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区块链在理论和实践上有三大问题无法回避

撰写:
撰写: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对于区块链技术发表的看法中提到,区块链在理论和实践上有三个问题无法回避。

中国大陆媒体中新经纬11月16日报道称,黄奇帆称,中国对区块链技术及其集成应用的前瞻性部署,彰显了区块链技术所蕴含的巨大潜力。区块链技术毕竟尚处于早期萌发阶段,其理论基础、应用场景、技术安全、标准监管等还要大量完善。目前看,区块链技术在理论和实践上至少有三个问题无法回避:

一是存储空间的相对稀缺性。比如,有一项服务有1,000万人在使用,理论上区块链应该建立1,000万个节点,如果A给B转了100元钱,以前服务器只改变一个或几个服务器信息,现在需要1,000万次信息修改和存储,存储空间、存储时间、能源消费提升了1,000万倍,耗费了巨大的社会资源和时间。地球资源是短缺的,时间是不可逆的,因此这个缺陷在短期内看是灾难性的。目前,比特币的钱包已经需要占用几百G的存储空间,一般的手机都无法使用,普通台式机也很难应对,进行一次比特币转账,根本没有办法实时到账,必须长时间对大量节点进行存储才能完成。因此,无论是改变世界的能力,还是区块链本身的能力,作为存储方式和信息传递的一种模式,区块链在短期内和互联网的发明、存储材料硅的发明、人工智能技术的发明相比都还有较大的距离,都不足以和这些划时代意义的技术相抗衡。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还处在初级阶段。(VCG)

二是去中心化的相对性。第一,在区块链中,只要每个人都记录所有人数据,那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一个中心,所以有人认为区块链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多中心化”,我更愿意称之为“多中心化”;第二,区块链中一定有“群主”,这个群主是不是中心?第三,区块链中的规则由谁制定?规则可不可以修改?制定和修改规则的人是不是中心?所以,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很可能是在“去化别人的、传统的中心,而确立自己为中心”。

比如Libra,如果它真得按照其白皮书的规则运行,那必然导致几重后果:第一,绕过各国金融监管机构和中央银行发行世界货币,使Libra协会(联盟)实际变成世界货币的发行者,其地位堪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而Libra功能比特别提款权(SDR)还要强大(SDR只是个不流通的记账货币,但Libra不仅流通,而且记账);第二,其货币篮子想让谁进就让谁进,不想让谁进谁就进不来,可以轻易排斥一些国家货币(比如Libra的货币篮子先是计划纳入美元、欧元、英镑、新加坡元,而排斥人民币;后来又说只有美元);第三,篮子里的各国货币比例Libra协会说了算;第四,篮子货币会投资资产,资产升值导致Libra升值,这个升值预期会导致篮子货币之内的国家,其民众把手中的本币全部兑换成Libra,以致国家货币失控,货币政策失灵。

鉴于Libra协会可以凌驾于各国政府、甚至IMF之上,所以Libra非常霸道,带有很强大的攻击性,这也是各国政府反对、就连美国也不敢把它放出笼子的关键原因。从Libra可以看出,区块链技术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去各国中央银行化(传统的货币中心),而建立Libra协会这个新的货币中心,而且它是世界货币中心。

三是安全的相对有效性。区块链技术是防篡改、匿名的,但是,如果区块链的开发者、主导者想要篡改数据,是否可以做到?是不是可以更加简便易行?正是基于这样的疑问,许多人认为,区块链可以防骗是相对的。比如,现在就有大量所谓“加密数字货币”的开发者,当看到某个不利于自身的事件可能发生(比如监管),立即关闭交易。关闭交易系统就是改变规则,这时“加密数字货币”的持有者是否安全?其持有的所谓数字资产是否还存在?还有多少价值吗?再比如,比特币持有者就出现过被盗的情况。试想,如果盗贼没有技术篡改能力,那如何盗取别人的比特币?所以,一切技术都会有漏洞,尤其是互联网通讯技术、计算机技术,它们需要经常性地补漏洞,谁也不敢说它完美无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