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鲨鱼”变“鲶鱼” 中美制造业攻守易势

撰写:
撰写:

时隔6年,中美制造业的形势正在发生巨大转变。特斯拉对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威胁也已经从一条“鲨鱼”变“鲶鱼”。这才有了特斯拉被引入中国的可能,才有了2020年1月7日,中国生产的特斯拉(Tesla)Model 3型电动汽车的规模交付。

当然,这里并非指中国政府要逼迫特斯拉进行技术共享,也并非是中国政府在轻视特斯拉入华后给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带来的市场压力。恰恰相反,中国从头至尾都对特斯拉带来的技术革新和市场竞争倍加重视,中国也不打算趁人之危以技术分享作为特斯拉进入中国的筹码。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设计产能为每年50万辆。图为2020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内部生产场景。(Reuters)

在特斯拉进入中国之前,中国政府和企业组织专家不知道已经把特斯拉产品“拆解”、“研究”多少遍,从每一种材料、每一个零件、每一个工艺和性能,以及它的商业资本运作都进行了仔细地研究。这也是特斯拉来中国建厂后,能够在短短10个月的时间就能够建成投产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中国的专家通过研究和评估后认为,特斯拉电动汽车最核心的电池、电机、电控三大技术上得分并不高。而在各种器件的集成、调校等软件开发,以及电池的热控制系统上确有其独到之处。此外,特斯拉除了技术上的优势外,在商业运作、资本运作上也确实厉害。

于是,在中国政府内部开始流传至少要将特斯拉“冷却”几年的说法。通过几年的技术研发,中国的电动汽车产业将具备更高的产业能力。中国的电动汽车将完成在整车设计、电力控制、性能调校上的经验积累,并且,中国的热控制循环系统和隔热技术也将取得突破。

更关键的是,随着中国政府补贴的退出,中国的电动汽车无论在性能还是性价比上,都将可以和海外企业进行竞争。几年再引入特斯拉,将更好地发挥其“鲶鱼效应”,尤其在政府补贴退出后,刺激中国的汽车企业加快技术研发和产品质量、成本的控制。

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国际竞争刚刚开始,中国的汽车企业也已经不再如昔日那般简陋和孱弱。图为中国北汽新能源黄骅分公司焊装车间生产线。(新华社)

然而,没想到这一等就是5年。在这5年间,中国的电动汽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已经从当年的“丑小鸭”变成了相对成熟的产品,从航里程从几十公里,上升到几百公里。比亚迪、北汽新能源等强势中国电动汽车厂商也已经进入了全球电动汽车销量的榜首。

近30年的积累和蹉跎,5年的产业爆发,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攻守之势易也”。当马斯克重新发现自己陷入了美国产业空心化的困局时才发现,就和美国的苹果手机和中国的华为间的竞争一样,尽管技术上依旧保持领先,但是在产业的全方位竞争上已经略输一筹。

单从造车的角度来讲,美国的“科技神话”已经破灭,特斯拉的造车神话也已经破灭。从制造工艺、续航里程、加速性能等等方面,中国的中档电动汽车产品尽管依然无法和动辄七八十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特斯拉的高端车型Model S、Model X相比,但是对比特斯拉中端车型Model 3却已并不逊色,尤其在售后服务和充电便利方面,特斯拉的Model 3则更无优势可言。面对特斯拉的财务危机,面对中国厂商的急速追赶,留给马斯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唯一能挽救特斯拉命运的似乎只有中国。这使得马斯克不得不开始重新考虑在中国投资建厂的事宜。尽管,马斯克曾经一再对此表示否认,担心可能遭遇的核心技术泄密、美国政府的制裁等等问题,但是,马斯克也清楚只有中国的产业配套能力和庞大的市场、以及强大的全球物流能力和资金实力,能够赋予“钢铁侠”真正的力量。

下面随着中国产特斯拉的量产交付,一场新的较量即将开始。中国在技术、产业能力上完成积累后,目前正急需在核心技术、品控细化,品牌打造、市场建设上进行进一步产业升级,并完成国民文化心态上的转变。

马斯克“逃向”中国 美国再工业化的“旗帜”已经倒下[图]

六年前的那一场“不欢而散” 中国引入特斯拉的反思与抉择[图]

特斯拉“鲨鱼”变“鲶鱼” 中美制造业攻守易势

特斯拉杀进车市寒冬 中国新能源开放战略放弃“闭关锁国”

马斯克变身“价格屠夫” 特斯拉入华是否“引狼入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