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式“放水”冲击全球 特朗普一己之私开启世界经济恶性循环

撰写:
撰写:

美国此次降息,可谓三箭齐发,降息、降准、扩表购债同时进行。为了挽救自己的连任选举,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不顾美国经济的结构性弊端,以及资本虚高与债务危机,执意逼迫美联储(Fed)开闸“放水”。只要连任“哪怕洪水滔天”,特朗普正在为一己之私,开启一场世界经济的恶性循环,并把美国带入更深的危机。

美联储降息正在释放出大量“垃圾”美元,引发一场世界经济的恶性循环。(VCG)

10月30日,美联储宣布下调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点,这已是美联储2019年以来的第三次降息。与此同时,美联储还下调了准备金利率(IOER)25个基点至1.55%。再加之此前,美联储通过扩表购债释放的近5,300亿美元。美联储实质上已经开启了又一轮量化宽松(QE)政策。

尽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不承认,并表示无奈,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通过货币“放水”来刺激经济的愿望早已毫不掩盖。刚刚公布的美国2019年前三季度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增速已从年初的3.1%降到1.9%降幅已接近四成,企业投资增速环比下跌3%为三年半来最大跌幅,消费者支出增长也较二季度下滑1.7个百分点。依托减税刺激和前两轮降息“放水”刺激,初现振作的美国经济,终于在华尔街金融资本的侵蚀下和特朗普“朝令夕改”的贸易保护政策的折腾下,再次陷入衰退。

全世界都看到了在2008年金融危机11年后,美国的经济问题并没有改善。一旦摆脱货币“洪水”,金融资本就会失去继续推高的动力,美国经济依然没有找到支撑。

特朗普上台之后,除了再次纵容华尔街投行进行投资,并将祸水外引,发动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战”之外,对美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几乎全无建树,相反2019年二季度,美国制造业占比已经降至72年来的新低。面对衰退,面对“贸易战”策略的实际破产,特朗普已经丧失了高谈“美国复兴”时的雄心壮志,为了政治上的连任,以及应对来自政敌的“构陷”,甚至是刑事诉讼,特朗普又不得不重新回到“货币放水”的老路上来。

受此牵连,美元指数也随之下跌,截至10月31日已相比于月初下跌1.8%,跌幅创19个月以来新高。作为世界性的主要结算货币,全世界都不得不为美元的贬值埋单。尤其是那些以美元、美元债券为储备的国家,在美国大幅降息,美元放水的情况下,经济只能再次陷入低迷。在美联储再次开启QE闸门,进行大规模货币投放,以期拯救美国金融市场的流动性危机时,全世界都在为之“颤抖”。

世界各国出口和经济都将受到美元贬值的冲击。(新华社)

美元的贬值和利率的下降固然可以增强美国出口商品的竞争力,同时,还可以将美国已经高达近23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务付息成本。但是,美国作为始作俑者也难以置身事外。特朗普似乎还不理解当今世界的“经济全球化”的真正含义,以为美国只要成功向外转嫁危机,就可以独善其身。

这里即使不考虑来自中国对美国国债的减持和抵制,以及人民币对于美元地位的挑战。目前,就连法国、德国等昔日盟友,都在抛售美国国债,欧盟更是为了应对可能的衰退,提前将利率降至了接近为“0”,甚至负值。如果美国自己不试图改变,已经没有太多危机转嫁的空间。

更关键的是,随着美联储的进一步降息和扩表,美元将进一步贬值,全世界都已经感到了美国释放出的“寒意”。一方面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堪忧,需求减弱的预期将进一步带动全球投资的下滑和消费的紧缩。另一方面,来自美国出口的竞争将进一步削弱欧盟、日本,以及大多数以美国为主要市场的经济体实力。

目前可以看到的是,就在美联储公布降息,美元指数受挫的同时,本应顺势上涨的国际石油期货价格,反而出现了下跌。这只能解释为,全世界都在担心随着美国的货币放水,全球的贸易和需求都将进一步萎缩。一场世界经济的恶性循环正在开启。

对于这一点,就连美联储的委员们也表示了担忧,“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和外国经济发展似乎更有可能朝着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负面影响的方向发展,而不是朝着比预期更有利的方向发展。”

作为现世报,2019年三季度美国企业在设备和非住宅类建筑尤其在采矿和油井上的支出正在大幅减少。随着世界经济的衰退,对于能源的需求也将衰退,进而带动能源价格的再次下降,只要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低于每桶60美元的水平,美国的能源出口战略就将受挫。美国曾经引以为傲的页岩气革命就将再次面临债务“暴雷”的窘境,从而引发美国新一轮债务危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