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国家在和你谈判” “灵魂砍价”背后的中国变局

撰写:
撰写:

近日,一段中国浙江省医保医药服务管理处处长许伟的“灵魂砍价”视频爆红中国网络。中国医保局组建的谈判专家团竟将某国际知名制药企业的一款治疗糖尿病新药,从最初的10毫克5.62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一路砍到了4.36元的最低价。在视频里,中国医保局的谈判专家可谓锱铢必较,句句机锋。

其中一句“现在是我们整个国家来跟你进行谈判”压垮了国际医药巨头的最后意志,同时也暗示着中国的整个市场经济格局正在发生转变。

中国浙江省医疗保障局谈判专家许伟,在同制药企业代表进行相关药物的招标采购价格谈判。(中国央视截屏)

许伟:“5.62元,不行太高!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你跟你们CEO再去申请一下吧,给你5分钟时间!”

制药企业代表:“4.72元。”

许伟:“这个价格还是有距离的。你只有两次报价机会,如果两次达不到我们的心理价位,那就自己出局。”

制药企业代表:“4.62元,这已经比个韩国的价格还低了。”

许伟:“韩国多少人,中国有多少?现在是我们整个国家来跟你进行谈判。”

制药企业代表:4.4元,再给一次机会。

……

最终,整个谈判以十毫克4.36元的价格“落锤”,成交价比最初企业报价降低了22.4%。

从2018年至2019年,中国正在快速推进医药领域的改革。一方面彻底废除了“以药养医”,即医生通过对药品、医疗器械的加价提成,来提高自己收入的制度。另一方面,在大幅增加进口药物医保报销范围的同时,推行中国医院与制药企业的集体谈判与集中采购。

长期以来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尤其是药品、医疗器械价格虚高不下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政府和民众。为此,在上世纪90年代,市场万能论盛行的年代,中国政府一度希望通过市场改革的手段,市场竞争和公共卫生医疗的产业化来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实践表明,没有人愿意用生命来和医院与制药企业进行讨价还价。医疗和制药的专业性壁垒,也完全极大地阻隔了消费者信息对称。一方面信息极度不对称,另一方面生命与金钱的竞争如此不对等。在健康和生命面前,单纯的市场经济和商业竞争基本处于完全失效的状态。医院逐步从“救死扶伤”的机构转变成“牟利机器”,效率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形成了制药企业、医疗器械企业则与医院的勾结,相互抬价,共同分成。

中国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不仅没能随着市场化的改革得以解决,反而愈演愈烈。 (VCG)

尽管,中国的经济学家们依旧还在倡导医疗市场化、医院私有化,是来自西方国家的先进经验,尤其是美国大幅提高公立医院效率、降低医疗费用的圭臬。但是,中国政府和大部分有识之士,尤其是长期留学美国、欧洲的中国学者似乎并不足够“闭塞”。

因为,实施市场化改革后的欧洲的医疗效率已经足够令人担心。而以市场化为主导的美国公共医疗效率之低、医保费用之高也足以让人吃惊。在英国,公费医疗的平均门诊等候时间已经超过20周,而住院等候时间超过16月的情况时有发生,有超过30万人次在英国公立医院的“急诊”患者,即使是在生命危险状况下,平均等待就医时间长达4个小时。而英国公共预算的30%都被公费医疗系统吞噬。

而美国则以世界上医疗花销最高的国家著称。其费用几乎占到其GDP的17%。然而,美国人群健康的各项指标在发达国家中却排名靠后。尽管,美国的医疗科技全球领先,但是美国的人均寿命只有78.8岁。美国的医疗市场全面大型制药企业和大资本财团所掌握,即使是美国总统也难以撼动其中的利益格局。

随着中国医疗市场化改革的失败,新的改革开始实践。(VCG)

所谓的“看病难、看病贵”其实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而是经济水平与社会制度共同作用的结果。中国在缴纳了巨额“学费”走过了医疗产业市场化弯路之后,终于开始反思。于是,从2007年开始,一次又一次针对重新回归“公益性”的医药改革开始撼动业已形成的中国医药既得利益,以及与国际巨型医药、医疗企业的利益勾结。

然而,目的是好的,究竟采用什么手段呢?是回归之前的计划经济、国有医院,还是调动更多的社会力量和市场资源,提高中国的医疗效率?这不仅仅中国医疗需要回答的问题,更是中国对于整个40年改革开放进程和市场经济本身的反思与进一步认识。

为此,中国政府在经历了从2007年到2015年的反复试验。开放社会办医、医疗市场化与公益化的改革方案一度并行。谁能最终解决问题、提高效率,那么谁就将从中国的还各种胜出。尽管,这种“两面下注”的中国的医疗改革一度使得局面更加混乱,但是也促使中国政府明白了一个看似浅显的道理——无论什么机制,政府的投资、制度的规范与监督,以及市场竞争的制衡才是关键。公益与市场完全可以并行,行政手段只有通过市场才能更有效率,而对于市场竞争失灵的部分,政府必须承担市场博弈中的责任。

实际上,由政府代表消费者参与与医院、制药企业的谈判,早在2010年的中国基本药物改革中就已经出现。2010年在以最简单的氯化钠注射液(250毫升,塑料瓶)为例。通过政府组织的集中竞标集中采购,中标价从1.44元,一路降到了1.13元,0.94元,0.87元。制药企业的秘而不宣的所谓研发生产的成本“谎言”就此破戳穿。

尽管,其中0.87元的最低价最后被证明为是企业间的恶性竞价,中标企业在后不久就宣布停产该产品。但是,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中国政府也出台了“黑名单制度”和“基本药物生产基地”制度,一边对可能的恶性竞争进行打击,另一边对制药企业合理的利润进行保护。

在摸索到经验之后,从2018年开始,针对中国大部分医疗系统和药物、医疗器械的改革也开始依次启动。此次“灵魂砍价”只不过是中国医疗改革,乃至经济改革的冰山一角。

中国的改革不是在拒绝市场,而是在充分利用市场的规则,力求资本与民众利益的平衡,在资本一家独大,并有能力对市场其他主体各个击破、形成垄断和利益链的情况下,政府就要代表整个国家和民众来与其进行谈判,而不是将民众简单的抛向市场,去与资本博弈。

无论是医疗还是楼市、无论是教育还是金融,一句“现在是我们整个国家来跟你进行谈判”的背后,是中国对整个市场经济理论的重新认知,以及中国市场格局的巨大转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