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专家余永定:中国不能让GDP增速破6

撰写:
撰写:

基础设施投资仍是中国维持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VCG)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日前表示,面对当下的经济形势,不能让经济增速跌破6%,必须要采取扩张性的财政政策,重点依然是基础设施投资。

余永定近日接受中国新京报采访时表示,需要抑制中国经济增速的进一步下滑,以防形成恶性循环;同时就业和外部环境亦需国内增长对冲。

余永定称,当前中国经济的基本形势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下滑;第二个特点是,中国的核心通货膨胀率依然很低。从工业生产表现看,中国PPI在最近连续几个月进入了负增长区间。

“面对当下的经济形势,在现有真实的经济增速的基础上,我们要不要、值不值得、能不能够抑制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对这三个短期的宏观问题,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他说。

他并指出,需要抑制经济增速的进一步下滑,因为GDP增速的持续下跌形成的悲观预期导致投资、消费减少的趋势愈加明显。总需求减少会导致GDP进一步下跌,形成恶性循环。

统计资料显示,中国11月猪肉价格同比翻番,继续推高CPI涨幅并刷新近八年高位。预计未来几月,在猪肉供给短缺因素未完全解决的情况下,中国通胀还将高位运行;但PPI连续五个月负增长显示内需仍不旺,随着猪价等结构性因素逐步消退,CPI涨势可能已是强弩之末。

“从就业形势看,表面上似乎目前问题不大,但实际调查研究中发现,大家也并非十分乐观。”他说,“从增长和改革的关系看,良好的经济形势可以为改革创造更有利的条件;从外部环境看,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可能将进一步显现,需要有国内增长来对冲。”

他同时强调,如果中国不存在严重通货膨胀状态(例如不超过5%)、更不存在加速的通货膨胀,如果国债收益率很低,公众和金融机构都愿意购买国库券,政府就可以实施更具有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力争使经济增速有所上升。

很多人反对扩张政策,是因为扩张政策受到M2/GDP过高、政府债务问题、僵尸企业、企业杠杆率高等因素制约。”他说,不应低估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也不要过高估计地方债务问题的严重性,更不要因为地方债严重就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必须降下来,就不能采取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

对于财政扩张的方向,他也指出,在消费和出口需求增长速度难以进一步提高,而政府又不希望通过信贷扩张刺激房地产投资的情况下,基础设施投资对增长的拉动作用难以替代。

“在产能过剩情况下,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政府更没有必要对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犹豫不决。”他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