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之间“道不同何以谋” 被锁定的印度经济

撰写:
撰写:

2020年中国铁路即将修到尼泊尔边境,中尼铁路也即将开工。尽管印度一再拒绝了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但是中国却在凭借着自身快速增长的工业化实力,围绕印度周边快速建立起贸易和工业走廊。印度良好的自我感觉和称霸南亚的幻像正在被中国的崛起打破。面对中国这种将铁路修进“你家乡”做法和“一带一路”的扩张,印度在惊诧、羡慕的同时,是选择猜忌、怨恨,还是谅解、合作。这对于中印两国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为此,10月11日至1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对尼泊尔进行国事访问并计划签订一系列经济合作、铁路建设协议之前,首先出访了印度,并印度总理莫迪(Narenda Modi)率先进行了非正式会晤。

多维新闻将通过:

危险的印度经济 习近平访问印度的关键契机

印度有了“邓小平” 工业化为何又半途而废

幻象已破 忧虑尚存 中国模式如何解锁印度》等

一系列文章来全面解读印度经济的发展和中印关系背后的经济本质。

面对印度经济的畸形发展与现在危机,印度总理莫迪正在渴望着改革。(VCG)

2019年上半年,中国GDP增速同比下滑了近一个百分点,同时,印度经济增速也下滑了近三个百分点。对于两个依赖于高速增长,以维持国家稳定和政府权威的发展中国家,中印几乎成了难兄难弟。面对世界经济的衰退和全球化格局的巨变,无论中国还是印度都正在经历一场变革与挑战。

对此,中国正在对内部经济结构进行迅速而大胆的调整,并通过“一带一路”重新塑造更合理的世界格局。而印度面对经济的再度衰退也不得不对其政治格局和经济模式进行重新的考虑。这正是中印之间合作的契机。

然而,相比于中国经济早早就通过一系列剧烈的社会革命与长期的基础建设,成功解锁现代工业化体系的情况,目前印度经济则正处于被西方财团和本土地主高度锁定的状态。尽管随着全球化浪潮的到来和信息化革命的兴起,印度经济在近十年有着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其农业持续萎缩,工业能力、基础设施建设徘徊不前,第三产业却畸形发展严重依赖海外市场的扭曲经济结构,却严重限制了印度持续发展,成为地区大国的梦想。

据印度中央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印度经济增速自2018年以来逐步下滑,从第二季度的8%降至第四季度的6.6%,2019年第一季度进一步下降至5.8%,而其2019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速则进一步跌至5%。这不仅大大超出之前5.7%的预期,而再创6年来的新低。印度失业率大幅攀升至7.2%创下近45年以来的最高值。印度的国外直接投资下降了近7%。

尽管为此印度央行2019年以来已经连续降息4次累计超过110个基点,印度央行还为国有商业银行提供月7,000亿卢比(1卢比约合0.014美元)信贷资金,莫迪的财税改革政策也连续通过4轮减税的推出,每年减少了近1.4万亿卢比的企业税负,但是,依旧难以减缓对外服务业,特别是贸易、酒店、交通、通讯、房地产和专业服务等出现了周期性结构下行。相反,印度政府的赤字率可能将突破3.7%,印度的外汇储备也在加速流失,进一步跌破了4,000亿美元。

印度经济正在为过度依赖对外服务业的高速发展,而缺少内生性的工业体系和民众消费支撑而付出代价。甚至,就连一向高度评价印度经济的美国著名评级机构,穆迪投资(Moody's Investors Services)也在相关报告中指出,印度经济增速下滑原因尽管是多方面因素导致的。但其农村家庭的财务压力和就业增长乏力才是主导因素。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印度经济疲软固然受全球经济放缓的周期性因素影响,但主要原因还在于印度经济自身的结构性问题。

印度农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为17.3%,由于近年以来农产品价格持续低迷,印度农民增收困难,这已经导致农村消费增长的放缓。与此同时,受投资疲弱、基础设施严重短缺、职业技能人才储备不足等问题拖累,近年来印度制造业发展步伐缓慢。1990年印度工业占GDP的比重还曾经达到25.6%,而到了2008年则缩减到占比不足20%。尽管,2008年后,印度的制造业在全球产业转移的推动下在加速增长,但是,相比于其第三产业的高速增长,其工业占比反而进一步下降到了约15%的水平。截至2018年财年,印度的服务业占比已经达到了其GDP的70%以上。

在自由主义和单纯的比较优势理论指一下,印度一度曾经希望凭借着第三产业的发展来摆脱经济困境。在2008年之后的世界经济再次复苏和资本泡沫化进程中,印度也确实以此实现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但是,随着全球化危机的再次到来,印度经济才发现自己引以自豪的高速增长模式只不过是“空中楼阁”。

毕竟,服务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对于就业的贡献实在太少,占GDP比重70%的服务业仅仅提供了印度30%的就业。而脱离本土工业发展的服务业,尤其是印度引以为傲软件、信息服务业的兴起,也往往是在给欧美产业做外包服务。在整个产业链条被欧美、日本的财团牢牢控制。印度既没有技术原创研发能力,也没有工业基础可以进行自我生产,其产品更无法转化为印度的国内需求。印度这种经济发展模式的结果,只能是被西方财团的进一步锁定,自身工业能力进一步被掏空,工业体系被进一步瓦解,并随着外部市场的波动而动荡。

一旦世界经济再次面临衰退,全球化产业链条发生断裂,印度的经济就将面临衰退的风险。当然,印度人自己也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一点上印度人也绝非一部分中国民众所想象的那样无知与自恋。2014年,刚刚就任印度总理的莫迪就推出“印度制造”战略。就和当年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几乎异曲同工,莫迪也希望通过鼓励外商直接投资、改善国内营商环境,以推动印度的工业化,进而撬动印度巨大的市场和丰富廉价人力资源。

印度渴望变革,渴望对其内部经济结构进行调整。但是被西方财团和本土官僚权贵、地方势力高度锁定印度经济和社会结构,又担心中国介入后,将中国的那一套社会动员方案引入印度——社会平权外加经济杠杆,通过释放和激发民众对于财富和权力的原始欲望,来动员社会,这是任何一个统治阶层都足以畏惧的后果,也将引发印度社会的动荡。

可以说,尽管目前无论印度的经济,还是印度的总理莫迪都在希望一场变革,但是也对中国充满了担心。因此,排除误解,放下怨恨、彼此跳出执着幻象,也许正是此次“习莫会”首站选择在印度小城马马拉普拉姆(Mahabalipuram),这个中国佛教“禅宗”始祖菩提达摩(Bodhidharma)修行之地的原因。

相关新闻:

印度有了“邓小平” 工业化为何又半途而废

幻象已破忧虑尚存 中国模式如何解锁印度

从安抚印度开始 解读习近平与莫迪非正式会晤的虚与实

和中国打交道 印度可借鉴其他大国博弈模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