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鹬蚌相争” 中国能否“渔翁得利”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7月18日,韩国中央银行决定降低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至1.5%,同时把2019年经济增长预期由2.5%下调为2.2%。这是韩国央行3年来首次降息。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表示,出口和投资疲软是下调经济增长预期的主要原因。韩国央行在一份声明中说:“关于今后的国内经济增长形势,金融货币委员会认为建筑投资调整将继续,同时出口和设备投资回暖时间将晚于先前预期。”

数据显示,韩国出口额已经连续7个月负增长,作为支柱产业的半导体出口下滑25.5%。更糟糕的是,当地时间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部宣布,对韩国进行出口管制,将用于制造智能手机与电视机中OLED显示器部件使用的“氟聚酰亚胺”、半导体制造过程中必须使用的“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等半导体的三种材料。日韩之间的贸易摩擦让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被提及的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再次被搁置。

韩国总统文在寅与30家韩国大企业商讨对日策略,日韩贸易战显然对韩国影响更大。(VCG)

日本此次对韩国的制裁矛头直指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半导体产业是韩国最重要的支柱产业,而最具代表性的三星、LG、SK海力士则是关乎韩国经济格局的重要制造业巨头。但同时,在国际产业分工的大格局下,韩国的半导体产业所需原材料高度依赖进口,此次被管制的3种材料,日本在全球市场占有率达到七成以上。韩国中小企业团体前不久对269家半导体、液晶屏、通信设备和零部件等受日本出口限制影响明显的企业发起调查, 结果显示59%企业表示如果日本制裁长期化,那么很难坚持超过6个月。有46.8%的可能受影响企业并没有对策。这已经在韩国部分中小企业中造成恐慌。

此外,据称日本政府还在准备100项对韩出口限制清单。按照2018年的统计数据,韩国对日依赖度最高的前10大物资分别是:半导体制造设备(占韩国进口总量的33.8%,价值52.42亿美元)、控制设备(11.7%,19.22亿美元)、其他精密化学原料(15.2%,19亿美元)、其他合成树脂(42.8%,16.34亿美元)、废旧钢铁(61.4%,16.24亿美元)、铁及非合金钢柔性钢板(64.8%,12.62亿美元)、其他化学工业制品(30.9%,12.03亿美元)、二甲苯(95.4%,10.85亿美元)。

中国光大银行宏观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测算,2018年,韩国对日本进出口占外贸比重15.2%,而日本对韩国进出口占外贸比重仅为5.7%;2018年韩国与日本外贸占韩国GDP比重为5.3%,而日本仅为1.7%;除去总量的反应,从产业链依存度看,韩国对半导体出口产业依赖程度过高,同时,韩国半导体产业中的很多高端产品依赖日本;再加上世界经济总体环境影响,韩国经济呈现放缓趋势,日韩贸易摩擦尽管对日本也造成影响但韩国显然受到的打击更大。

日韩贸易战爆发后呈现出愈演愈烈的态势,中国作为两国的近邻很难独善其身。在半导体和电子元器件的产业链中,日本生产内存、发光半导体原材料出口至韩国,韩国进行高附加值加工出口至中国,中国再将零部件进行组装,生产处手机、电脑、电视等产品销往全球。数据显示,2018年,韩国半导体出口额为1,281.5亿美元,其中对中国出口额达857.8亿美元。

日本政府对韩国实施制裁,影响可能会随产业链传导至中国。根据《日本经济新闻》提供的数据,包括经香港在内,中国仅半导体存储器进口就有48%来自韩国企业。当然,中国企业也可以向美国美光科技(Micron)采购,但在中美经贸摩擦的背景下,能在多大程度上从美国进口替代品仍是未知数。中国显然也不希望给美国更多的谈判筹码。

另外,日韩之间的贸易摩擦,让中日韩自贸区前景再次蒙上阴影。中日韩三国关系复杂而敏感,经济活动夹杂在政治因素、领土纷争、历史问题等多方面中。自2002年三国领导人提出自贸区构想以来,谈判过程漫长而波折。2018年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后,中日关系转暖。日本大阪G20峰会前夕,2019年4月,三国高层在东京举行了第十五轮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但所有努力都在日本发起对韩国制裁后戛然而止。

这也是美国十分乐见的局面,毕竟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国原可以借中日韩自贸区抵消贸易摩擦带来的影响。中日韩三国产业链互补性强,文化冲突较少,更重要的是,日韩作为二战后美国的忠实盟友,一直是美国与中俄角力的前沿阵地,一旦中国借自贸区拉拢日韩,对美国将造成相当大的打击,而这样的设想也在日韩开战后被无限期推迟。

不过凡事都有两面,虽然中日韩自贸区被搁置,中国半导体产业的转机可能到来。据韩国KBS电视台报道,韩国半导体企业纷纷寻找替代供应商谋求供应渠道多元化。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等企业近日派出高管前往中国,寻找新供货商,并陆续向中国滨化集团等企业开出半导体产业重要原料——电子级氢氟酸的订单。《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三星电子、SK海力士已着手对非日本厂商的氟化氢进行性能试验,供应商很可能是中国大陆、台湾或韩国本土企业。韩国半导体产业正在尝试“去日本化”。而随着日韩贸易战给产业链格局带来的新变化,中国企业有望打破原有的垄断局面。

相关文章:

日韩贸易战:2万韩国超市禁售日产品 七成韩国人表忠心

被日本制裁后韩国开启降息之门 贸易依存度过高是软肋

韩国人抵制日货波及乐天 市值蒸发1万亿韩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