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风险集中爆发 破解“中国式”债务违约仍任重道远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2020年1月3日结束的中国央行工作会议宣布,中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关键进展,债券违约处置机制不断完善。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目前中国债券违约处置机制的建设只能说刚刚起步,距离完善还任重而道远。

中国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非金融企业债务与GDP的比值高达155.6%。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以及中国收紧金融杠杆,实体企业发生债务违约数量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

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信用类债券共有46家发行人的130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发行金额1,243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同比增长219%。中国光大证券统计,截至2019年12月20日,银行间和交易所全年共有153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的债券本金规模达1,186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在《2019年金融稳定报告》中表示,严重依赖短债滚存的企业可能成为违约的主要群体。(路透社)

近两年,债务违约问题在中国金融市场集中爆发严重打击了金融市场信心,影响债券市场发挥正常融资功能。此外,债务违约带来的风险也有向其他市场传导的趋势。从已经发生的违约案例来看,部分上市企业因债务违约而出现股价下跌现象,导致股票质押融资面临爆仓风险。

客观来讲,2018年、2019年债务违约规模的暴增,既有经济增长放缓、企业盈利能力趋于下滑、内生偿债能力下降等原因,也是资本市场走向成熟的必然过程。在完善的信用风险管理体系下,债务违约不但可以加快不良企业的市场出清,也可以促进市场资源的合理配置。因此,处置债务违约的核心在于建设完善的信用风险管理体系。

企业债务通常从事前和事后两方面管理风险。其中,事前风险管理主要是对债务进行信用评级。由于中国债券市场长期存在“刚性兑付”的默认规则,中国的债券评级参考性较差,长期流于形式。同时,中国评级机构对市场的垄断导致内部恶意竞争激烈,“评级贩卖”现象泛滥,大多数评级结果不能反映公司真实债务风险水平。

引入标普、穆迪、惠誉等国际评级机构能够增强中国评级市场整体的信用评级能力。(路透社)

中国评级机构在2018年集中爆发的债券违约事件中的拙劣表现,令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十分“恼火”,并逐渐加强了对评级机构的监管。2018年8月中国监管部门对本土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做出处罚,暂停其银行间市场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一年,并要求其在整改期间不得承接新的证券评级业务。

同时,中国也开始引入国际评级机构,以增加市场竞争。2019年1月,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获准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开展包含金融机构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结构化产品以及境外主体债券在内的全部类别信用评级业务。

信用风险管理除事前的评级外,还需要在事后做好债务违约的处置和破产清算工作。

2018年,中国金融监管部门指导外汇交易中心、沪深证券交易所、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推出建立违约债券转让机制,引导专业投资者通过投资到期违约债券参与企业重组,为违约债券持有者提供市场化退出渠道,减少风险集聚。2019年中国分两批在主要的大中城市成立了8个专业的破产法庭试点,对破产清算案件进行集中处理。

经过中国金融监管系统和司法系统一年多的尝试,不久前(2019年12月27日)中国就《关于公司信用类债务违约处置有关事宜的通知》向公众征求意见。可以说,中国债券违约处置机制的建设刚刚起步,信用风险管理体系距离完善还任重道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