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拥抱和平” 夺走美国页岩油气产业最后的希望

撰写:
撰写:

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向全世界宣告,“美国准备与所有寻求和平的人拥抱和平”。他表示伊朗对美军伊拉克驻地的导弹袭击没有造成人员伤亡,美国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但不愿意使用,对伊朗接下来会采取新一轮经济制裁。特朗普的讲话仅持续十多分钟,释放的信号就是:美国不想升级事态。

此前,伊朗外长扎里夫(Javad Zarif)已于当地时间1月8日表态称,德黑兰方面无意将事件升级为战争。

美国和伊朗的克制令中东局势瞬间缓和,国际油价也出现戏剧性反转。截至1月8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2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4.93%,收于每桶59.61美元;3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4.15%,收于每桶65.44美元。

美伊冲突引发国际油价大幅波动。图为一名警卫在当地时间1月7日举行的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的葬礼活动中手持真主党旗帜。(路透社)

国际油价的大起大落着实牵动着美国页岩油气企业的心脏。近十年来,美国石油、天然气企业围绕页岩油气资源进行了大规模的产能扩张,使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产出国。2008年至2018年,美国原油产出从每天678.3万桶飙升至1,531.1万桶,占全球总产出的16.2%;天然气产出每年5,461亿立方米上升至8,318亿立方米,占全球总产出的21.5%。

与美国石油、天然气产能同时扩张的是企业负债。2014年之前,全球能源需求在多数时间都十分旺盛,导致石油、天然气价格居高不下,能源企业利润率较高,融资也较为容易。然而好景不长,2014年国际原油、天然气价格暴跌,此后便一直在低位徘徊。近年来,庞大的债务带来成本压力始终困扰着美国能源企业。

长期低利润率导致美国部分能源企业再也无力维持庞大的债务规模。标普评级(S&P Global Rating)1月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美国石油、天然气领域债务违约企业接近20家,能源行业成为美国违约行为最频发的行业。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警告称,未来四年,北美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债务到期额将超过2,000亿美元,其中2020年将有400亿美元债务到期。

因此,当美伊冲突引发油价暴涨时,部分美国能源企业似乎看到希望。然而,随后的美伊较为克制的发言则再次将这些能源企业的心情打入谷底。

本次美伊冲突对油价的影响较弱,一方面是由于事态的迅速平息,另一方面是由于全球原油产出仍处于过剩状态。中国天风证券认为,地缘冲突推升油价需要具备三点前提:一是与主要产油国相关;而是对原油供给产生实际抑制作用,而非潜在威胁;三是本国以及其他国家不能迅速补充原油供给缺口。目前,美伊冲突只符合第一条前提。

2017年以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多次减产保价,但是美国并没有停滞原油产能的扩张。OPEC的多次限产努力均被美国原油产能的增加所对冲,导致国际油价始终在低位徘徊。而美国能源企业之所以在油价稍有反弹时就扩充产能,也是为了尽量扩大利润维持现金流稳定。

【苏莱曼尼之死】斩首行动后急转弯 特朗普个人风险性尽显

【苏莱曼尼之死】闭口不谈反击 特朗普关键一点失算

【苏莱曼尼之死】拥抱和平 特朗普为什么放弃军事还击伊朗

OPEC和美国能源企业的产能博弈导致全球原油总产能始终处于过剩状态,而OPEC的闲置产能也在不断扩大。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显示,OPEC的闲置产能约为每天200万桶,同时美国原油库存也处于较高水平。因此,只要中东局势的紧张程度不对原油供给产生重大影响,国际油价不会出现大幅反弹。

从需求端来看,2020年全球经济仍面临着较大的下行压力。世界银行1月8日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为2.5%,仅较2019年2.4%的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增速稍有回升。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最新的全球经济展望中均认为,2019年、2020年将是全球经济自金融危机以来发展最慢的两年。

因此,无论是供给端还是需求端,在短期内都无法对国际油价的持续上涨形成支撑。随着美伊冲突的缓和,美国页岩油气产业最后的希望也随之消失。对美国能源企业而言,2020年或将注定是艰难的一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