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数字货币引入了私人部门参建

撰寫:
撰寫:

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表示,央行数字货币从一开始就引入了双层运营体系,其中包括私人部门。

综合中国媒体北京时间11月11日报道,在由Facebook(脸书)主导的Libra(天秤币)日前被监管部门问询的同时,由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央行)打造的数字货币DCEP却呼之欲出。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明确指出,央行的数字货币将替代部分现金。

11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第十届财新峰会:开放的中国与世界”上表示,私人机构是可以运营基础设施的,但背后是有条件的,要纳入到法律监管框架当中,同时要服务监管、为公众服务,要求公共道德水平比较高。央行数字货币从一开始就引入了双层运营体系,就是运用了私人和公共部门共同建设数字货币,今后可能还会运用私人的力量共同建设公共产品。

数字货币的运行考验监管的严密性。(VCG)

穆长春指出,全球性非主权稳定币“熄火”了,区域性非主权稳定币和全球性非主权稳定币只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关系,也会面临同样的结果。不过,通过各国央行数字货币合作解决跨境支付的难题,是可以进行探讨的。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出席第十届财新峰会,谈到数字货币时称,私人部门可以参加零售性支付,中国的第三方支付也起了很大作用,发展也很快,但这基本电子支付轨道上的发展,并非以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为基础的数字货币。在其看来,央行的数字货币主要仍会聚焦于本国,“央行可能更加注重于批发,在银行之间、在第三方支付之间做好批发而搞一种数字货币。”

周小川强调,数字货币在不同层次的应用、进展所应对的监管要求也不相同,未来需要有组织的协调机制。

10月28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顾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演讲,阐释了对于区块链、数字货币、跨境支付等问题的看法。黄奇帆指出,中国央行将要推出的数字货币的意义在于它不是现有货币的数字化,而是M0的替代。它使得交易环节对账户依赖程度大为降低,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同时数字货币可以实现货币创造、记账、流动等数据的实时采集,为货币的投放、货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提供有益的参考。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