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限购令 中国经济能否松开“锁喉手”

撰写:
撰写:

近日,中国网络间流传一则消息,中国国家发改委拟定了《进一步扩大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消费促进循环经济发展实施方案2019-2020年》的征求意见。对此,中国官方不仅没有否定,同时表示“正在了解相关情况,所有政策的出台都是经过反复论证、充分征求有关方面意见。”

可见相关解除限购的消息并非捕风捉影。按照网传消息,中国政府将破除乘用车消费升级制度障碍,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应加快由限制购买向引导使用转变,根据路段拥堵情况合理设置拥堵区域,细化交通管理措施,科学引导车辆出行,对拥堵区域外车牌核发不予限制。已实施限购的地方2019年和2020年车牌增量指标数量在2018年的基础上分别增加50%、100%,取消对无车家庭购车的限制,对小客车更新指标的申请不得设置数量限制。

继2018年12月份中国乘用车销量同比下滑16.9%后,进入2019年一季度,中国乘用车销量继续下滑13.7%。面对经济下滑,面对2018年以来中国汽车销量的急剧下滑,已经给中国的制造业带来了严重打击。

就如同中国的房地产产业一样,作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支柱型产业,中国政府不得不结束之前“一禁了之”的懒政思维。

造成中国北京市交通拥堵的原因,除了车多外,更多的来源于城市规划的缺失和路网结构的不合理(图源:AFP)

城市畸形发展,堵车严重,就限制购车。

经济结构畸形发展,房价高企,就限制购房。

金融市场缺乏规范,股市暴涨暴跌,就限制新股上市。

面对问题,一禁了之,而不是想办法去解决。长期懒政、拖延改革,其结果往往是因噎废食,限购令几乎成为了中国经济的又一“枷锁”。

以汽车为例,原本汽车消费的大量增加是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标志。然而,由于中国各个城市长期以来缺少科学和前瞻性的城市规划,或者由于各方利益的博弈,使得地方政府的规划往往难以执行。

尤其在北京,一方面各个中央政府部门占据了大片土地,这导致北京的整个交通网络原本就不够密集。甚至为了避让重要的中央部门,就连北京的二环主干道都不得不为此改道,因此,导致相关路段长年拥堵。

另一方面,整个城市的布局更加杂乱、扭曲。原本按照规划北京市三环内不许建立大型商场和生活小区,以免人口过于集中,造成交通堵塞。然而,通过各种高层关系的运作和政策疏通,最终北京市的规划和法规几乎形同一张废纸。北京的三环周边,乃至二环周边,一座座大型商场、生活小区依旧拔地而起。

尽管北京市政府投入了大量的道路建设,尽量拓宽主干道,兴建环线公路。从二环一直修到了六环,车道从双向两车道,拓展为双向八车道。但是北京的整个交通依然越发拥堵。

有人认为,是汽车数量太多而导致了拥堵。然而,相比于日本的东京、美国的纽约,无论是中国的北京还是上海、广州其汽车保有量都大大不如前者,但是拥堵却更加严重。

中国在城市规划和路网建设理念的落后与缺失,才是导致拥堵的根源。在交通秩序管理方面的“长期缺乏投入”和“慵懒的政府行政”,以及鼓励式的“罚款”,更导致拥堵越发加剧。

就如同中国的股市和楼市一样,大量的国有非流通股和劣质企业盘踞市场,外加监管的软弱和投机的盛行,导致股市暴涨暴跌;地方政府土地财政与金融套利的结合又导致房价的暴涨。

然而,对于这一切问题,中国政府想的不是如何从源头上解决问题,而是“一禁了之”。不仅北京、上海、广州等等特大城市对汽车、房产采取限购令,就连一些二三线城市也开始推出限购令。

很简单,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畸形的城市发展和经济发展模式,必将不断重演。“一禁了之”固然可以在短期内,让官员们眼不见心不烦,但是,长期上却扼杀掉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力。

于是,2018年整个危机终于开始爆发。一方面对于大中城市,那些有能力、有需求购买汽车、购买住房的刚性需求被“限购令”抑制,另一方面,中小城市和农村,虽然没有限购,但是却也没有足够的购买能力。整个汽车产业开始陷入产能过剩,有价无市的局面。房地产产业也开始出现投机增速下降,销售下降的情况。整个中国经济正在为“懒政”和“限购”而付出代价。

更关键的是,这种“限购”并不解决问题,只不过是讳疾忌医,拖延病情。真正有权力、有渠道的人们,不仅可以通过各种关系和金钱赎买的方式,购买甚至炒作购车指标,亦或是进行房产投机,导致交通依然拥堵,房价依然高企。

而同时,由于真正的问题被“限购”掩盖,整个政府将越发的懒政,从而拒绝对城市的规划、交通网络,乃至经济结构进行改革。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没有动力,整个经济就开始衰退。原本是临时性的“限购”政策,正在被长期化,甚至制度化,而承诺的改革却迟迟不见踪影。这样的恶性循环正在中国上演。

对于市场的高度干预,其实往往说明了政府在基础日常治理上的缺失与“懒政”。各种各样奖励式的罚款和纵容,最终导致是全面的管制与禁止。

因此,面对当前中国经济下行的危机,面对刚刚被调动起来的信心,应尽早有步骤、有时间表的开始解禁各种限购令,就像中国股市即将推出的科创板一样,从根源上,放开市场、加强管理、完善法治。

也正如,网传的《进一步扩大汽车、家电、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消费促进循环经济发展实施方案2019-2020年》的征求意见稿里希望的那样——应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而是根据路段拥堵情况合理设置拥堵区域,细化交通管理措施,科学引导车辆出行。用严格的管理、科学的规划和积极的投资,去解决经济问题。

解决交通拥堵的思路如此,解决房地产当前的困局也应该如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