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造业危机临近 特朗普关税大棒打了谁

撰写:
撰写:

多年经贸往来使中美之间产业互补性很强(图源:VCG)

6月21日,数据统计公司IHS Markit公布了美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数据。6月Markit制造业PMI为50.1,刷新了2009年9月以来新低,低于此前经济学家预期的50.4,也不及前值的50.5。

IHS首席商业经济学家威廉姆森(Chris Williamson)声明,对于关税、地缘政治和经济增长的担忧,导致商业信心不断恶化,制造业引领的经济放缓越来越多的影响到服务业。数据显示,美国服务业PMI50.7,涮新2016年2月以来新低,预期51,前值50.9。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日前公布的对全部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听证会详细情况。此次听证会从6月17日开始,至6月25日结束,持续7个工作日,有来自美国、中国、欧洲、日本等国的企业、行业协会约320人参与,美国政府将根据听证会情况判断最终是否启动剩余约3,000亿美元的关税。

新一轮加征关税的清单涵盖3800多个税目商品,包括手机、服装、玩具、珠宝等大量与普通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消费品。这就意味着一旦关税落地,物价上涨,美国消费者成为最终的受害者。

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此前对全美范围内随机抽选的1,001位登记选民调查显示,有45%的选民认为关税会伤害美国经济,只有33%的选民认为有助于美国经济。此外,近80%的选民担心,关税会导致物价上升,从而影响家庭开支。加征关税显然会伤害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选民基础。

从听证会的情况来看,来自行业和企业的反对声也一浪高过一浪,媒体报道称,本轮加征关税的听证会已经收集了超过1,500份反对意见。

特朗普声称加征关税可以促使美国公司将业务迁回美国从而创造更多本土就业机会。但这样的想法实在过于理想化。经过数年累积,中国形成了全球范围内最完善、性价比最高的产品加工与再加工产业链。完备的配套硬件设施虽然可以通过大量资本投入弥补,但熟练工人在短时间内难以替代。因此,美国政府主张将产业迁出中国十分不现实。

就连让特朗普自豪的失业率本身都可能存在“水分”。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美国5月失业率继续维持在3.6%的历史最低水平。经济数据看上去十分华丽,但62.8%劳动参与率一直保持在低位,与2019年2月63.2%相比出现下滑。这表明劳动力市场中的“闲置”人口要比失业率数据所反映出的更多。

从统计过程来看,美国官方失业率数据是对60,000个家庭抽样调查得到的,只有在最近4周尝试找工作的无业人员才被算作失业人员,超过4周的无业人员则被算作“长期找不到工作而没有就业意愿”的人员。这样的统计方法被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对于失业的标准认定过于宽松,有利于主观上造成失业率降低。

对于就业人口,薪资增长却十分乏力,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平均时薪已经连续三个月维持0.2%的增长,由于PMI下滑至荣枯线附近,工业需求不振,企业主难以负担高薪酬带来的成本,导致平均薪资面临增长放缓的风险,失业率也可能上升。

特朗普激进的贸易制裁和全球范围内的需求疲软给美国经济带来压力,这也加重了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的迹象,因此市场开始更多的呼吁降息。

市场普遍认为,贸易紧张局势是促使美联储本周政策转变的一个因素。最新预测显示,近一半的美联储决策者预计今年将降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此前公开表示,自2019年5月以来,商业不确定性上升,如果需要保持经济增长,美联储将迅速采取行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