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千里大逃亡让日本蒙羞 跨国公司急需国际监管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29日,被日本警方控制已有一年之久的雷诺日产联盟(Renault–Nissan Alliance)原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从日本关西机场秘密逃离。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戈恩在家里举办了一个午餐会并请了乐队来助兴。当天演出结束后,戈恩藏在大提琴琴盒里随乐队逃出警方监控,随后搭乘私人飞机抵达黎巴嫩。

戈恩于2018年11月19日在日本东京羽田机场被东京地方检察厅抓捕,罪名包括瞒报收入、挪用公司资金等。2019年4月戈恩获得保释后,一直处于被软禁中。对于日本检方的指控,戈恩始终否认。在抵达黎巴嫩后,戈恩于2019年最后一天发表声明称,自己逃离日本是因为不公正的司法制度和政治迫害。由于黎巴嫩和日本没有签署引渡协议,且戈恩具备黎巴嫩居民身份,日本检方恐难再次抓获已经逃脱的戈恩。

无论戈恩是否违法,或日本的司法制度是否公正,戈恩对日产汽车(Nissan)的贡献都是不可磨灭的。二十世纪末,油价暴涨以及新车型定位失败导致日产连续7年亏损。1999年日产的付息债务高达1.9万亿日元(约合190亿美元),日产销售的46种车型中只有3种能够盈利,公司一度濒临破产。

1999年3月日产与法国雷诺汽车公司达成联盟,雷诺获得日产36.8%的股份成为实际控制人,而时任雷诺副总裁的戈恩加入日产担任首席运营官(COO),并于2000年成为日产总裁。戈恩加入日产后提出了“日产复兴计划”,通过裁员、收缩编制、压缩供应成本等方式使日产在2000年就扭亏为盈,并于2002年还清了债务。

戈恩接手日产后很快扭转亏损局面。图为2014年12月18日一名男子走过日产在日本横滨的展台。(路透社)

“日产复兴计划”的成功使戈恩成为日产中兴之主,戈恩的生活故事甚至被改编为日本超级英雄漫画书系列。2004年,戈恩成为第一位获得日本明仁天皇颁发蓝丝带勋章的外国籍商业领袖。2005年,戈恩被任命为雷诺总裁,正式掌管雷诺日产联盟。

戈恩的成功使其在联盟内部获得了极大的权威,也成为其肆无忌惮地公饱私囊的基础。根据日本检方的指控,戈恩的收入中有约50亿日元(1日元约合0.0092美元)未公开;戈恩挪用了日产约5亿日元用于解决住房问题;戈恩炒股损失的40亿日元也有日产代为填补。如果日本检方的指控是事实,那么这些损公肥私的行为表明,戈恩已经凌驾于公司的财务制度之上。

戈恩把企业作为提款机的行为早在上任之初就已经存在,但是之所以在2018年爆出也是由于日产公司高层以及日本政府对戈恩的不满达到了极限。在雷诺日产联盟中,曾经濒临破产的日产已经成为主要的盈利方,而雷诺却实际控制着日产。这种矛盾导致日产管理层“谋求独立”的声音不断,而戈恩则希望将日产合并至雷诺,形成一个真正的汽车集团。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戈恩在被捕之前正在筹划雷诺和日产的合并事宜,而导致戈恩被捕的原因正是日产高层集体“政变”,主动将戈恩掌权近20年的种种不法行为向日本东京检察厅举报。

虽然戈恩的离奇逃亡令日本蒙羞,但是戈恩事件再次将跨国公司的监管推到风口浪尖。一个国家作为独立的主体,有权对其领域内的人、财产以及行为进行管辖。然而,跨国公司分支机构众多,并对应多个国家,而不同的国家对跨国公司的管辖标准又各不相同,导致跨国公司尤其是跨国公司高管处于监管盲区。此外,当对跨国公司或其高管进行司法制裁时,母国和东道国的利益都将受到影响,因此常常引发国际纠纷。

正是跨国公司监管的缺失使戈恩这种具备多国居民身份的公司高管拥有了公饱私囊的勇气。这样的体制使戈恩名利双收,也使其锒铛入狱,最终选择秘密逃亡的方式逃脱司法制裁。资本是没有国界的,资本家也可以具备多国国籍。因此,各国政府应当早日对跨国公司监管进行国际合作,达成司法层面的共识,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

目前,全球保护主义盛行,对跨国公司及其高管的监管成为国家较量的工具,跨国公司因此成为国家利益的牺牲品。如果国际社会能够对跨国公司监管形成司法层面的共识,那么跨国公司在经营时就能够做到有法可依,在受到制裁时也能上诉自白。因此,无论是各国司法当局还是跨国公司都应当积极推动跨国公司监管体制在国际司法合作层面的建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