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5楼市调控窗口会“关闭”吗 中共为何不置一词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12月11日,中国楼市再现“多空”博弈,一面是多个城市悄然放松楼市调控、解除限购,一面又是中国社科院发布报告称“楼市调控的机遇窗口将在2025年前后关闭”。然而,中共高层对此却未置一词。

2019年中国楼市价格在政府政策调控下平稳缓降,但对于一些中国的三四线城市却足以引爆经济和财政危机。(VCG)

12月11日,经多方消息证实,中国江苏省的张家港市政府已通过电话指导方式,取消实施了两年多的住房限售政策。据悉2019年1月至11月,张家港市商品住宅成交量仅161万平方米,同比下降24%。对于这个以外来投资为主的城市,房地产市场的萎缩已经给经济增长和地方财政到来巨大压力。2019年以来该市工业产值仅增长0.6%,而税收收入则已下降0.4%。在巨大的经济压力面前,选择通过解禁楼市限购,就成为了一根救命稻草。与此相同,2019年以来,山东省的菏泽市、河南省的开封市,以及中国的其他一些二三线城市,也再通过诸如人才引进、棚户区改造等名义变相解除楼市限购政策。

然而,相比于2018年中国的部分城市“顶风”解除限购令,遭到中央政府强力问责的情况不同。此次,中国中央政府却未置一词。不仅如此,在12月6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相关2020年经济工作分析会议上,习近平对于楼市调控也依然未置一词。

12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报告称,房地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重要风险源。(VCG)

是对于2020年的中国经济增速忧心忡忡吗?是中国政府在有意放松楼市调控,以刺激经济发展吗?还是中国楼市的核心调整已经完成,中共不在担心楼市大规模反弹了呢?一时间舆论纷然。

对此,12月10日,一份来自中国社会科学的研究报告,似乎回答了其中的关节。

相比于,对于楼市的行政性管制,破除其中的“金融炒作”与“土地财政”依赖更为关键。随着金融整肃的深入,大资金都已经从地产投资中逐渐抽身。同时随着利率市场化的调整,以及房贷利率的严控,中小投机资本也在远离楼市。因此,更多的实际住房需求已经被显露出来,这是中国楼市能够健康发展的关键。

而“土地财政”也正在政治高压和经济增速下行的压力逐步缩减,二三城市土地出让金溢价率的增速大幅下降。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的土地出价格则在下降。如果不是城市经济和财政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程度,地方政府也不大愿意触及楼市调控的“禁区”。

在中国政府的打击和遏制下“金融——地产”的经济大循环已经被打破。(VCG)

中国楼市总体平稳温和下调的大趋势已经形成。因此,不是中共没有提及“房地产调控”而更多得起情况是,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已经没有必要过多的提及。只要不有碍大局,引起连锁反应,对于经济确实已经出现危机的部分中小城市,中央政府对于其变相“松绑楼市”的的地方政府,往往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做法。尽管中共高层屡次提出“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并且对于中国整体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大中城市的经济、财政能力,中共确实有这样的底气。但是对于部分经济基础较弱、前期投机操作较多的城市,中共在执行层面也不得不考虑实际的风险和可能的“暴雷”。

尤其,随着未来中国经济和政府职能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地方经济、财政与房地产调控之间的矛盾将进入深化。之前楼市还是总体稳定温和增长,一旦市场预期出现反转,部分城市,尤其是三四线城市普遍出现楼市加速下跌的情况怎么办?在2014年、2017年的楼市调控中都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房地产也都屡次成为了刺激经济的手段。

尽管,此次在中国全国大的趋势上,不会出现2014年、2017年那种反复,但是,加速破除地方经济对于房地产的依赖、切断“金融资产向地产的流动”依然十分关键。

因此,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住房发展报告》主编倪鹏飞表示,未来2年至3年是中国楼市调控的关键期,并给中国目前的房地产经济下了极重的评语。倪鹏飞认为,房地产已成为经济健康发展的掣肘;房地产风险是中国经济的重要风险源;中国楼市调控能否成功在此一举,并且这个楼市调控的机遇窗口将在2025前后关闭。

正如多维新闻在《中国房价最后的对峙》一文中所分析的那样,这次“改革”也许将是公众对于中共最后的耐心,一旦失败,中共不仅人心丧尽,习近平所建立起来的政治权威也将不复存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