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动用“第三财政”国企充实社保带动万亿资金

撰写:
撰写: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之际,世界经济似乎也走到了一个分水岭,在上一轮经济危机尚未平息之时,新一轮的全球经济衰退正在到来。这让本已孱弱的各国经济几乎无计可施,再次进行货币放水、财政刺激的边际效应已经几乎为零。欧盟各国和日本已经陷入“负利率”时代,美国的联邦利率也已经接近了降息极限。而各国财政也早已负债累累,国家政策在各个政党间无休无止的扯皮中迟迟不能出台。

而此时,笑到最后的似乎只有中国,不仅仅凭借着其庞大的市场和制造业实力,更关键的是除了货币、财政两种调整手段外,中共拥有“第三财政”的支撑——国有企业。

中国将国有企业股权划转社保的政策,将打消公众对于未来社保资金的担心,从而释放出将近万亿元人民币的社会消费。(VCG)

9月20日,中国财政部、人社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中央和地方划转部分国有资本的10%,充实社保基金工作于2019年全面推开。中国财政预算绩效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张依群表示,根据2017年度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综合报告数据测算,按10%比例,预计可划转国有资本达6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即使“按照国有企业的净资产来估算,划转资本规模也将达到4万至5万亿元。这部分股权划转社保基金后,预计将为中国社保体系每年提供将近三四千亿元的股权收益。

不要小看这三四千亿元的社保收入,在保障水平相应较低的中国,社会保障的提高仅次于收入提高对于消费的影响,尤其是稳定而良好的社会保障预期,将减少居民的后顾之忧和储蓄愿望。尤其对于中低收入人群,不仅将意味着社保缴费的减少,而且还将刺激居民将保障性存款转化为现实消费以用于改善生活。

按照相关研究测算,中国政府每增加100元的社保支出,就将带动将近250元的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从而将带动将近305元消费的增长,以及380元的GDP。2007年从以来的中国社保和经济增长水平上来看,社保支出与消费的拉动系数在1.22左右,而政府对于社保的投资乘数效应则达到3.8的水平。因此,中国国有企业股权划转社保的政策,以及由此带来的每年三四千亿元的新增社保投入,至少将每年拉动中国0.9万亿元至1.2万亿元的消费增长,带动1.1万亿元至1.5万亿元的GDP增长。

尽管对于中共的国有企业不得不将10%的股权划转给社保基金,并每年损失将近三四千亿元的股权收益,但是,这给整个社会带来财富效应却是巨大的。

其实,这种通过国有企业对冲危机的情况也并非中国独有,在上世纪90年代的全球经济衰退时,欧美各国也都拥有国有企业“第三财政”的这套体系,当年英国时任首相撒切尔(Margaret Hilda Thatcher)也正是通过出售国有企业资产,才得以扭转了英国的财政危机。只不过随着新自由主义在西方的蔓延,这种“第三财政”的国有企业模式被一再污名化,被认为是效率低下、有碍自由经济蓬勃发展,因此欧美各国已经弃之如敝履。

尽管对此中国也曾有过动摇,但是中共最终还是顶着“独夫民贼”的骂声和“国进民退”的质疑,将国有企业越做越大,越做越强,始终保持国有企业对于国家经济的支撑和调节作用。也许其间,中国的国有经济损害了一部分效率和甚至限制了一部分民营经济的利益,但是,当经济危机爆发的关键时刻,人们往往就能体会到“第三财政”的重要作用。

当如今全球面对新一轮的经济衰退时,世界各国除了货币刺激、财政刺激外,只有中国拥有“第三财政”能力——国有企业。中国正在通过国有企业资产“充实社保基金”的一系列改革,“四两拨千斤”的方式,持续向经济释放需求动力,最大程度发挥着“第三财政”的作用。与此同时,政府社保投入的增加,也使得私人企业和职工的社保缴费金额有可能进一步降低。

相关新闻:

改革多出来的5年 中共已拿出足够诚意和政治勇气

中共不得不选择妥协 为资本积累的历史欠账买单

全球衰退的体制问题 世界需要重新思考社会主义

揭底中国社保之一:降费率 2022中国社保将“坐吃山空”

揭底中国社保之二:两边不讨好 2029中国财政或难以为继

揭底中国社保之三:重归改革正途 2050中国可安度老龄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