人口规模和潜在市场规模上看,15亿中国人(包括,台湾、港、澳,以及散落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侨民)几乎是美国、欧洲、日本人口总和的近2倍。

当中国决定与欧洲分享市场的时候,其规模几乎等同于又一次世界地理大发现。当中国感受大威胁,准备自力更生时,例如,信息产业和芯片产业,其结果也仅仅是时间上的差距。

面对,这种几乎是来自哲学和文明层面的竞争,任何技术、产业的细分市场,与政治制度的对抗,都难以阻挡。是参与还是对抗,是获得一个新世界,还是放弃半个地球。

这种简单的问题,足以令欧洲做出明智的抉择。而对于美国,则需要考虑接受一个更加平等与深度共享的世界经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