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法变了:中国电商增长背后的三大底层逻辑

撰写:
撰写:

2019年是消费主义狂欢的一年,下沉市场如火如荼,视频带货叫好又叫座。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体验,电商玩法变了。

中国大陆媒体《经济观察报》北京时间12月25日报道,下沉市场并不新鲜,这么大一块增量市场,早有巨头提前进场。

其实早在2015年,中国两大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的第一次下沉市场之战相继折戟,没有啃下这块硬骨头。

原因有三:一是缺少用户洞察。缺少对下沉市场居民消费习惯和消费行为的深刻洞察,没有针对性选品,没有为他们量身打造小镇品牌。

二是没有运营优势。由于物流成本高,没有行业经验等原因,在农产品、水果等领域,没有让老百姓见到真正实惠。

三是教育成本太高。很难把尚未形成智能手机使用习惯的下沉市场居民,一步到位转化成淘宝、京东的日活用户。

2015年起,中国社交媒体巨头腾讯旗下的微信生态集中爆发。这是第一款全面渗透到下沉市场居民的国民级应用APP,覆盖了10亿用户和90%智能手机。

于是拼多多成立,拉开了第二次下沉市场电商大战的序幕。

微信有10亿用户,假设有5.6亿和淘宝高度重合,那剩下4.4亿到哪儿去了?他们也有购物需求,但是不用淘宝购物,那他们在什么地方购物?还是根本就没有适合他们的网上产品?没有符合他们上网习惯的网络平台?

拼多多洞察到了这点,充分利用熟人关系链,在微信生态的肥沃土壤上,从区域水果集散和生鲜农产品入手,先后成长为中国最大的城乡水果线上交易平台和中国最大的农产品上行平台。

2018年,拼多多农产品及农副产品订单总额达653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29美元),生鲜农产品销量超过了中国线下连锁商超销量的总和。

2016年9月,短视频平台抖音上线,早期抖音有30%用户没有安装淘宝。2012年成立的快手,有50%用户没有安装淘宝。这都为抖音、快手带货打下了伏笔。

2016年,视频直播极其火爆,花椒、映客、一直播等视频网站纷纷登上互联网舞台。然而,第一批直播网站没有成为视频带货的主力,没有享受到电商红利。

主要原因是: 走明星路线,高开高打,运营成本高。 内容以娱乐为主,盈利模式以打赏为主,抗风险能力弱。

在线直播用户时长进入下降通道,短视频用户时长进入上升通道,此消彼涨。

2017年起,下沉市场的短视频用户时长增速名列第一,从而根本上改变了移动互联网的流量格局。

根据极光大数据对“中国网民人均日使用时长”的统计分析:社交通讯占69.4分钟(增速5.9%)、短视频50.9分钟(增速19.6%)、新闻资讯33.6分钟(增速4.9%),分列前三位;而电商只占13.7分钟(增速5.2%)。

大众对高价低频高欲望的消费品,往往直接去相应电商网站(购物场景下)购买,而对低价高频低欲望的消费品(快消品),往往在内容消费时(非购物场景下),就能触发购买决策。

于是, 短视频平台利用自己充分占有用户时长的优势,向电商进军。哪里有流量,哪里有注意力,哪里就有生意的可能。

快手带货具有浓郁的下沉气息,抖音带货的用户需求有所提升,而淘宝直播的用户需求相对最高。

中国电商购物市场在2018年之后不断呈现出新的业态。(VCG)

以快手、抖音、淘宝直播为代表的第二代视频带货的直播播主,都是有商业经验或者有导购经验的。相比明星带货,草根买手有销售导购的实战经验,更容易引导用户决策。

2019年的中国电商已经分化成5大类:产品型电商(阿里巴巴、京东、苏宁等);服务型电商(美团、滴滴、饿了么等);买手型电商(网易严选、小米商城等);社交型电商(拼多多、云集、微商等);内容型电商(大众点评、小红书、什么值得买等)。

产品型电商和服务型电商的头部效应非常明显,流量被垄断了。内容型电商机会相对最大,社交型电商机会相对最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