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中美冲突升级是贸易版“世界末日”

撰写:
撰写:

有分析认为,随着中美贸易争端达到另一个层次并打击金融市场,从长期来看,受创更深的可能是过去四分之一世纪左右发展起来的全球化趋势。

中美贸易战再升级,引发市场忧虑。(VCG)

据台湾钜亨网8月6日报道,目前只有欧盟出口至美国的产品比中国更多,这使得长期针锋相对的关税的影响更形严峻。根据2日公布的美国政府数据,美国企业已经开始向其他市场寻找中国产品替代品,推动2019年以来中国进口量下降12.2%。

Capital Economics集团首席经济学家Neil Shearing表示,这股趋势威胁着相互关联的全球经济的根本变革。

他指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宣布对所有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举动虽不让人感到意外,但它带来的广泛影响,可能暂时无法完全解析。

Shearing在给客户的报告中说,“整件事的背景浮现一个更基本的问题:我们可能正在目睹全球化的结束。”

他说,“若真如此,过去20年来全球经济的明显特征,商品、服务、资本和人民的跨境流动的快速成长可能即将逆转,宏观经济层面的影响将远远超出针锋相对的关税争议。”

而且证据显示这种情况已经开始发生。

第一季美国收到的外国直接投资(FDI)为4,017亿美元,虽较2018年末略有上升,但比4年前的峰值下降了57%。

Shearing指称全球情况更加恶化的影响包括:二战结束以来规范国际贸易的“以遵守规则为基础制度的解体”,以及美国和中国各自制定自有标准、技术平台和支付系统的全球经济潜在“巴尔干化”。

他写道,“要确切地说事件将会如何发展还为时过早,但这引发了过去一年中美贸易战的升级,这是个不祥之兆。我们可能正在目睹世界末日。”

在关注中美分裂可能冲击全球的问题方面,Shearing并不孤单。

激进的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曼(Paul Krugman)是位持续不断的特朗普评论家,他将这种情况比拟为引爆一次大战的事件,特朗普挑起关税是“将一场令人不安的局面转为全面的贸易战”。

德意志银行策略师Parag Thatte指出,这是特朗普第4次利用美股高点时针对中国发动与贸易有关的推文攻势。

当前事件是否引爆对全球化构成生存威胁的全面贸易和货币战仍有待观察。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Alan Blinder说,“你想把它视为不过是个针刺,只有一点损害,是几十年来的全球趋势的一点回调。但它可能变得更糟,”“我们尚未进入全面贸易战,也肯定不会接近全面的竞争性货币贬值货币战争。但这两件事情已经不再是难以想像的了,这让市场感到震惊。”

Blinder表示,一个消极假设是美国开始与其他贸易世界疏远,因为它不仅继续对中国加征关税,而且还对欧洲、墨西哥和加拿大等传统盟友征收关税。

他说,“对我来说,作为一个美国人真正的担忧之一,就是这并未塑造出中国对抗西方,反而正在塑造出美国对抗其他所有人。”

他又称,“我倾向认为不好的结果不是中国与全球其他国家脱钩,而是美国与全球其他国家脱钩。那就是末日景像,真够愚蠢的了。”

相关新闻:

人民币中间价报下调458点 汇率长期走势取决于中国经济

全球大型经济体贸易形势严峻 各国央行积极应对

中国上半年服务贸易总额增长2.6% 逆差继续收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