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中国人的生育意愿比日韩更低

撰写:
撰写:

最近,日本和韩国的人口危机引起举世关注,日本可能连续第4年新生人口出现减少。出生人口下降趋势比日本更为迅猛的是韩国。

中国大陆媒体网易研究局北京时间12月19日报道,携程创始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发表文章认为,日本厚生劳动省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至9月,日本新生儿总数为67.38万人,较上年同期减少5.6%。

日本新生儿数量自2016年跌破100万大关后逐年下降,2019年日本新生儿人数不足90万已成定局,将是自1899年有统计以来新低。

韩国统计厅11月27日发布的《2019年9月人口动向报告》显示,2019年9月出生的婴儿数为24,123名,比上年同期下降7.5%。韩国2019年第三季度生育率降至0.88,低于2018年0.98的总生育率,达到史上最低。

虽然中国近几年的生育率高于日本和韩国,但2016年至2018年的中国出生人口,大约有1/4可归因于全面二孩政策带来的暂时性的生育堆积。如果扣除二孩生育堆积,中国这几年的自然生育率仅有1.1左右,显著低于日本的1.42,只是稍高于近两三年的韩国。

根据中国卫计委在2017年进行的生育状况抽样调查数据,2006年至2016年,中国育龄妇女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6个,而育龄妇女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75个。

韩国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5个至2.55个,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1个至2.60个,可见,中国人的平均生育意愿不但显著低于日本,也显著低于韩国。

中国城市家庭已经把生育一个孩子当成默认选择,而在日本,大多数已婚家庭都会生育两个甚至更多孩子。

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出具的报告显示,直到2015年,日本的已婚家庭中,依然有54%的夫妇会生育2个孩子,有17.9%的会生育3个孩子,只生育1个孩子的仅有18.6%。

中国人的生育意愿为何如此之低?有如下几个原因:

第一,中国大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偏高。比如,2018年深圳房价收入比是34.2,上海、北京的房价收入比分别为26.1和25.4。高房价极大地压抑了城市夫妇的生育意愿。

第二,中国的育儿成本过于高昂,原因可能是中国人特别注重教育,除了孩子的衣食住行之外,具有中国特色的应试教育迫使家长不得不花钱上各种课外培训。

在一个典型的中产家庭,养育一个孩子平均每年的花费是3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27美元),从出生到18岁就需要50多万元。在一二线城市,育儿成本更高。

据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的调查研究,在上海养个孩子从出生到初中要花约80万元,堪比发达国家抚养一个小孩的成本。然而中国一二线城市的白领工资还不到发达国家的1/3。

而且,在中国养育孩子,还面临严重的看护困难。相对于其他国家,中国的托儿所奇缺。据原中国卫计委2015年的调查显示,0至3岁婴幼儿在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远低于一些发达国家50%的比例。

第三,中国女性参加工作的比例高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许多职业女性面临要升职还是要生孩子的两难选择。女性的高工作率加上托儿所奇缺,使很多双职工家庭担心无人看护小孩,从而压抑了这些家庭的生育意愿。

所以如果仅仅是放开但不鼓励生育,很有可能中国的生育率会比日本、韩国还要低。

中国的人口出手率已经不足以支撑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VCG)

而且,实际生育率是低于生育意愿的。世界其它国家的经验也证实了实际生育率低于生育意愿的结论。比如最近十多年,日本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1个至2.60个,但实际生育率在1.25至1.41之间。韩国人平均的理想子女数为2.45个至2.55个,但实际生育率在1.1至1.3之间。

参考日本和韩国的情况,按照中国的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6个、平均打算生育子女数为1.75个这种生育意愿,如果全面放开生育,那么,中国的实际生育率可能只有1.1左右。

如果生育率长期保持1.1,这意味着每过一代人,出生人口就会减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