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成美企“内斗”牺牲品 状告FCC恐将徒劳无功

撰寫:
撰寫:

12月5日,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在美国法院提交起诉书,请求法院认定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有关禁止华为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的决定违反了美国宪法和《行政诉讼法》。

FCC曾于11月22日通过投票决定,禁止电信运营商通过“通用服务基金”(USF)从具有“国家安全风险”的供应商手中购买电信设备和服务,并认定华为和中兴通讯存在“国家安全风险”。这意味着美国农村地区电信运营商无法使用政府补贴购买华为或中兴的设备和服务。

FCC是依据美国《1934年通信法》(Communications Act of 1934)建立的独立政府机构,仅归国会监督,负责实施和执行美国通信法律法规,管理着美国州际广播、电视、宽带、卫星和有线信息传输,拥有极大的监管权。

华为的电信设备在美国市场的渗透率很低。(VCG)

美国通信法第一部分明确表示,国防是成立FCC的目的之一。然而,FCC在将华为标记为“国家安全风险”时并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凭借的仅仅是所谓的“担忧”。FCC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在委员会投票期间表示,该行动基于“行政和立法部门长期以来对某些外国通信设备制造商所构成的国家安全威胁的担忧”。

显然,“国家安全风险”仅仅是借口,FCC真正代表的是电信巨头的利益。如今的FCC“掌门人”阿吉特·帕伊是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新任命的共和党人,其掌权后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废除奥巴马时期的“网络中立”原则。此举使电信运营商重新获得控制、限制网络流量的权力,标志着以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威瑞森(Verizon)、康卡斯特(Comcast)为代表的电信运营商集团在市场话语权上压倒了以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奈飞(Netflix)为代表的互联网服务商集团。

在FCC打压华为和中兴的过程中,受伤害最深的是美国中小电信运营商。美国“农村无线协会”(RWA)的一份报告显示,约有四分之一的RWA会员使用华为或中兴等中国供应商的设备。FCC的决定让本就依赖政府补贴的农村地区电信运营商难以维持业务运营。RWA发公告表示,FCC很可能低估了其决定对美国消费者以及小型和农村运营商的真正财务影响。

华为或将成为美国电信行业内部竞争的“牺牲品”。(VCG)

由于FCC不再允许中小电信运营商使用政府补贴购买华为设备,这些运营商只能转向诺基亚(Nokia)和爱立信(Ericsson)。然而,华为的报告显示,其竞争对手的报价通常是华为的2倍到3倍,如果美国允许华为自由竞争,美国电信基础设施建设将在2017年至2020年之间节省至少200亿美元。

从FCC一贯支持电信运营商进行并购、扩大市场占有率的立场来看,美国中小电信运营商的“死活”并不在FCC的关心范围之内。目前,FCC的主要任务是给电信巨头更多支持,以方便其加快美国的5G建设。大量中小型电信运营商的破产反而能够加速电信巨头在农村地区业务扩展,或许更符合FCC的心意。因此,在美国电信行业“大鱼吃小鱼”过程中,华为和中兴适逢其时,成为“牺牲品”。

此外,由于在美国两党内,遏制中国科技企业已经成为“政治正确”,FCC五位决策者(三位来自共和党、两位来自民主党)一致投票通过了禁止华为和中兴参与联邦补贴资金项目的决定。因此,即使美国法院判定华为胜诉,FCC也可能通过其他方式继续打压华为等中国电信设备供应商在美国的业务。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