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究竟在“威胁”谁 中国无惧加征关税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5月8日,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公告显示,2019年前4个月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商品额同比小幅下降4.8%。数据表明,在对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或25%的关税后,美国仍在大量进口中国商品。

5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将对价值5,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目前加征10%的关税)的关税加征额将于5月10日提升至25%,此外另有价值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目前免税)也将在短期内(shortly)被加征25%的关税。

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并非空穴来风。美国在2018年4月3日公布的对华301调查征税结果中宣布对价值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这一结果已经于当年8月结束了听证会环节。由于企业界的反对,特朗普宣布“于2018年9月24日起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10%的额外关税,并将在2019年1月1日起将关税加征额上调至25%”。此后,由于中美贸易谈判进展顺利,关税上调的时间被一再延后。但是,特朗普确实有权利随时宣布对这部分商品加征25%的关税。

此外,特朗普可以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以“国家安全”为由对目前免税的3,2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展开调查并最终加征25%的关税。因此,特朗普的“关税威胁”是可以实现的。

然而,特朗普“关税威胁”的威慑力并不在于其可行性,而在于其能够产生的破坏性效果。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U.S. Census Bureau)的统计,2018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价值5,395亿美元的商品,其中包含2,925亿美元的免税商品(将被加征25%的关税)、1,906亿美元的商品(已被加征10%的关税并被加征25%的关税)、525亿美元的商品(已被加征25%的关税)以及约39亿美元的特殊关税产品。由此可见,如果特朗普的承诺兑现,中国输美99%的商品将被加征25%的关税。

美国进口的中国商品所面临的关税情况(多维新闻制作)

特朗普企图挥动“关税大棒”威胁中国,那么当大棒落下时,美国能够全身而退吗?理论上,只要美国能够在国际市场上找到替代商品,或者美国国内能够实现进口替代,美国的经济就不会因加征关税而“受伤”。然而,现实总是与理论相去甚远。

在美国自中国进口额最大的10个商品类别(总贸易额为4,211亿美元,占美国自中国进口商品额的78%)中,有9类超过30%的商品来自中国,其中3类超过50%的商品来自中国。更为重要的是,这10类商品都是工业产品,而工业产能的增加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和长时间的建设。因此,美国很难在中国之外找到合适的进口替代国。

美国进口额最大的十种中国商品的进口份额占比情况(多维新闻制作)

此外,美国也找不出替代中国商品的本土产品。美国自身的工业能力虽然强大,但是低附加值的产业已经转移至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目前,美国的用人成本和相关产业链规模均无法和中国媲美,美国借贸易战发展本国(低端)制造业也只是“天方夜谭”。因此,对于中国输美的商品,美国产业部门不具备提供进口替代的能力。

美国对中国产品的依赖程度可以从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情况中看出。被普遍加征10%或25%关税的商品主要是服装、鞋具和塑料制品等劳动力密集型产品,这部分商品能够在东南亚找到替代品。而除汽车以外的机电、机械产品等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的工业产成品和工业中间品大部分仍处于免税状态,因为这部分产品美国一时之间很难在中国之外的任何国家找到替代品。可以说,美国对中国的依赖主要集中在中国建立起的完整工业体系。

美国进口额最大的十种中国商品的关税征收情况(多维新闻制作)

如果说,美国对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的影响已经部分被人民币的贬值抵消掉了,因此对中美贸易的影响不大。那么,美国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是否阻碍了中国商品对美的出口呢?事实证明,单纯加征关税无法改变美国对中国商品的依赖。

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2019年前两个月美国自中国进口额同比下降11.9%。然而,在商品加征25%关税份额占比较大的三个类别中,家具、寝具、灯等中国商品(25%关税加征份额占比为21%)的进口额同比下降10.4%;中国汽车及零部件(25%关税加征份额占比为21%)的进口额同比下降4.1%;中国钢铁制品(25%关税加征份额占比为18%)的进口额同比下降7.1%。

三类受加征25%关税影响最大的商品类别的进口额同比降幅均低于整体水平,表明即使美国对中国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商品仍具备足够的竞争力或不可替代性。美国加征25%关税的直接后果可能仅仅是贸易量的减少,而美国制造商和消费者承担的负担反而会增加。

对于大部分美国自中国进口的工业产品,美国进口商既找不到足量的国际替代品,也找不到足量的美国国内替代品。因此,美国加征的关税必然由中国制造商或者美国消费者承担。由于中国大部分工业产品的附加值较低,中国制造商能够承担的关税负担有限,因此加征关税带来的最终成本将大部分由美国消费者承担。

既然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兑现的结果是“伤敌先伤己”,那么其威胁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2019年前4个月,中国货物贸易出口总额同比增长5.7%,其中对美出口额同比下降4.8%。迄今为止,美国已经对价值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了10%或25%的关税。然而,加征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并不显著。在难以损害中国经济的情况下,特朗普的“关税威胁”仅仅是威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