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金融整肃再加力 包商银行背后“明天系”资本隐现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5月27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网站发布消息,广西省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局党委副书记赵汝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督调查。这是中国地方银保监局2018年12月统一挂牌后,首个“落马”的监管干部;也是今年第9位被查的金融系统官员。

5月24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公告,鉴于内蒙古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中国银保监会决定自2019年5月24日起对包商银行实行接管,接管期限为期一年。这也是继海南发展银行后20年来首家被接管的国内银行。金融监管机构和中纪委联手,中国金融整肃持续着高压态势。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以来,中国金融圈至少有29位高管落马,银行、保险、证券均有涉及。2019年5月19日,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刘士余、原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涉嫌违法;2017年5月,原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涉嫌严重违纪;2017年4月,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就连财政部,也有原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张少春这样的“大老虎”。

而2019年还未过半,就有9位金融官员因违纪违法被中纪委调查。刚刚“案发”的包商银行,则是中国建国以来被接管的最大的银行。从启动调查到公告发布,历时两年。事实上,包商银行已经连续两年未公布年报,2018年6月,包商银行公告称,拟引入战略投资者涉及主要股东变动,因此暂不披露2017年年报。

中国央行在公告中表示,接管后对个人储蓄存款本息全额保障,个人存取自由,没有任何变化。包括5,000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及以下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本息全额保障;5,000万元以上的对公存款和同业负债,由接管组和债权人平等协商,依法保障。

对于包商银行为何被接管,市场间有多重猜测,但分析认为,不良率过高、期限错配严重和同业负债占比过高导致的银行业务经营风险可能是包商银行被接管的动机。

从包商银行最后一次公布的年报来看,2007年至2017年,该行总资产、营收和净利润曾迅猛增长。总资产由2007年的526.67亿元,增长至2017年三季度末的5,762.38亿元,增长10倍之多。净利润也从2007年的5.06亿元,增长至2016年的42.10亿元。

但2017年开始,“野蛮生长”的包商银行风险开始逐步暴露,2017年前三个季度,包商银行净利润为31.95亿元,比2016年同期的37.12亿元下降5.17亿元,降幅为13.93%。包商银行2011年至2016年不良率从0.45%一路攀升至1.68%,同期中国上市城商行平均水平为1.28%;逾期率从2011年的0.97%攀升至2016年4.71%,远高于同期上市城商行2.14%的平均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包商银行背后有“明天系”(中国明天控股有限公司,投资涉及银行、证券、保险等多个金融行业)控股的身影。统计显示,“明天系”此前持有包商银行36.89%的股份,而包商银行2018年无法公布年报,给出的理由也与“明天系”出让控股地位有关。而“明天系”创始人肖建华被中国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后,已经两年毫无音信,这也让包商银行被接管多了一分神秘色彩。

市场普遍认为,包商银行被接管是“个案”。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流动性突然收紧的背景下,中小银行系统性风险更容易暴露。此次资产处置过程中,对于5,000万元以上的公司和同业负债没有明确担保,这也表明中国政府有意逐渐撤出对各类银行的“隐形兜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