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方财政吃紧 2020年发债规模或将“爆表”

撰写:
撰写:

2020年伊始,中国河南省、四川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青岛市等多地便迫不及待地开始发行地方债。据Choice数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的第一个交易日(北京时间1月2日)就有超过50只地方债发行,总计募集金额超1,00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这使2020年成为近年来地方债发行最早的一年。

地方政府着急发债的背后是财政的入不敷出。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中国地方财政预算收入92,851亿元,同比增长3%;中国地方财政预算支出176,019亿元,同比增长7.6%。显然,财政收入的增长跟不上财政支出的增长导致地方财政缺口不断增大。

整体来看,2019年1月至11月中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税收同比增长仅0.5%;非税收收入同比增长25.4%。可以说,地方政府财政压力增大的直接原因是“减税降费”政策的实施,而其背后的深层原因则是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发行地方债虽然不能解决经济下行问题,但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地方财政的困境。而且,由于地方政府“开源”空间有限,2020年地方债的规模恐将继续增大。

2019年新增专项债只有不足20%投向基建,预计2020年投向基建的专项债规模占比将大幅上升。(新华社)

首先,地方财政吃紧的同时,中央财政也不宽裕,地方政府难以寄希望于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

2019年1月至11月,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6,116亿元,同比增长4.8%,小于同期中央财政支出的增幅(8.3%)。在“减税降费”之下,中央和地方的财政都遭受了冲击,中央政府没有太多的财政余额补充地方财政。

此外,地方政府也很难依靠非税收入。非税收入主要是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的利润,这部分利润大部分被中央政府收入囊中。当然,部分拥有优质国有资产的地方政府也在尽力榨取其中资源。例如,2019年12月25日,茅台集团通过无偿划转方式将持有的公司4%股份划转至由贵州省财政厅控股的贵州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责任公司。此举主要是提高贵州省财政厅旗下发债主体的资产质量,以便融资。

其次,地方政府的传统财源是出售土地,然而在“房住不炒”的政策指导下,地方政府的卖地收入并不佳。

中国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11月,地方政府土地出让收入同比增长8.1%,达到5.77万亿元。2019年中国房地产市场日渐萧条,政府手中的土地价格也随之下滑。为了保证财政收入,地方政府只能采取“薄利多销”的方式。例如,广州2019年土地出让规划建筑面积同比增加53.55%,而其土地出让金只同比增长8.06%。

土地的过度供给在一定程度上透支了2020年房地产企业继续拿地的财力,房地产市场景气度的下行也使更多房地产开发商选择观望。因此,2019年地方政府可能创下卖地新纪录,但是继续靠卖地维持财政收入增长的前景并不好。

2020年中国经济仍面临着较大的下行压力,因此“减税降费”政策不会很快退出,地方政府的财政也难以有所好转,只能继续加大发债规模。中国国盛证券预计2020年中国将新增4万亿元地方债,较2019年的新增额提高20%以上,或将再创新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