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美国“断供” 任正非的攻坚与华为技术短板

撰写:
撰写:

5月15日以来,华为正在面临着美国的“断供”威胁。美国日前宣布将华为及其70家附属公司列入管制“实体清单”,在未获美国政府许可下,包括芯片商和谷歌(Google)等美国科技企业,以及使用美国技术的外企,都不得向华为供货,在芯片和安卓(Android)作业系统方面对华为影响甚大。

华为之所以成为华府打击对象,原因之一是这家中国企业在过去后十年,成功凭借“后发优势”和“集中攻坚”的长远战略,与西方巨企一较高下,而华为的成功亦体现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优胜之处。可是中美贸易战揭示出,华为的供应链对“外部依存度”较高,产品的核心技术也仰赖于人,并且“缺乏自家生态”,这亦反映中国科技产业的实情。

底牌:集中攻破5G专利及手机芯片功能

中外公认华为是全球电讯业界龙头,而且和其他中国巨企相比,华为是真真正正正能“走出去”的中国品牌,海外市场占了近半业务,小至手机产品,大至5G基站,质量均为各方称许。对于华为要如何应对贸易战,任正非就明确表示:“我们不会通过传播解决,还是通过给客户提供优质服务来解决我们的形象。”作为世界级企业,搞公关外宣永远都只是辅助手段,做好本业产品才是正途。

按任正非的讲法,华为的科研秘诀之一是“集中攻坚”,亦即挑选一两个未来大有可为的项目,不惜工本投资人力物力,放眼于长远战略部署:“我们这三十年都对着同一个‘城墙口’冲锋,几十人、几百人对着这个‘城墙口’,几万人、十几万人还是攻这个‘城墙口’,总会把这个‘城墙口’攻开的。而且我们炮击这个‘城墙口’的‘弹药量’,现在是每年200亿美元的研发了,全世界没有一个上市公司敢像我们这样对同一个‘城墙口’投入这么多的炮击量。”

在华为攻破的“城墙口”当中,最引人注目的必然是5G。德国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指出,截至2019年4月,就5G通讯系统的“标准必要专利”(SEPs),中国企业申请件数排在全球第一,占比34%,而华为位列企业第一,拥有15%的SEPs。至于总体5G专利,任正非估计:“我们的5G基本专利数量占世界27%左右,排第一位。”换言之,华为作为关键知识产权持有者,既可以收取专利费,也可以用于交叉授权,更可藉此以更低成本开展5G业务。

另一个“城墙口”则在于手机产品功能,特别是拍照图像处理技术。早在2017年9月,华为就抢在苹果之前,率先发布全球首款AI芯片,搭载寒武纪的网络处理器(NPU)。麒麟(Kirin)980则首次搭载寒武纪1A的优化版,采用双核结构,其图像识别速度比麒麟970提升120%。据业内人士估计,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Hisilicon)的相机监控芯片,估测中国国内市占率为90%,甚至可能占美国市场芯片份额的40%。

华为之所以能“集中攻坚”,首要条件必然是科研投入。任正非便提到,华为在全世界有26个研发能力中心,拥有在职的数学家700多人,物理学家800多人,化学家120多人。华为还有一个战略研究院,拿着大量的钱,批予全世界著名大学的著名教授,对这些钱华为没有投资回报的概念,其中受益对象是大学,成果产权在专家手上,华为要通过商业交易才可以使用相关专利。

除了鼓励科研,华为成功利用“后发优势”,在现有技术基础上迅速赶上,甚至超越现有竞争者。任正非即坦言华为“自主创新”的性质:“科技创新是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前进的,譬如我们的海思并非从源头开始自主创新,也给别人缴纳了大量知识产权费用。”他认为现代制造业是集各方技术之大成,不论是手机、5G基站抑或是汽车,要用到大量的人类科技文明,没可能是纯粹自主创新就能成事。

正是“站在巨人肩上”,海思自主研发了华为手机自用的麒麟芯片。例如华为发布了旗下首款8核处理器麒麟920,是全球首款支持LTECat.6技术的手机芯片,领先手机芯片霸主高通(Qualcomm)1个月。华为还自创了Flex-Scheduling技术,采用AI智能的预测和调度机制。系统可根据应用程序的功耗智能调度处理器核心,超大核用于游戏,大核用于社交通讯,小核用于听音乐等。

短板:关键软硬件及产品生态尚仰赖外部

目前华为的5G业务处于全球领导地位,手机业务则已能跟苹果和三星不相伯仲,这是得益于准确的战略眼光,把“后发优势”“集中攻坚”和“科研投入”的能量发挥到淋漓尽致。尽管华为已经在全速前进,但遭遇上中美贸易战,仍可见到跑得仍未够快,一旦核心技术供应被切断,便会陷入困难局面。

简单看一眼是次封杀华为的企业名单,就可以约略看到华对“外部供应链”的依赖程度:Intel是华为部分服务器芯片的主要供应商,高通向华为提供手机芯片及调制解调器,Xilinx则向华为提供网络可编程芯片,博通就供应一些用作一些网络机器的可撤换芯片。更为要者,华为拿来“自主创新”的芯片设计软件,很有可能同样是美国厂家制造的。例如Cadence和Synopsys两家美企产品就基本包揽芯片工程所需。

即使单讲各类的芯片供应,路透社引述专家估计,华为需要至少几年才可以填补缺口。至于华为引以为傲的5G业务,赖以传送讯号的激光装置亦由美企提供,其中Lumentum已宣布终止供应。

5月20日,在美国政府的要求下,谷歌(Google)宣布停止与华为在安卓(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上的合作。众所周知,没有了操作系统手机就是一个摆设,即使华为拥有了自己的芯片,但中国境外,华为手机的使用将受到极大影响。

针对占业务约半的海外市场,华为可以联合各大中国企业,建立自己的相关应用软件自,但依照国际市场的消费习惯,越先进的国家与谷歌服务绑的越深,这些国家会首先抛弃华为,首当其冲的就是华为的高端产品业务。况且替代系统还面临诸多现实问题:核心应用程序的开发企业们是否会鼎力支持?主流的用户群体能否忍受落后的应用程序版本?以及同等硬件配置下,华为手机的用户体验能否跟得上对手机型?

总的来说,ARM公司与谷歌接连停止与华为的合作,对于华为乃至中国企业都是一次巨大的震荡。对此中国不应盲目乐观,被互联网上的民粹情绪冲昏头脑。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强国,绝不仅仅是因为军事实力,而是它在整个产业链上的垄断地位,以及其庞大的盟友国协助。如果今天美国继续动用政治高压,日本的松下、索尼,韩国的三星,乃至台湾的联发科、台积电都开始与中国大陆抗衡,停止技术接触,这对于中国和华为,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本文节选自香港01,原题《任正非的底牌与短板 华为的“极限生存”》,作者:赵观祺,略有编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