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探照灯打亮“影子银行” 中共宣布驯服债务“灰犀牛”

撰寫:
撰寫:

“灰犀牛”在金融领域被用来形容那些经常被提示却没有得到充分重视的大概率风险事件。近年来,中国不断攀升的债务规模成为在经济中横冲直撞的“灰犀牛”。2017年10月中共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三大攻坚战”,其中一条就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此后,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开启了系统性的“去杠杆”工作,并在两年多的时间内就取得了一定成效。

北京时间2020年1月3日结束的中国央行工作会议宣布,“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关键进展”,会议认为“宏观杠杆率(非金融部门负债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值)过快上升势头得到有效遏制,且影子银行治理成效明显”。

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分别仅上涨1.52%和0.32%,而此前两年中国宏观杠杆率增速都超过4%。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的数据也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至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宏观杠杆率仅从245.2%上涨至251.1%,两年间涨幅仅为2.4%。因此,“三大攻坚战”启动后中国的宏观杠杆水平确实得到了控制。

中国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发行的债务主要被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路透社)

中国的宏观杠杆主要体现在居民部门、政府部门、以及非金融企业部门,但是并非所有部门的债务都存在风险。中国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过高,二是失控的“影子银行”体系。

相对而言,地方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值并不高。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地方债与GDP的比值为22.5%。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在于隐性债务难以监管,且地方政府还款能力较弱。

“三大攻坚战”之后,地方政府通过城市建设投资公司等融资平台的融资行为受到严格限制。同时,中国增加了专项债的配额,通过更容易监管和调控的渠道为地方政府增加财源。中国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的研究发现,2018年、2019年中国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大幅放缓,表明地方政府债务得到有效控制。

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相比,“影子银行”体系涉及到社会融资的方方面面,却又处于政府监管的盲区。因此,对“影子银行”体系的梳理是中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中之重。

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的狭义“影子银行”规模增长速度超过10%。(路透社)

2018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会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简称资管新规),规范资管业务标准,将“影子银行”体系涉及的业务拉回已有的信贷体系中。

2018年9月,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对“影子银行”体系的监管措施进一步细化,出台了《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在强化风险隔离、控制期限错配、禁止资金池业务、限制嵌套投资、规范委外业务、控制杠杆和集中度风险等方面提出具体监管要求。

中国银行发布的《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中国金融市场上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收缩,资金空转、以钱炒钱等行为得到遏制。截至2019年3月末,投向其他类型资产管理产品的银行理财产品为10.7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较资管新规发布前(2018年4月末)下降17.1%。

与资管新规配套,中国金融监管部门还发布了《关于加强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防范实业风险与金融业风险交叉传染;发布了《关于完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防范金融机构“大而不能倒”风险。

经过一系列努力,中国重点金融领域信用风险已经得到控制,“影子银行”体系下的资管类型业务正在有序地得到整改。整体来看,中国已经将此前金融信贷体系的无序发展纳入监管体系,政府宏观调控的能力随之得到加强,中国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的势头也因此得以遏制。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