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厂》告诉你:将美国经济从中国分离 美国会破产

撰写:
撰写:

讲述故事的纪录片《美国工厂》得到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的赞助,他的政治遗产正被特朗普彻底清算。更重要的是该片主角是中国玻璃大王福耀玻璃集团。

美国制造业回流并非特朗普想象的那么简单。(VCG)

中国大陆自媒体社会先知道北京时间8月28日发表文章称,近日登上网络热播榜的纪录片《美国工厂》已不再是简单的文化现象,而是现实写照。

该片以美国工业之骄傲——汽车业为切入口,表现了通用等公司放弃成本过高的本土工厂转向海外,俄亥俄州不得不招商引资,迎来中国“玻璃大王”曹德旺。

曹德旺的福耀集团着眼于扩大国际市场份额,再结合美国能源、税收等方面优惠,利用通用的厂房和员工,生产拳头产品汽车玻璃,成为美国乃至北美汽车业链条不可或缺的一环。

本片虽用浓墨重彩描绘中美员工在性格、习俗、价值观等方面的差异与包容,故事内核却是不可逆转的全球化潮流。

《美国工厂》证明,经济大师亚当·斯密(Adam Smith)的“经济人”概念依然有效,即人的行为取决于经济动机,会使自身利益最大化。各国都倾向于集中生产并出口自身有比较优势的产品,以节省劳动力,提高生产率,这对跨国经营的公司尤为有利。俄罗斯经济专家古萨罗夫指出,美国制造业精英早就利用统一标准在全球配置生产和销售资源。

“拿通用和波音而言,1990年前苏联的嘎斯汽车厂、伊尔飞机厂都是它们的劲敌,产量旗鼓相当。可而后数年,美企通过国际协作分工,尤其与中国原材料、技术工人以及广阔市场结合,不仅将产量提升3倍以上,而且建立了全球均可遵循的技术服务水准,把俄企远远甩在身后。”

反观中国福耀在美国的工厂,同样从比较优势出发,鉴于玻璃运输难度大,必须围绕整车企业就近建厂。《美国工厂》呈现了经济全球化的现实图景。美国教授鲍德温指出,全球化的第一阶段是“商品跨界”,即一种商品在一国生产比在另一国便宜;如今则处于第二阶段“工厂跨界”,即国际企业通过建立全球供应链,直接利用更廉价的劳动力;而即将到来的第三阶段是“服务跨界”,数字化信息技术将使医生、律师、文员、销售员等职业远程工作,加上机器翻译、机器学习和能帮助团队更轻松协作的软件,意味着更伟大的“全球创新时代”来临。

更重要的是,全球化决定了中美经贸关系无法切割,用高关税将美国制造企业从中国逼回,进而与中国“经济脱钩”也不太现实。

《日本经济新闻》指出,尽管制造业在美国式微,美企业绩却独占鳌头,2018年利润占世界纯利润的40%。因为美国完成了从制造业等实物产业向知识密集型产业转变,代表技术实力的专利和体现品牌力的商标权等无形资产约为4.4万亿美元,是10年前的2倍,远超工厂等有形资产。

美企海外销售额占60%,其中一大块就是在中国。中国齐全而完备的工业部门、持续增加的职业教育人口,加上制度性开放力度加大,所以中国不太可能从全球产业链中“被剥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