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紧迫感增强 金融开放步伐骤然加快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11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金融业对外开放政策应按照“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的原则,深入推动落实。近年来,中国金融业和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步伐明显加快。

金融业方面,中国已经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并将原定于2021年取消外资股比限制的计划提前至2020年。同时,中国也取消了境内保险公司合计持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份不得低于75%的规定,允许境外投资者持有股份超过25%;并放宽外资保险公司准入条件,取消30年的经营年限要求。

此外,中国还放开了征信、评级、支付等领域的准入限制,允许外资机构在中国开展企业征信业务和信用评级服务,可以对银行间债券市场和交易所债券市场的所有种类债券评级。

瑞银集团持有的瑞银证券成为中国首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VCG)

资本市场方面,在沪港通、深港通等股票互联互通机制取得成功后,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与香港金融管理局推出了“债券通”,提高了债券市场开放程度;2018年中国三大期货交易所分别向国际投资者推出了原油期货、铁矿石期货和PTA(精对苯二甲酸)期货;2019年,中国A股市场放开了外资私募投资“港股通”标的限制,给予外资私募平等国民待遇。

中国的金融开放政策效果显著。2018年12月,瑞银集团增持瑞银证券的股比至51%,成为首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2019年1月,美国标普公司在中国设立的独资法人信用评级机构被予以备案,获准进入中国信用评级市场。2019年11月,德国安联保险集团在中国设立的独资保险企业获中国金融监管层批准同意开业,成为首家外资控股保险公司。

此外,2018年6月,中国A股被正式纳入明晟(MSCI)新兴市场指数;2019年11月26日,A股纳入因子正式扩大至20%。2019年4月,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首次被纳入国际化指数(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2019年9月,摩根大通也宣布于2020年2月28日起将中国政府债券纳入摩根大通旗舰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系列。

中国A股目前的估值较低。(VCG)

对于中国来说,此时是加快金融开放的最佳窗口期。首先,全球经济正陷入衰退,多国纷纷通过降息刺激经济,导致全球风险收益水平持续下降。2019年以来,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的长期债券相继跌入负收益区间。如果未来经济持续衰退,宽松的货币政策或将进一步拉低金融资产收益率,国际资本必然需要寻找回报率更高的资本市场。反观中国,A股市场的整体估值较低,债券收益率相对较高,对国际资本有极强吸引力。

其次,“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的推进要求中国资本走出去。然而,随着中国对外投资规模的不断增大,资金流入增速和流出增速却严重不匹配。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8年的十年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增长了九倍多,达到1.9万亿美元;对外证券投资增长了约一倍,达到4,980亿美元。同期,境外机构和个人对中国的直接投资仅增长两倍;对中国的证券投资增长了三倍。中国想要资本走出去,必须要开放市场引入资本,平衡国际收支。

最后,全球金融风险正在积聚中,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必须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本质上就是使股票、债券等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走出国门,是金融开放的一部分。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认为,全球对人民币的需求主要源于人民币和美元的互补性。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导致美元流动性短缺进而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然而国际化水平较低的人民币没能借机成为全球金融货币体系的补充。因此,在全球经济不稳定的情况下,人民币需要加速国际化,以便搭乘下次“东风”。

当然,金融开放可以“急匆匆”,但是监管水平不能“马马虎虎”。资本在引进来、走出去的同时,也要管得住。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9月11日撰文称,中国的金融开放要“坚持放得开、看得清、管得住,切实增强开放条件下的风险防控和监管能力”。对于中国而言,金融开放的初衷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只有把握好这个核心宗旨,中国金融开放的步伐才能行稳致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