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美元难再现 三大因素压制美元指数上涨

撰写:
撰写:

美国10月份经济数据表现良好:11月1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10月非农就业人数新增12.8万,超出市场预期;同日,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10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48.3,较前月(47.8)有所回升。受此影响,美元指数在随后的两个交易日(11月4日、11月5日)累计上涨0.66%,颇有重启强势美元的架势。那么,美元指数拥有继续攀升的动力吗?

美元指数由美元兑六个主要国际货币(欧元、日元、英镑、加拿大元、瑞典克朗、瑞士法郎)的汇率经过加权平均计算获得。其中,欧元兑美元权重占57.6%;美元兑日元权重占13.6%;英镑兑美元权重占11.9%;三者合计占全部比重的83.1%。因此,美元指数的强弱不能单看美国经济环境,还应当与欧盟、日本和英国等国进行对比。

美元指数受欧元兑美元汇率的影响较大。(VCG)

长期来看,美元指数的持续上涨面临着三重阻力。首先,美国经济下滑趋势显著,导致美元对欧元等其他发达经济体货币的强势地位下降。近两年来,美元指数之所以能够在美国经济指标恶化的同时保持强势,是因为美国经济能够跑赢国际大环境。然而,2019年以来,美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持续增大。

2019年三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放缓至1.9%,Nowcasting报告显示,纽约联储对美国四季度GDP增速预测仅为0.8%。此外,美国制造业景气程度与欧盟等发达经济体趋同,截至10月ISM发布的美国制造业PMI已经连续三个月落入荣枯线以下。由于美国的降息空间高于欧盟、日本等国,随着美国经济形势恶化,美元难以在长期维持相对强势地位。

纽约联储对美国四季度经济增速的预测持续下降。(纽约联储官网截图)

其次,英国确定提前大选后,有协议脱欧的概率增大,英国脱欧的进程加快,这将对英镑和欧元形成支撑,压制美元指数的上升势头。当地时间11月6日英国议会宣布正式解散,12月12日英国将举行大选。如果鲍里斯(Boris Johnson)上台,保守党执政,那么在脱欧党的支持下,当前版本的脱欧协议在议会中遭遇的阻力将下降,协议脱欧的概率将上升。

一旦脱欧尘埃落定,无论有无协议,自贸区谈判、关税谈判等稳定经济的措施才能成为可能。随着英国经济摆脱不确定因素的困扰,英镑的估值也将获得修复。因此,此前一直推动美元指数上涨的英镑兑美元汇率,将在未来对美元指数起到压制作用。

最后,强势美元不符合美国利益,如果美元指数大幅走高,美国政府或将干涉汇率。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发动贸易战的名义是平衡美国的贸易逆差,然而强势美元削弱了美国商品的国际竞争力,导致美国货物贸易赤字始终无法得到改善。因此,特朗普对强势美元一直保持着矛盾心理。在推特(Twitter)上,特朗普一方面希望美元能够保持足够强势以吸引外资流入,另一方面希望美元不会过于强势,削弱美国商品的竞争力。

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汇率问题被纳入“第一阶段协议”,表明特朗普对贸易战引发的“货币战争”十分警惕。因此,始终标榜“美国优先”的特朗普政府必然不会坐视美元指数大幅上涨损害美国经济和贸易环境。未来,美元指数的涨幅一旦超过预期,特朗普政府或将采取经贸磋商等手段直接干涉外汇市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