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曲线私有化”或再蒙尘 中共混改重头文件出台

撰写:
撰写:

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的股权改制“希望”可能再次破碎——中国珠海市国资委旗下格力集团出售格力电器15%国有股权的行动可能再生悬念。

北京时间4月28日,中国国务院正式印发《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的通知,中国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又一重头文件出台。其中,此前关于中国国有企业退出充分竞争领域的争论再次生变。之前通过明晰国有企业产权,增强企业效率和活力的改革方向,也被“落实国有出资人职责”的表述所代替。

中共将通过对国有投资企业和经营企业更多的授权,来激发企业活力。国有出资人将承担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职责。

中国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明珠(图源:VCG)

具体到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格力电器),珠海市国资委将变成执法、监管机构,而将之前的资产管理和行政管理职能更多地授权给格力集团。格力集团作为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按照《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新的要求,应在所出资企业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鼓励有条件的企业上市,引进战略投资者,提高资本流动性,放大国有资本功能。增强股权运作、价值管理等能力,通过清理退出一批、重组整合一批、创新发展一批,实现国有资本形态转换,变现后投向更需要国有资本集中的行业和领域。

面对中共对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点的改变,格力电器作为国有控股企业,其中18.22%的国有股权,究竟属于哪一类呢?是属于优质企业股权,还是应该被清理退出的部分?

作为国有出资人,格力集团在出售格力电器15%的股权之后,是否能够在中国市场中找到比格力电器更有投资价值的企业呢?仅留的3.22%股权是否能够实现放大国有资本的功能呢?

面对诸多需要重新评估和难以回答的问题,4月1日,格力集团选择了公布出售格力电器15%股份的消息。而紧接着,就在《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这则新的改革方案出台之前,4月16日,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却又表示,对于处于充分竞争领域的商业类企业,国有资本可以绝对控股,可以相对控股,也可以参股,关键是根据市场情况,根据企业发展情况而定。

这种含糊其辞的表述为格力电器股权改制的“美梦”再次蒙上了阴影。董明珠希望摆脱国有资本控制,实现大权独揽,甚至迂回实现“管理层收购”的梦想可能再一次破碎。

从1990年董明珠进入格力电器成为业务经理以来,相继担任了格力电器的经营部部长、副总经理、副董事长,直至2012年成为董事长。在董明珠及其团队的努力下,格力电器从一个名不见经传,亏损严重的国有企业一路成长为市值4,0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9美元)的中国家电巨头。

董明珠是幸运的。通过格力电器的历次股份制改造,董明珠不仅个人坐拥700万元年薪,而且业已获得了0.74%约合30亿元的格力电器股权。

然而,董明珠也是不幸的,相比于原来同为中国国有企业或集体企业的美的、海尔等等中国家电巨头,那些同时代的企业家,他们早已通过上世纪末的那一轮中国“私有化浪潮”对企业完成了“管理层收购”。国有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摇身一变成为了坐拥千亿元的中国富豪和企业的实际控制人,可以将企业代代相传。其企业高管团队也早已完成了股权激励,不仅拥有高薪,而且纷纷身价过亿。

而格力电器则显然错过了“改制”的最佳时机,在2005年,中国政府紧急叫停“管理层收购”后,2012年董明珠才真正成为格力电器的董事长。不仅仅是董明珠,格力电器整个核心管理团队的“财富梦想”也都被打碎。

面对实际上从2005年就已经停止的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如何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同时又能尊重创业者的贡献,尤其是市场巨额财富的诱惑下,如何能够激发国有企业管理者的创业热情,如何进行财富分配,中共始终没有拿出切实可行的改革方案。

改革的久拖不决的结果是,中国社会和经济正在陷入两种“意识形态化”的分裂。

要么是在中共反腐高压下,强调党员干部和创业者的奉献精神,要求做大做强国有企业。要么就是市场上“野蛮人”横行,赢者通吃,极端市场化和私有化暗流汹涌。

其结果是,空洞的政治口号代替了实际需要,国有企业人才流失、创新缺乏,腐败屡除不绝。所谓的做大做强国有企业则更多地体现在资本密集型行业和垄断企业。而在民间,而没有人愿意辛苦创业,将资本投入实体产业。这一切根本上导致了中国资本投机的盛行。中国经济也因此陷入危机与减速。

因此,在铲除腐败、打击投机的同时,中共如何建立起一套切实可行的财富分配机制,尤其在国有资本的管理和运行中,建立一套对创新、创业者的贡献评价体系和财富分配机制,就成为了当前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

对此,继续不切实际的高喊政治口号和追求放任自由的全面私有化市场经济,两者显然都不是基于理性的选择。在国有资产的管理和分配中需要建立在一个多方利益都能够接受的博弈机制上,不仅要能够调动创业者的积极性、同时还能确保全社会的分配公平。不仅要资本可以接受,而且要体现国有资本在其背后的切实贡献,确保国有资本的做大做强。

这种多方利益的博弈机制,恰恰就是市场。这里的市场显然不是“全面私有化的自由市场经济”,而将被作为一种利益博弈的机制。

在4月28日,中国国务院正式印发《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中,以及之前公布的《国务院关于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中,中共都在强调将国有资本融入资本市场当中,按照市场的规则,通过多方博弈来对创业者的贡献进行评价。授权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董事会审批子企业股权激励方案,支持所出资企业依法合规采用股票期权、股票增值权、限制性股票、分红权、员工持股以及其他方式开展股权激励,股权激励预期收益作为投资性收入,不与其薪酬总水平挂钩。支持国有创业投资企业、创业投资管理企业等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类企业的核心团队持股和跟投。

国有资本投资企业和运营企业,仅仅是市场的参与者,承担着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最大做强的职责。而中共的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则从实际管理者,变身为监管者,对国有出资人进行尽职考核,要求国有资产实现保值增值。2019年,人们将看到,中共在真正地展开一场市场化的国有企业改革。只不过,目前诸多具体规则还有待进一步出台。

而面对当前如此大幅的政策和利益调整,格力电器的股权改制计划有可能将再次被延缓。无论格力电器的高管团队,还是格力集团,面对更多的股权激励和放大国有资本功能的考核要求都需要重新考虑之前的决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