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牌军”退场“正规军”入场 中国互联网金融“变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互联网金融在经历了几年急速扩张,严格监管后,2019年“大浪淘沙”进入了尾声阶段,根据中国第三方机构“网贷之家”数据,截至2019年末,运营网贷平台仅剩343家,问题平台累计3,345家。近九成的网贷公司转型或停止运营,过半的省市对网贷进行了一刀切式的整肃。只有寥寥数家头部平台获得了牌照。几乎同时,看似姗姗来迟的各大银行金融机构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业务直接参与其中,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正在经历从“杂牌军”到“正规军”的转轨。

2018年,多家网贷平台兑付出现问题,引发群访事件,北京不得不调动大批警力维稳。(AFP)

从2016年10月,中国国务院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政治工作实施方案》开始,互联网金融的整治工作到2019年末已经接近尾声。此前,由于网络借贷体量大,业务转型困难,牵涉平台和投资自人众多,合规备案过渡期被一再延后,但监管部门在2019年雷厉风行,下决心推动互联网金融市场整顿,对于不合规的平台下了“逐客令”——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备案的平台一律停止运营。

2019年12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编著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年报2019》认为,互联网金融行业面临四大风险防范和化解,首先是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资产质量恶化,风控能力不足,甚至是团伙欺诈、逃债废债等信用风险;第二是行业出清的背景下,部分机构恶意跑路,拒不履责;第三是互联网金融合规风险,从业机构整改动力不足,甚至是规避监管;第四是技术风险,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技术的突破,尚处于暂时的技术被资本恶意炒作,甚至沦为市场操纵、投机、诈骗的工具。

监管风暴等于是为平台加上重重枷锁。“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2017年年底,中国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数量为1,931家。截至2019年3月,这一数字下降为1,021家。到2019年末,平台数量进一步压缩至343家。

“杂牌军”陆续退出历史舞台,“正规军”则摩拳擦掌,近年来,已经有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民生银行等多家中国大型银行宣布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随着强监管及更多持牌正规机构的进入,互联网野蛮生长的时代落幕,互联网金融正在从“大乱”向“大治”转轨。

值得注意的是,每个银行金融科技子公司的主要发展方向不尽相同。有的是为中小银行、非银金融机构、中小企业提供服务,有的则是以金融科技为手段,聚焦行业客户和金融场景建设。

为了应对科技发展带来的监管难题,中国版“监管沙箱”正式在北京、上海等启动试点。监管沙箱在保护消费者的前提下,通过“指导意见”、限定法律范围、“限制性授权”等沙箱工具,允许企业在一定范围内测试金融创新活动,监管部门对测试过程全程监控。这样的模式让监管当局变被动为主动。轰轰烈烈的网贷平台整肃行动中,监管机构在飞速发展的行业中显得行动迟缓,而意识到问题后,“一刀切”式的整改手段又显得过于简单粗暴。在吸取教训后,“监管沙盒”机制的推出显得尤为重要。

对于互联网金融行业而言,大浪淘沙、优胜劣汰是自然法则,尽管幸存者越来越少,但生存环境并没有因此改善,毕竟银行有着先天的资金及牌照优势,虽然中国的市场容量足够大,无论是经历整改的平台机构和后发先至的银行,如何借科技之手帮助实体经济发展依然是他们需要面对的终极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