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有了“邓小平” 工业化为何还是半途而废

撰写:
撰写:

2020年中国铁路即将修到尼泊尔边境,中尼铁路也即将开工。尽管印度一再拒绝了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但是中国却在凭借着自身快速增长的工业化实力,围绕印度周边快速建立起贸易和工业走廊。印度良好的自我感觉和称霸南亚的幻像正在被中国的崛起打破。当然,印度人自己也看出了问题的严重性。

多维新闻将通过:

危险的印度经济 习近平访问印度的关键契机

印度有了“邓小平” 工业化为何又半途而废

幻象已破 忧虑尚存 中国模式如何解锁印度》等

一系列文章来全面解读印度经济的发展和中印关系背后的经济本质。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a Modi)是否能像邓小平之于中国那样,给印度带来一场改革?给印度带来一场工业革命。历史给出的答案并不乐观。(Reuters)

印度畸形的经济结构,正在隐藏着巨大的危机。一旦世界经济再次面临衰退,全球化产业链条发生断裂,印度的经济就将面临衰退的风险。为此,2014年,刚刚就任印度总理莫迪(Narenda Modi)就推出“印度制造”战略。就和当年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几乎异曲同工,莫迪也希望通过鼓励外商直接投资、改善国内营商环境,以推动印度的工业化,进而撬动印度巨大的市场和丰富廉价人力资源。因此,甚至有媒体将莫迪称之为印度的邓小平。

然而,印度并不乏邓小平式的人物,但是却缺少了“毛泽东”,缺少了适应工业化所必要的社会结构和文化的变革。尽管目前对于毛泽东对于中国社会革命的历史功过依然褒贬不一。但是,至少毛泽东将中国社会的各种桎梏和既得利益者一扫而平,并对小农组成的社会进行了广泛的动员、教育和组织,并基本建成了自力更生的完整工业化体系。尽管这种变革和积累,使得中国经济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表面上落后于印度,但是这却为中国打好了更为坚实工业基础和社会基础。

尤其是在毛泽东生命的最后十几年,他对中国的文化进行了彻底翻耕,对已经形成的中共新权贵和利益集团进行了清除和警告。尽管这场试验并不成功,也曾经伤害了中国一部分人的利益,并让大多数人中国人感到困惑。但是,毛泽东为之后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建设,留下了更为平坦的社会结构,更为开化和追求平等财富的民众。没有地主对农民的束缚,没有宗教对民众的愚弄,没有资本对国家政策的操纵,没有权贵对国家经济的把持。这一点使得中国没有落入新兴发展中国家,包括前社会主义国家被新兴官僚权贵侵吞、把持的制度陷阱。

尽管在改革开放后,中共又形成了新的权贵和既得利益集团,但是,相比于那些“历史深厚”“根深蒂固”贯穿社会经济文化的老权贵而言,这些新权贵根基浅得很,更缺少整个社会的认同。当社会经济需要变革时,中国社会能够迅速进行反应,能够对内部利益格局进行调整,能够立刻形成民众的自发动员。

尽管,这种革命打断了中国文人士大夫的文化传承,让中国人失去了所谓的“温良恭俭让”,但正是有了毛泽东对于中国社会的彻底改造,一扫中国文化宋明以来的颓唐,恢复了中国“汉唐”文化的“勇武、开放”,使得中国社会和经济可以轻装前进。这才有了邓小平之后改革开放的成功。

相比于中国,印度显然没有经历这样的彻底变革。实际上不仅是印度,全世界除了中国拥有前后两场的社会革命和文化革命外,没有几个后发国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摆脱千年历史形成的“历史桎梏”。

在1947年印度独立以后,印度其实一直十分重视国家的工业化建设,并以此为骄傲。为此印从1947年至1991年间,也效法苏联采取了国家资本主义的工业化道路。一方面积极发展民族工业实行进口替代,摆脱独立后在经济上对于英国的依赖。另一方面实施了一定程度的计划经济体制,通过建立国有化工厂加速资本原始积累和工业化进程。

实际上,依托印度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工业基础、人才储备,以及相对良好的国际关系,单以人均GDP衡量,直至上世纪90年代初,印度经济水平一直都高于中国。这也正是印度对中国保有骄傲的原因。

而,印度经济也始终受到“国家治理能力”不足的问题。工业化与小农经济,西方式的议会民主与宗教宗族势力,国家资本主义与新权贵资本的形成,等等矛盾使得印度经济的发展脚步越发沉重。一方面是底层民众难以动员,大量赤贫的农民无法与国家工业化形成对接,结果是工业越发展社会趋向破产。另一方面是腐败常态化与权贵资本的形成,新权贵与旧贵族的结合导致导致印度经济被几大家族的利益集团所瓜分。

最终,印度经济开始逐步走向衰退。并在1991年后,随着苏联的解体,印度的国家资本主义的工业化道路也彻底破产,并且伴随着全世界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兴起,印度经济开始了走上了全面私有化、市场化的道路,同时开始放弃了独立自主建立工业化体系的经济目标。在市场优势比较理论的指引下,优先发展农业,发展第三产业,从而绕过工业基础的实现跳跃式发展,成为了印度的主流经济观点。

相比于中国工业化的成功,印度的工业化实际上是由于其社会结构的羁绊而“半途而废”,进而走入了过度依赖对外服务业的“经济增长幻象”。

相关新闻:

中印之间“道不同何以谋” 被锁定的印度经济

幻象已破忧虑尚存 中国模式如何解锁印度

从安抚印度开始 解读习近平与莫迪非正式会晤的虚与实

和中国打交道 印度可借鉴其他大国博弈模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