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不纠结“保6”的底气: 与全球金融周期不同步

撰写:
撰写: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认为,中国经济放缓难免,2020年经济增速未能“保六”也并不奇怪。

中国大陆非官方学术机构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12月11日发表文章认为,中国经济还未充分展现其高质量发展的潜力,“宁愿慢,不能乱”。

回望2019年,全球经济并未衰退,但负利率却卷土重来;美国股市并没有塌陷,三大指数反而创了历史新高;中国居民消费仍待进一步稳健,以汽车产销引领而疲弱不振等等。

全球经济格局有一个显而易见的变迁就是美国和中国国家实力的巨大体量,已远远抛开了全球第三大及其后经济体的体量。

1920年前后美国成为全球经济老大,但确立其全球霸主地位仍需等待25年之久;2020年前后,美国可能从未在百年来遭遇在经济上如此迫近美国的对手。

考虑到中美经济规模的差异,中国经济增速只要比美国经济增速快1.5倍或更多,那么到2025和2035年,中国GDP可能相当于美国的75%和85%。

美中双雄并立的格局已提前上演。全球投资者在世界经济版图激烈碰撞时的投资,不得不更为小心翼翼。

横向比较全球经济增速,则中国增速仍处全球第一方阵。美国此轮超长景气,和“新经济”时期的超长景气相比,经济增速分别是2.5%和4.3%,打了6折还不止。

中国GDP目前每年多增约8,000亿美元。而全球GDP超万亿美元的经济体可能都不足20个。

中国经济在2020年将要突破百万亿,每个月逾5万亿元的投资,近4万亿元的消费,如此巨大体量,有暗淡的行业和企业,也肯定有精彩的行业和企业。

中国国内许多观点认为,中国货币政策调控的空间不大了;政府债务高企,财税政策调控的空间不大了。

但是钟伟认为,从国际金融周期来看,中国货币政策空间不小,从政府主动过紧日子,让企业和居民过宽绰的日子看,财税政策空间更大。

2019年,全球负利率现象不断蔓延,超过30个国家的央行采取了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印度央行甚至连续降息五次。中国央行采取了相对克制的逆周期调控。

与全球其他经济体相比,中国央行在货币政策方面的放松更为克制。(VCG)

2020年CPI则可能是逐渐走低的趋势。另外扣除食品价格的CPI仅有1.4%,加上下行加剧的PPI和负增长的企业利润,肉价掩饰了核心通胀和企业绩效双双低迷的实质。

这两大因素叠加,使得货币政策在2020年能够更自如地运用逆周期调控的政策工具箱。

从宏观调控层面看,中国经济当下要稳增长,要去杠杆,从国际比较看企业杠杆率已高,1月至10月规模以上企业利润负增长2.3%。杠杆率有所反弹。

从新近数年看居民杠杆率快速攀升,已超越国际警戒线。较为现实的做法只有政府举债,举债久期宜长利率宜低,才能有助于穿越周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