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破“崩溃论” 中共会议凸显“量”与“质”的取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12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0年经济工作。本次会议多次提到“高质量发展”,在“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的情况下,为未来的经济发展定下了“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

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录得6%,创中国国家统计局1992年有数据记录以来的最低值。不断放缓的经济增速引发了社会的普遍担忧和广泛讨论,一时间“中国崩溃论”再次甚嚣尘上。

然而,中国政府在制定经济工作时对“量”与“质”的取舍早已发生变化。在2017年的“十九大”报告中,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标志着中国政府的经济工作重心由“量”向“质”转变。

与此相呼应,2017年中共提出“三大攻坚战”,即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与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解决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单纯追求“量”所造成的金融杠杆高企、贫富分化加剧和环境污染严重问题,目的是为未来经济高质量发展奠定基础。

脱贫是中国走向小康社会的重要环节。(VCG)

对于现阶段中国经济而言,“质”比“量”的提升更加重要。首先,中国经济并不缺“量”。按GDP计算,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8年GDP增量占全球增量的30%左右;按工业产值计算,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工业生产国,2018年工业增加值超过美国和日本的综合;按联合国(UN)产业分类标准,中国是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可以说,在“量”上,中国经济的规模已经相当庞大。

其次,“质”的缺失正在拖累“量”的发展。一方面,中国宏观杠杆率高企。国际金融协会(IIF)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中国债务与GDP之比已经超过了300%。金融杠杆的过快增长以及影子银行体系的过度膨胀,已经成为经济发展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另一方面,过去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给自然生态造成极大破坏。随着环境治理成本的上市,污染造成的经济负外部性为政府和居民生活带来极大负担。

此外,当前全球发达经济体政治动荡、消费乏力、经济疲软的根源之一就是贫富差距。中国在推行改革开放时打算“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动后富”。如今“先富”已经有了,中国的基尼系数也飙升至0.5左右(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分类,基尼系数在0.4至0.59之间表明贫富差距指数等级较高)。如果贫富差距继续增大,中国经济的不稳定性必然随之增强。

2020年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领域,小康社会的目标包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重大进展,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20年翻一番。由此可见,小康社会要求的更多是“质”的转变。因此,为了经济的长远发展以及小康社会的目标,中国政府的对经济的关注点必然从“量”转向“质”。

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是中国经济从“量”向“质”转变的缩影。(VCG)

当然,中国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同时也不会放弃保“量”。本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仍要求“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至于“合理区间”,2019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给出的要求是GDP增长6%至6.5%。目前来看,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虽然接近下限,但仍处于预期区间。所谓的“崩溃论”根本不值一驳。

事实上,从“量”来看,即使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继续放缓,中国也能够完成小康社会的经济增长目标。根据中国光大证券的测算,如果2019年、2020年中国GDP增速分别为6.1%和5.8%,2020年中国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将较2010年增长100%以上,而GDP将较2010年增长99.7%,基本完成“翻一番”的目标。

而从“质”来看,2020年中国政府经济工作的重点将是消除此前经济发展中埋下的隐患,为未来小康社会经济高质量发展奠定基础。在“三大攻坚战”完成后,中国的金融稳定性将增强,经济增长对环境将更加友好,“量”的增加也更能体现社会公平。

多维新闻在文章《中国“自找麻烦”陷困局 经济如何破茧重生》认为,中共对经济的改革虽然在短期内拉低了经济增速,但是也为经济打开了“破而后立”的高质量发展空间。未来,保“量”增“质”或将继续成为中国政府经济工作的核心,而中国经济发展的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也将持续增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