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中国金融业开放仍有瓶颈 缩手缩脚

撰写:
撰写:

黄奇帆强调,中国工商产业开放度比较彻底,而金融业的开放度是“缩手缩脚”。

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于北京时间12月8日至9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出席并演讲。

黄奇帆表示,中国金融业开放仍有瓶颈。其举例称,尽管1990年浦东开发的时候已经宣布允许外资办银行、办保险公司、办证券公司、办各种金融机构。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后,对外资金融机构总体上是开放的,但目前中国近200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2美元)的金融资产中,外资金融机构的比重只占1.8%,“非常低”。而同样的开放成果,在近200万亿元人民币的工业、商贸业、工商产业的资产中,外资企业的资产占到了30%。

金融开放,已是中国金融市场的关键词。(VCG)

黄奇帆强调,上述数据表明,中国金融业的开放度是“有限度”的。

黄奇帆称这种“限度”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有许多金融领域外资准入前不同的待遇,“就是不能准入”。二是一些准入的领域,外资可以办银行、证券、保险,但是股权的比例有的不能超过25%,有的不能超过49%,不能控股、不能独资等等,股权比例受限制。三是允许登记的法人执照、营业范围受限,“假如说有50个营业条款,可能只允许你18个、20个,这样营业范围不完全地和国内的金融机构同等国民待遇”

对中国而言,把握金融开放的机遇是当务之急。

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屠光绍认为,金融开放战略要靠改革来支撑。中国很大,市场也很大,若要吸引外资并促进其长期投资和布局,要注重三方面改革:一是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包括资本市场及国资国企的改革等等;二是政府治理方式的改革,应尽量避免市场化改革推进过程中与政府治理发生碰撞;三是营商环境的变革,要不断优化外资进入中国后的运营成本、监管环境等。

瑞银投资银行副主席何迪12月8日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表示,利用金融开放促进国内改革,中国政府金融新政方面应该从以下两方面入手。一是要拿出当年进入WTO时候的决心和行动。在金融开放新政宣布以后,监管体系也应从问题导向出发,对过去30年的政策法规进行系统的梳理,按照轻重缓急来修订或废止与金融开放新政相违的条例,“这也是监管部门进一步改革的应有之义。”二是为了金融开放新政,监管机构要根据新形势进行创新,用新的管理办法来适应新的形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