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住不炒”关键词被改 “两词之差”习近平改革进入第三阶段

撰写:
撰写:

2019年12月23日,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房住不炒”之前增加了“长期”二字,“促进”发展也改为了“保持”发展。虽然只是“两词”之变,却意味着中国的房地产政策和市场已经发生了趋势的转变。

尽管中国政府一再强调“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重要性,2020年中国楼市“稳”字当头。然而,面对2020年投资边际效应的进一步减弱,尤其是习近平启动的“第三阶段”改革,希望“稳”字当头,何其之难。

+2

此次会议上,中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简称住建部)表示,2020年中国政府将着力保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期坚持“房住不炒”定位,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继续稳妥实施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方案,着力建立和完善房地产调控的体制机制。

此次会议首次在“房住不炒”的表述之前增加了“长期”二字。这意味着中共并不会因为经济的下行而选择改革的妥协。面对中共的决心,整个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预期也正在发生转变,之前的观望情绪有可能被“避险”情绪取代,做空中国楼市的风险正在增加。

2019年1月至11月,中国房地产累计销售面积同比增速仅为0.2%;销售价格累计同比增速为7.1%,远低于去年下半年平均10.2%的增速;尽管整体房价在稳定可控的范围内小幅波动,但是,一二三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销售价格环比涨幅均有所回落。其中,北京、上海和广州分别下降0.6%、0.2%和0.1%。而1月至10月的累积数据显示,中国商品房平均销售价格增幅也较去年同期下降了近3个百分点。

楼市价格走低已经成为现实。此外,从“土地财政”上来看,2019年1月至11月土地成交建面累积同比增速为-2.7%。在政治高压和经济增速下行的压力下,二三城市土地出让金溢价率的增速大幅下降。北京、广州等一线城市的土地出价格则在下降。

在中共保持乐观的同时,对于中国经济的悲观预期也正在蔓延。(VCG)

在中国经济理论界也同样弥漫着这样的氛围,尽管中共一再强调,2020年中国经济改革的“稳定与调整”,但是普遍经济学家的预期并不高,因为作为“深化改革”的逻辑并没有变。就在次前不久,刚刚召开的中共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尽管承认了之前改革的诸多失误和冒进政策,但是金融风险的有效防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深化,依旧被着重肯定。

在中共看来,这种“风险”与“阵痛”本身也是改革的一部分,中国经济有足够的体量和空间忍受这种必要的经济下滑。并且随着2020年中共把改革重点转向“立新”的主题,改革对于创新经济、科创企业、基础建设,以及产业转型升级的“误伤”将得到治理,中共更加自信之前诸多投资和新的经济增长点将在2020年开始发挥功效。

摆脱房地产经济依赖,摆脱土地财政依赖。此次会议,中共已经悄然将原先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改为了“保持”。

又是“两字”之差。这意味着,中国的房地产政策和市场已经发生了趋势的转变。中国楼市已经从爬到了顶端,只不过中共希望其不要迅速滑落。“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美好政策预期与2020年即将开始的一系列金融改革、农地入市改革、区域经济建设和实体经济的加速调整,都存在着资源上的争夺。

2020年,如果出现楼市“稳定”与深入改革之间的政策取舍,中共将倾向哪一方?

正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随着中共前期改革启动,对于各种既得利益集团的清理,中国经济已经面临旧制度已经被打破,新制度尚待建立的关键时期。尤其是前期为了救助经济投入的几十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信贷、专项债和救助资金,都不允许改革的半途而废,否则当前的“滞胀”就将是演变成又一次“恶性”通货膨胀,又一次经济灾难。

能否保持房地产经济的稳定和“冷静”趋势,将成为关系到习近平改革和经济转型成败的关键。(VCG)

对此,习近平更多地将采取了“弹钢琴”的策略,在不同经济类型之间、不同经济部门部门之间、分不同时间段,“稳定与激进”的改革政策交替进行。

第一阶段:通过军队改革和治理腐败,获得权力;再踩下经济“刹车”,治理市场失效和过度扩张,“去产能、去杠杆”和金融整肃的方法,防止发生金融风险。

第二阶段:在“货币政策”失效、经济面临“休克”的情况下,再依靠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措施以稳定经济,给改革留出时间。同时,巩固前期改革成效、从机制上清除经济畸形发展的土壤和腐败温床,从而彻底扭转对楼市和金融资本的预期。

第三阶段:由破转立,在暂时稳定的基础上,整治已经懈怠、僵化官僚队伍,以提高凯恩斯主义经济措施的效率,同时推出“新规则、新机制、新市场”,以解决前期改革对实体经济“误伤”、培养新的经济增长点。

第四阶段:通过新规则、新机制的建立,也就是所谓的治理现代化,实现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的退出,最终恢复市场的自身调节能力和健康经济秩序,建立高效、公正的政府运行机制。

整个治疗经济“滞胀”,整个过程可分为“起承转合”四个大的阶段,需要综合“方案”和不断试错的“过程”。目前,中国经济改革显然处于从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过渡的时期。为此,中共在2020年保持整体经济平稳的基础上,习近平势必将加速将改革带入“第三阶段”,以图冲过这个“危险”地带,以改革的落实和新制度的建立,实现中国经济发展动力的更替。

而在此间的中国楼市,则将在从原先的维持稳定略有增长的状态,转变为向下回落力求稳定的新态势。更多的楼市增长和稳定因素将来自,农地入市改革的落实,以及区域经济建设带动,而非利率、资金等金融政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