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I高企“遭遇”PPI转负 中国经济在痛苦忍耐中看到黎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8月9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7月份中国重要经济数据,其中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8%;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0.3%,近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一方面是物价的大幅上涨,通胀压力加重,另一方面是工业产出价格的下降,企业生产的不景气。面对贸易战的威胁和经济结构的调整,在“滞胀”的痛苦与忍耐中,中国经济正在经历“最困难的时期”。唯独值得庆幸的是,相比于美国经济的“停滞”与结构的“僵化”,中国政府从2017年起发动的供给侧改革已经开始将“改革红利”向下游传导。一场更为深入的结构改革正在来临,中国经济已经看到了黎明。

2019年7月在中国,猪肉、鲜果等食品价格大幅上涨,CPI同比涨幅达到2.8%,然而工业生产资料价格却正在陷入负增长。(VCG)

近日,多维新闻《加关税降息 特朗普如何帮美国“粉饰太平”》《美股暴跌 贸易战中国开始主动“反击”了吗》等系列文章一直在把目光聚焦于美国的经济问题,以及中国对于贸易战的“反击”,然而,面对贸易战压力和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中国经济形势其实也并不乐观。

2019年7月份,中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8%。其中,食品价格上涨幅度达到了9.1%。在细分种类中,鲜果价格上涨39.1%,影响CPI上涨约0.63个百分点;猪肉价格上涨27.0%,影响CPI上涨约0.59个百分点。如此快速上涨的物价,尤其是与居民生活最为密切的食品价格的大幅上涨,正在让中国民众的生活倍感压力。

2019年7月份,代表中国生产领域价格变动情况的重要经济指标PPI同比下降了0.3%,这也是近年来中国PPI指数首次出现负增长。其中,生产资料价格同比下降0.7%。细分大类中,采掘工业价格上涨3.2%,原材料工业价格下降2.9%,加工工业价格下降0.2%。与此同时,黑色金属材料类价格同比上涨5.7%,建筑材料及非金属类价格上涨3.9%,农副产品类价格上涨2.4%;化工原料类价格下降5.4%,有色金属材料及电线类价格下降2.5%,燃料动力类价格下降2.1%。从上述数据中可以看到,除了涉及矿产资源等采掘工业和钢铁基建类产业在上涨之外,主要的中国制造业价格都出现不同的下降。

尽管,近期国际原油价格的下跌,带动石油相关的产品价格大幅下跌,是导致拉低PPI数据的主要原因之一,但是,部分中国国内终端需求的疲弱依旧不可忽视。按照中国知名券商,中信证券的分析,短周期经济下行压力尚未解除,确定性较高的基建回升或难以对冲未来地产政策收紧所带来的投资下行,预计对工业品价格仍有较大拖累。

正如多维新闻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继续“万亿”减税 更要供给侧改革》一文中所分析的那样,中国政府之前采取的货币刺激政策已经失效,近期采取的大幅减税政策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尽管猪肉、鲜果价格的大幅上涨主要由于“非洲猪瘟”和“自然灾害”的影响,并非是来自货币性通胀,但是,面对贸易战的威胁和经济结构的调整,以及企业利润下降、收入增长放缓、就业压力增大等等负面因素的叠加,中国经济依然在“滞胀”的痛苦与忍耐中经历着“最困难的时期”。

目前,能够让中国经济看到希望的是中国政府正在推进供给侧改革。从目前中国经济遇到的困难,以及7月份表现出来的CPI、PPI数据来,中国政府的逆周期调整正在发挥“筑底”作用,从2017年起中国政府发动的供给侧改革也已经开始下游传导“改革红利”。

2017年初,面对经济下滑,以及货币刺激政策的失效,中国政府果断采取了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的改革方案。在实施“去产能”“去杠杆”,加速“资本出清”的同时,通过将资源工业、能源工业、原料工业等国家经济命脉和经济基础性行业的重组与产品价格的提升,完成了对国家核心财富,国民经济核心生产资料的控制与价格稳定。

尽管,“供给侧改革”的实质就是中国核心生产资料的产权改革和对国家根本财富的重新分配。相比于“扩大内需”的经济刺激计划,“供给侧改革”正是通过这种财富的重新分配,带动产业利润的恢复,带动民众劳动收入的增长。但是,在供给侧改革的初期,这种从上游产业向下游产业的改革,势必导致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大幅涨价。

2017年2月份中国PPI同比涨幅一度接近的7.8%的峰值。随后,尽管随着价格向下游产业的传导,PPI有所下降,但是始终处于高位。当时中国经济面临着,最为危险的情况。原有孱弱的下游实体产业一旦难以承受上游原材料的大幅涨价,将从而出现大量下游实体企业倒闭,同时大量资金涌入资本市场,加剧“金融空转”的情况。一旦在实体经济恢复前,中国的金融泡沫被刺破,那么后果将十分严重。

随着供给侧改革的进一步深入,以及“资本出清”进程的持续,尽管经济增速依旧在下滑,但是,PPI已经开始缓慢下降,同时CPI也开始缓慢上升。这说明需求在增加,生产在恢复,尽管企业的利润没有恢复,但是有能力承受成本的增加。这无疑表明,经过“资本出清”后,存留下来的企业实力在增长,经济效率正在恢复。更关键的是这种经济的内在恢复,是在中国政府严控房地产以及金融炒作,没有进行货币放水的情况下取得的。

进入2019年二季度后,尽管中国经济遭遇了来自贸易战,以及“非洲猪瘟”和“自然灾害”的负面影响,经济增速有所下滑,通胀有所加剧。但是,从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7月份CPI来看,只要扣除受“非洲猪瘟”和“自然灾害”影响较大的猪肉、鲜果价格的异常增长。中国7月份的CPI的同比增幅也只有1.6%。中国经济并没有通胀风险。

相比之下,更多的风险反而来自“通缩”。7月份PPI数据出现了近年来的首次负增长,更值得警惕。这不仅说明了好的一面,也就是之前对于上游产业“供给侧改革”的造成的价格风险已经消失,“改革红利”已经开始向下游传导。但同时也说明了坏的一面,即下游产业的“资本出清”和“去产能”进程并没有有效完成。

市场需求有待进一步提升是一方面原因,但是,中国下游产业的产能过剩、低水平竞争、企业效率不高等等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中国的地方政府、银行,以及“影子银行”出于政绩、业绩、财政、稳定就业、以及债务风险等顾虑,没有完成“资本出清”和“去产能”的任务,出现了“资本出清”“出而不清”的局面,没有形成优胜劣汰、产业升级的经济局面。结果是好的企业得不到发展,低水平竞争依旧广泛存在,工业产品在出厂价格难以提升,经济结构调整陷入停滞。这正是中国目前PPI指数难以上行的根本原因。

也许像中国这样大的一个国家其经济结构调整原本就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需要考虑到更多的社会稳定因素。尤其是在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共一度为了应对外部危机,放缓了内部经济改革的进程,反而采取了大规模减税等刺激性政策来稳定经济。然而,随着中共越来越看清了贸易战所能带来有限威胁,随着中国PPI指数的进一步下滑,一场更深入的结构改革,尤其是对金融体系、下游产业的更深入的“供给侧改革”必然将更快来临。中国经济已经看到了黎明。

相关新闻:

贸易战升级 中国进出口数据的三大变化

错且蠢 中国官媒回应央企混改被污“公私合营”

美国降息“十年梦醒” 结束贸易战特朗普尚缺一场危机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继续“万亿”减税 更要供给侧改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