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期货走向世界 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唱响“中国价格”

撰写:
撰写:

11月2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宣布批准大连商品交易所自12月9日起开展铁矿石期权交易。铁矿石期权以铁矿石期货为交易标的,而铁矿石期货自2018年国际化以来,已经吸引了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的170多个境外客户,截至10月份法人客户持仓占比高达45%。

目前,以铁矿石期货为代表的“中国价格”已经走向世界。不久前,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金属(上海)有限公司与山东莱钢永锋钢铁贸易公司签订了以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贸易合同。本次铁矿石期权的推出是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的巩固和加强。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全球产业链中最重要的加工制造中心。中国进口的大宗商品不仅数额为世界之最,而且涉及的种类繁多。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进口的15种大宗商品的绝对价值额为3,976亿美元,占全球进口份额为19.5%。

此外,中国对部分大宗商品的进口依赖程度也较高。据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姜洋介绍,原油、铁矿石、大豆三种关系到中国化工、钢铁、食品加工制造产业链运转的大宗商品的进口额占中国消费总额的比重均在60%左右。

仅从需求而言,中国是国际大宗商品市场最具影响力的玩家。然而,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并非简单的买方市场,中国进口量虽大,但缺乏主动影响交易价格的能力。这导致中国在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上“买什么,什么涨;卖什么,什么跌”。

中国是最大的大宗商品进口国。(VCG)

缺乏定价权 中国付出成长的代价

大宗商品的市场由现货市场、期货市场及相关衍生品市场组成。大宗商品的定价权通常由期货市场决定,这主要是因为大宗商品的贸易合同需要参考未来价格的波动情况,而期货恰恰反映了这种波动。由于美国期货市场发展较早,且布林顿森林体系建立后美元成为国际结算的主要货币,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大部分在美国三大期货交易所形成。

以嘉能可(Glencore)、嘉吉(Cargill)为代表的跨国大宗商品投资集团和以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和高盛(Goldman Sachs)为首的期货经纪商成为大宗商品价格的重要决定者。这些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中的“弄潮儿”只对利润感兴趣。为此,跨国大宗商品投资集团凭借庞大的资本积极开展收购,从上游源头控制大宗商品;而期货经纪商们则组建了研究分析团队、交易团队和现货存储仓库,形成了从引导市场舆论导向到囤积居奇的完整产业链。

期货诞生的目的原本是消减实体经济生产经营者面临的价格风险,提前锁定利润。然而,跨国大宗商品投资集团和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却把期货市场视作攫取金钱的“狩猎场所”,大肆压榨实体经济生产经营者的利润。作为大宗商品的最大消费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由于缺乏大宗商品定价权而沦为大宗商品期货市场最肥美的“猎物”。

2005年,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在工作会议中透露,拟投资1,07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进行电网建设与改造,以满足中国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的需要。随后LME(伦敦金属交易所)期铜合约价格迅速创下16年新高,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从3000美元/吨飙升至8,600美元/吨。国际铜研究组织(ICSG)的数据显示,中国早在2002年就成为了全球最大铜消费国,2005年中国消费了全球22%的铜。然而,缺乏定价权的中国为了经济发展只能为铜价的上涨买单。

2009年,为了摆脱全球经济危机带来的影响,中国政府推出“四万亿投资计划”,通过基础设施建设等方式拉动内需,带动经济增长。全球大宗商品期货市场背后的玩家们果断把握住了机会,不断推高大宗商品价格。铜、原油、铁矿石、木材、煤等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在短短两年内就恢复到危机前水平。

2015年中国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将新能源汽车列为重点发展领域,并将推广新能源汽车将写入“十三五”规划。2015年至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了380%,无论是销量还是增速都傲世全球。然而,其背后则是锂电池成本的大幅上涨,在这期间用于制造锂电池的钴的价格增长了三倍,碳酸锂的价格增长超过一倍。

试水国际化 “中国价格”国际市场初啼

正是由于在大宗商品方面的对外依存度较高,中国更不能对国际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逆来顺受,对跨国大宗商品投资集团和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予取予求。为了经济的健康运行,中国必须主动出击,争取大宗商品的定价权。为此,中国期货市场开启了国际化进程。

可以说,2018年是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的元年。在这一年里,面向国际期货交易商,中国三大期货交易所下场试水。上海期货交易所推出了中国原油期货(INE原油期货);大连商品交易所推出了铁矿石期货;郑州商品交易所推出了PTA(对苯二甲酸,用于制作聚酯树脂、合成纤维的重要化学材料)期货。

原油期货方面,国际原油贸易格局已经发生变化。2017中国接替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而美国则由于页岩油的开发成为全球第一大产油国,这导致全球原油贸易东移。中国2018年趁机推出“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的INE原油期货,选取亚太地区交易最活跃的中质含硫原油作为标的,就是为了通过错位竞争,建立亚太原油基准价。

铁矿石期货方面,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2017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10.75亿吨,约占全球铁矿石贸易量的68%。同时,中国大连商品交易所自2013年推出的铁矿石期货也已经发展成为当时交易量最大的铁矿石金融衍生品。中国的铁矿石期货以服务企业生产、交易为目标,采取基差贸易、实物交割,并以主流铁矿石粉矿为交割品牌,很快便赢得各国钢铁生产企业的认可。

PTA期货方面,中国的PTA产量、消费量、进口量均居世界第一。郑州商品交易所2006年推出的PTA期货是全球首个聚酯产业链期货品种,也是中国独有的期货交易品种。由于PTA期货价格与上游PX(对二甲苯)现货价格的相关性达到0.8,与下游涤纶长丝和短纤价格的相关性达到0.9,PTA的定价能够辐射整个聚酯产业链。随着交割品牌的多样化以及保税交割制度的设立,PTA期货的国际化很快便在海外企业的积极参与下水到渠成。

事实上,中国的期货市场很大,根据美国期货业协会(FIA)的统计,中国商品期货交易量已连续9年全球排名第一。只是碍于资本项目管控,中国期货市场迟迟无法与世界接轨,仅仅形成了境内市场。因此,当中国扩大金融开放、推出期货市场国际化试点品种时,“中国价格”迅速得到世界认可。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已有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的95家境外客户参与交易铁矿石期货,2019年上半年以铁矿石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贸易额已于2018年全年持平。截至2019年9月30日,INE原油期货日均成交量超过14.9万手,日均成交金额超过691.6亿元,按规模计已跃升为全球第三大原油期货市场。其中,境外客户成交量占比为20%左右,持仓量占比为25%左右。

前路漫漫 “中国价格”仍需上下求索

虽然,中国期货市场已经走出了国际化的第一步,但是想要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接受“中国价格”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方面,中国期货品种刚刚走向世界,仅能通过错位竞争占据一席之地,中国期货市场还没有与国际主流期货市场展开全面竞争的能力。在4月举行的第十三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中国期货市场在制度供给、市场建设、投资者结构、服务能力等方面还存在不足,需要从加强供给、提升服务、扩大开放、重视人才四方面补足短板。

另一方面,以人民币报价的期货品种需要开放的金融市场以及国际化的人民币配合,才能发挥其影响力和定价作用。反过来,大宗商品定价权向中国转移也能加速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大连商品交易所理事长李正强在2019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表示,以人民币计价的大宗商品期货合约一旦成为国际贸易定价基准,将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因此,“中国价格”走出去将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形成相辅相成的作用。

作为全球大宗商品最主要的市场,中国的声音不应当被忽视,也不会永远被忽视。如今,中国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尝试已经进入了第二个年头,部分大宗商品的“中国价格”已经赢得了国际大宗商品贸易商的认可。在金融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的相互作用下,未来“中国价格”或将唱响全球。

(本文转自香港01,文章有删改)

相关新闻:

大宗商品定价权之争 中国在铁矿石上艰难迈出第一步

从“旧动能”到“新动能” 如何读懂中国经济形势

铁矿石巨头力拓对华贸易试水人民币计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