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才算中共的“自己人” 民营经济也要跟上改革

撰写:
撰写:

自从2018年底,习近平将中国民营企业称作“自己人”后,什么才算是“自己人”呢?又怎样对待这个被称作“自己人”的民营经济?这一直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2019年12月22日,时隔14年之后,中共再次发布的《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意见》共28条(简称民企新28条),其实就是在经过一年的实践与经验总结之后,对给予民营经济,这个“自己人”的最终答案。

+3
+2

正如一些民营企业家呼吁的那样,中国的民营企业需要的不是“家长般的爱护”而是法律和市场上的平等。此次“民企新28条”体现的原则便是如此——相比于2005年中共发布的“非公36条”来讲,新的意见没有了对于民营企业的“空洞”表扬、承诺和鼓动,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务实、具体的法治保障、市场开放和金融支持,以及提出了对于民营企业婉转的批评与具体的改进方向。

既然已经是“自己人”,那么就要有个对待自己人的样子。在中共猛踩“经济刹车”增速连续下滑,政府机构、国有企业、金融市场纷纷开始整肃改革之后,2020年该论到民营经济了。

“自己人”的民营经济需要啥?

在危难时刻能够帮上一把,然后又能开诚布公地把自己的问题指出来,这样的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良师益友和“自己人”。

其实,从2018年底,网络上开始流传所谓的“民企退出论”不久,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通过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提出了“自己人”概念。中共支持民营经济的决心不仅毫无动摇,而且还被习近平拍着肩膀称作了“自己人”。然而,什么才算是“自己人”呢?又怎样对待这个被称作“自己人”的民营经济?一时间却没有明确的答案。

显然,各种利用、猜忌、防范,甚至是“一刀切”的误伤,肯定不是对待“自己人”的表现。但是一味的呵护、迁就,甚至是对违法的纵容就是“自己人”了吗?对于成熟的企业家来讲,后者尽管能暂时维持一时兴盛,但长期来看却让市场失去优胜劣汰的功能,反而加重了企业的危机。

事实上也恰恰如此。从2018年至2019年,面对中国一系列的改革和经济增速下滑给民营经济带来的困境,中共对民营企业采取了一些列的“输血”“纾困”工作。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先后出台了扩大融资担保基金、建立纾困“资金池”、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总计投入资金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

为帮助民营企业度过难关,稳定就业和经济,2019年中国政府、银行向民营企业投放了巨额流动性和财政资金。(VCG)

中国央行也为此设立了民营企业债券融资的各种支持工具、放宽了各类小微企业的信贷标准,并积极释放流动性。仅2018年至2019年就前后7次降准或定向降准,共释放货币近20万亿元,净新增货币约4万亿元。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也达到了11.32万亿元,较2019年年初增长20.5%。

此外,在社保、财政方面,中国政府基本暂停了关于社保缴费机制和严肃税费征收的改革。不仅对于漏缴瞒报的社保缴费和税收不予追究,而且主动下调社保费率、实施又一轮大规模减税。截至2019年11月份,中国政府共计为企业减轻社保成本3,000亿元,减轻纳税成本近2万亿元。

仅从数字上来说。中国政府对于民营经济不可谓不重视,支持力度不可谓不大,甚至有些突破了法律的底线。诚然,这是中共在为自己之前的“激进”的改革埋单,弥补因之前“反腐”“产业结构调整”“金融整肃”等一系列改革对于民营经济的牵连与误伤,给予民营经济更多的保护与信心。

然而,效果如何?宏观经济上中共保住了就业、稳住了经济加速下滑的态势,但是在民营经济依旧没有摆脱困境。截至10月,中国新增信贷及社融双双大幅低于预期,其中10月新增信贷创下近两年新低,新增社融亦创逾三年新低。尽管中国物价指数在大幅攀升,但是生产价格指数(PPI)却依然在下行。过剩的产能、低迷的需求,导致企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依然陷于低水竞争的泥沼和债务陷阱。市场优胜劣汰的机制和价格传导机制依然难以发挥作用。

中国政府对于经济的维稳,对于企业的呵护与迁就阻碍、拉长了中国“资本出清”的进程。尤其对于那些依法纳税、合规经营、热心实业、积极投资科技研发的企业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严重的不公和市场的进一步扭曲。此外,再加之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和中共内部的官僚主义、国有垄断经济的挤压,中国民营经济的路似乎越走越窄。

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中国民营经济尽管稳住了下跌趋势,但是根本性的市场失灵问题并未得到根本解决,相反整个“资本出清”进程反而被人为拉长。(VCG)

恢复法治开放市场 加速优胜劣汰

在危难时刻能够帮上一把,然后又能开诚布公地把自己的问题指出来,这样的人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良师益友和“自己人”。这个道理对于个人如此,对于中共和民营经济也大底如此。2020年在中共“纾困”民营企业之后,能否把“困境”背后真正的问题找出来,逐一加以调整和改革就成为了民营经济作为中共自己人的试金石。

这里不需要对于民营企业的“空洞”表扬和承诺,而需要以问题为导向,一条一条的梳理出办法,然后加以落实。此次中共发布的“民企新28条”就是这样一个文本。因此得到了中国舆论和民营企业的高度评价。

为了确保对于民营企业的支持落到实处,中共对之前“一刀切”式的改革政策和中共内部的改革之后进行了反思。尤其在司法方面,原先停留在“口号”式的保护正在被切实可行的具体机制代替。

“健全执法司法对民营企业的平等保护机制”

“实施公平统一的市场监管制度”

“强化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刚性约束”

“建立清理和防止拖欠账款长效机制”

“严格区分企业法人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严格区分涉案人员个人财产与家庭成员财产”

等等措施的实施和机制的建立,将切实纠正之前中共在“反腐”和改革过程中的错误做法。

2020年。以金融暴利为目的的企业将继续被清理,而对于真心专注实业,但又经营困难的部分民营企业,中国将健全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民营企业体系。(VCG)

而对于原先过于超前,并被证明已造成更多金融风险的“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金融服务业”的提法则被取消,并改为更为实际的国家金融体系对于民营企业的支持。

“健全银行业金融机构服务民营企业体系”

“完善股票发行和再融资制度”

“推进依托供应链的票据、订单等动产质押融资,鼓励第三方建立供应链综合服务平台”

等等务实的做法被肯定,新的金融管理和激励机制也正在被建立。

同时,中共将加速落实国有企业改革和行政改革,开放被国有经济过度垄断的市场领域。中共将进一步精简市场准入行政审批事项,要求不得额外对民营企业设置准入条件。在电力、电信、铁路、石油、天然气等重点行业和领域,放开竞争性业务,进一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 在基础设施、社会事业、金融服务业等领域也将大幅放宽市场准入。

中共已经开诚布公 要求民企跟上改革

当然,在“民企新28条”中,也不仅仅是对民营企业的各项承诺与支持。在中国政府进行反思、国有经济全面破除垄断进行改革的同时,民营经济也在被要求进行改革。仅从“民企新28条”的标题来看,原先“非公36条”标题中的“鼓励支持发展”已经改变为“支持改革发展”,在文本的新增“基本原则”章节中,更是对民营经济的功能和定位进行了区分。

相比于原先“非公36条”中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笼统表述,此次“民企新28条”已经更具有针对性。“支持改革创新,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加快转型升级”的表述,以及民营企业要“筑牢守法合规经营底线”、“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中国共产党”的表述,也意味着原先民营经济的野蛮增长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简单的已追求个人利润最大化而损害整体经济利益的民营企业显然已经不在中共“鼓励和支持”的范畴的。守法合规经营、聚焦实业、志在科技创新能力、拥有核心竞争力的民营企业才是中共真正支持的对象。

此外,在“民企新28条”的文本中还首次提出“处置民营‘僵尸企业’”的概念,并提出“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企业优胜劣汰和资源优化配置,促进市场秩序规范”的新的“支持”原则。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民企新28条”将不仅是一份针对民营企业的承诺书,同时也是一封“邀请函”。中共承认民营企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承诺开放公有经济的垄断市场,承诺严格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及其合法财产,但是同时中共也在要求民营企业尽快加入“供给侧改革”和“国家现代化治理”的改革进程,否则将难以避免“优胜劣汰”这条最朴素的市场法则的惩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