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数字货币争霸战大幕开启 中国率先推出

撰写:
撰写:

整个2019,全球央行的数字货币在金融科技的竞争中占据了重要一席。对数字货币的控制权,正成为主要国家之间竞争的新焦点。

日本《产经新闻》12月25日刊载题为《数字货币之争大幕开启》的报道称,各国央行围绕数字货币的霸权争夺战愈演愈烈。

哈佛研究报道指出,数字货币之战必将爆发,中国正颠覆美元。(VCG)

报道称,欧洲央行理事会成员、法国央行行长弗朗索瓦·维勒鲁瓦·德加洛近日说:“如果欧洲央行想要领先其他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必须尽快行动起来。”

欧洲央行的数字货币发行计划反映出它对被中国和瑞典等国超越的担忧和焦虑,因为这些国家在无现金业务方面起步较早。11月刚刚就任欧洲央行行长的拉加德在12月12日谈及数字货币时强调说:“我们已经成立了工作组,正加速推进这方面的工作。”

报道认为,促成欧洲央行和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契机是,各方对美国脸书公司的数字加密货币天秤币抱有高度警惕,希望通过公共机构发行数字货币加强监管。由于各国监管当局担忧情绪的加剧,天秤币的发行计划受阻。有业内专家指出:“眼下,围绕发行数字货币的争论已从天秤币的监管问题变成了央行之间的竞争。”

另一方面,日美对于发行数字货币态度谨慎。美国媒体报道称,美联储主席鲍威尔11月以书面形式表示,尚无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日本银行副行长雨宫正佳也在7月明确表示没有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

实际上,央行数字货币最大的作用是阻击其他的数字货币对国家货币安全的威胁,而2019年Libra的出现给全球央行带来冲击。首先Libra从本质上是不受任何一个有强大信用货币体系的国家欢迎的,从组织架构上,Libra基金会设立在瑞士,发行机制上也是有大的商业组织掌控兑换权,更有一个凌驾于各国之上的愿景。

像Libra的野性在于先让全球至少3亿用户养成使用数字货币的习惯,这个不仅仅是最开始抢夺跨境支付业务这么简单,而是获取货币共识,一旦在广泛使用后在Libra上进行借贷等业务,实际上就拥有了货币乘数的工具,有了危及国家主权货币的能力。

在此基础上,CBDC的竞赛提上日程。细数当前的情况,各国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重点不同,阶段各异。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央行数字货币离我们是越来越近了。那么过去一年CBDC在全球的发展情况如何,我们一一观察分析。

各国央行也加紧构建数字货币。

早在2014年,中国央行便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

北京时间10月28日,中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前副主任黄奇帆在上海的一场金融峰会上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已趋于成熟,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黄奇帆的讲话再次显示出在神秘面纱之下的中国数字货币计划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中国从多年以前便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2019年6月,脸书(Facebook)发布了数字货币“Libra”的白皮书后,中国雄心勃勃的计划似乎正加速进行。

尽管如此,这个数字货币的很多关键细节仍不清楚,包括其是否将采用区块链技术。2019年,中共最高级别的政治局官员罕见地就区块链进行了一次集体学习,中国领导人在这次学习中强调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

事实上,北京一直严厉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并在2017年9月宣布加密货币“上市”的过程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但在这种忧虑下,中国当局一直保持着对数字货币的研究。

2014年,在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领导下,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小组。2018年6月,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企业由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100%控股。今年8月,时任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公开表示,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当然,除了国外这些“虎视眈眈”的竞争者,中国的央行也面临着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压力。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表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