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关税降息 特朗普如何帮美国“粉饰太平”

撰写:
撰写:

8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将从9月1日起对中国价值3,000亿美元的输美货物加征10%关税。特朗普老调重弹,认为中国不讲信用,于是再次以加征关税的方式向中方施加压力。为了安抚市场,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最后自欺欺人地表示“期待继续与中国就全面贸易协议进行积极对话”,并认为“中美两国之间的未来将是非常光明的”。

此前一天,美联储在特朗普的压迫下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federal funds rate)目标范围下调25个基准点(basis points),由2.25%至2.5%降至2%至2.25%。然而,特朗普既不满足于降息幅度,也不满足于鲍威尔(Jerome Powell)“中期政策调整”的表述。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责鲍威尔“让所有人失望”,并表示市场想要的是“长期且激进的降息周期”。

推特是特朗普重要的对外宣传渠道。(Reuters)

从特朗普的种种言行来看,其治理美国的方式与经营公司的差别并不大。特朗普认为民主党人对美国的经营并不成功,美国的利益一直在受到其他国家的侵害。因此,特朗普提出以“美国优先”为核心的经营策略,希望以此扭转美国到处“吃亏”的局面。

在特朗普看来,公司业务不赚钱还不如没有。美国处于逆差状态的国际货物贸易被特朗普定义为赔钱“业务”,因此他要通过贸易战把赔钱的局势扭转过来。特朗普这种无视货物贸易逆差是“美元大循环”(美国通过贸易赤字等方式输出美元,通过发行国债等方式回收美元)重要组成部分的做法显然行不通,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结果就是越南等发展中国家承接了美中贸易逆差缩减的部分。

抛开贸易战这种从逻辑上就无法达成目标的失败举动,特朗普强迫美联储降息的做法却十分明智。或许是其地产商人的天性,特朗普对融资和利率十分敏感。目前,美国公共债务已经超过22万亿美元。特朗普政府在2018财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为公共债务支付的利息高达5,230亿美元,相当于每天支付14.3亿美元。

令特朗普不安的是,2019财年前三季度(2018年10月至2019年6月)美国政府为公共债务支付的利息升至4,569亿美元,而同期美国公共债务仅增加了5,072亿美元。也就是说,特朗普政府新借到的钱大部分用来支付利息了。造成这一结果的“罪魁祸首”就是美联储的加息政策。

2009年奥巴马(Barack Obama)上台时,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的下限仅为0.25%,美国政府发行国债的成本非常低。为了走出2007年次贷危机带来的经济衰退,奥巴马通过增加财政支出的方式刺激经济,导致美国公共债务在其执政期间增加了近10万亿美元,达到20万亿美元的水平。但是,由于较低的利率水平,美国政府公共债务的利息负担一直控制在每年4,000亿美元左右。

特朗普2017年执政后,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的下限由0.5%一路上涨至2.25%。在此期间,美国政府每年平均新增债务不到1万亿美元,但是每年的利息支出已经接近6,000亿美元。以美国如今的财政赤字情况来看,未来美国政府的公共债务只会越积越多。

地产商出身的特朗普当然知道,低利率环境有利于高负债公司的融资周转。相比于贸易战这种容易形成“拉锯战”的策略,降息带来的效果更加立竿见影。此外,降息能够刺激经济和股市,其粉饰太平的作用也十分明显。因此,特朗普不惜以解雇为威胁强迫鲍威尔降息。

和每个上市公司的CEO一样,特朗普也只关心公司的短期业绩和股价表现。加征关税能够改善美国的贸易逆差,降息能够改善美国政府的财务状况。虽然这种改善都是短期的,但是对于一心寻求连任的特朗普而言这就足够了。只要能撑过任期,特朗普造成的“烂摊子”自然会留给继任者。

然而,国家毕竟不是上市公司,粉饰太平也带不来真正的太平。加征关税无法改善美国产业面临的结构性问题,而降息也只能延后美国债务危机爆发的时间。终有一天,美国纳税人甚至全世界各国民众将再次为美国政府的不负责任“买单”,一如历次美国经济危机的悲惨结局。

相关新闻:

美联储降息“绵里藏针” 特朗普“计谋得逞”却狂怒

美联储打破40年逻辑降息 中国央行迎来抉择时刻

美国降息“十年梦醒” 结束贸易战特朗普尚缺一场危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