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命不同价”终成历史 15年“修法”为何如此艰难

撰写:
撰写:

2019年12月中国社会正在见证这一个历史性的进步。中国城乡居民人身赔偿“同命不同价”的问题,终于在缓慢推进近15年后将成为历史。

据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消息,近日,中国的安徽、陕西、河南等多个省份的审判机关开始陆续推进统一“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试点”工作。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也于近日宣布,自2020年1月1日起,在审理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时,不再区分城镇和农村居民。这标志着“同命不同价”终于将成为历史。

在各种灾难和事故中,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人身赔偿标准的巨大差距是对生者的二次伤害,和对中国社会的割裂。图为2015年8月12日天津滨海新区塘沽开发区爆炸事故中受害者要求政府赔偿。(Reuters)

在中国,由于城乡经济的二元结构和城乡户籍实际上的不平等,农村居民无论在经济收入、生活水平、社会保障上与城镇居民存在着较大差距。这客观地反应到了人身伤害赔偿标准的司法界定上。再加之,在计划经济时代,进行人身伤害赔偿的观念还停留在补偿受害人损失的层面,其主要进行赔偿的主体主要是政府和国有企业,因此,区别对待城乡居民赔偿标准,就成为理所应当,甚至是减少行政性赔偿的一种方式。

2004年5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就规定,死亡赔偿金和残疾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的20年计算。这使得中国城镇居民可获得的赔偿标准是农村居民的近2.56倍。“同命不同价”的现象就此被法律固定了下来。

然而,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城乡差距的缩小,这种将城乡居民区别对待、“同命不同价”的赔偿标准就显得已经极为不合理、甚至有损公民权的平等、涉嫌户籍歧视。

“同命不同价”不仅涉及到人身赔偿问题,而且涉及到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社会财富分配等敏感问题。图为深圳市的外来务工人员正在承受着低工资、高强度的工作。(VCG)

2010年7月,新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试图对“同命不同价”的问题进行调整,并确规定:“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 但是这种仅限于“可以”而非“必须”的含糊表述,还是留有巨大的法律漏洞。在实际操作中,完全是没有可操作性,进行赔偿的一方,往往按照下线赔偿。这无疑伤害了中国农村居民的利益,并且严重地有损公民平等权力的获得。

然而,这个问题由于涉及中国的户籍制度、涉及行政赔偿原有的若干规定,同时也将触及中国法律、行政、收入分配体系中一系列的城乡二元设定。人身赔偿标准统一了,社会保障标准要不要统一,农民工的工资标准要不要统一,个省份间的标准要不要统一?等等问题,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看似极为不合理、甚至是荒谬的“同命不同价”问题,一直被拖延下来,迟迟未能解决。

直到2019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才终于看到了中共着手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希望。 在该意见第十七条明确要求:“改革人身损害赔偿制度,统一城乡居民赔偿标准”之后,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才于2019年9月2日下发了《关于授权开展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城乡统一试点的通知》。随后12月份,安徽、陕西、河南等多个省份的才开始陆续推出相应的具体试点政策。

然而,这距离中国民众普遍诟病“同命不同价”的赔偿标准已经过去15年了,距离中国政府自己提出“同命同价”的补偿问题也已经时隔了将近9年的时间。由此可见,中国社会的进步何其艰难。

可惜,这还不是全部,面对“同命不同价”这样一个对于当今社会如此荒谬的法律,目前在中国依然不是立即废止,而是还要一步一步、一个省份一个省份地进行试点。正如之前所说那样,“同命不同价”问题实际触及不是简单的人身赔偿问题,而是中国法律、行政、收入分配体系中一系列的城乡二元设定。哪怕触及了任何一点既得利益,就如同目前中国的经济改革一样,每迈出一步都会如此艰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